网络“恶搞”亚文化狂欢的反思口☆口口☆口

  网络“恶搞”亚文化狂欢的反思

   周瑞口

   【摘要】自胡戈制作的视频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在互联网上蹿红后☆☆☆□□,各种各样的“恶搞”作品充斥网络空间□□☆☆☆,“恶搞”成为互联口网时代网络文化口的一种形式□□☆□。“恶搞”者主要运用戏仿□□☆☆☆、反讽☆☆☆☆、变形☆□☆□□、拼贴等手法来口解口构权威□□□☆☆、彰显个性☆☆□☆。从文化上看☆☆□□☆,我们可以将网络“恶搞”看作是一种青年亚文化□□☆☆,它具有抵抗性□□□□、边缘性☆☆☆□、娱乐性□☆☆☆☆、颠覆性口等特点□☆☆□。但是□□☆☆,在“娱乐至上”的时代☆□□☆□,纯粹追逐娱乐快口感的口网络“恶搞”不利于青少年群口体的健康成长□☆☆☆。因此☆☆☆□☆,我们需口要对网络“恶搞”文化进口行反思□☆□□☆,把握好“恶搞”的度☆☆☆。

   教育期刊网口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网络恶搞 亚文化 狂欢 反思

   一□☆□□、网络“恶搞”的概念界定口

   1☆☆□☆、网络“恶搞”的来源及概念口

  口 “恶搞”一词来源于日口语“KUSO”☆□☆☆,本意为“可恶”□□☆☆□、“糟糕”□□□□。“恶搞”首先由日本的口口游戏界传入口台湾☆□☆☆□,后经由香港传到内地□□☆☆。在网络运用中它逐渐被赋予搞笑□□□□、讽刺口的涵义☆□☆☆,并发展口成青年亚文化的一种类型☆☆□□□。指的是对原本严肃的主题加以解构□☆☆□□,口☆口口☆口通常是将一些文字☆☆☆☆□、视频☆☆☆、图片等进行剪辑□□☆☆、拼贴后再次发口布☆☆□□,从而建构出喜剧或讽刺效果的娱乐文化☆☆□。

   2□□☆□、网络“恶搞”的分类口

   (口1)“恶搞”文字

   以文字的方式来进行“恶搞”出现的较早□☆☆□□,“恶搞”者常常将经典名著中的语句☆□☆,电影□□□☆、电视剧中的台词等进口行改编☆□□,形成结构类似但意义内涵不同的作品□☆□□☆。例如□☆☆□☆,随着口口《后宫甄嬛传》这口部电视剧的大范围播出□☆☆□,“甄嬛体”在互联网上走红☆☆☆□☆。

   (2)“恶搞”图片

  口口 为了达到夸张□☆☆☆、搞笑的效果☆☆☆,口☆口口☆口网友们通常使用图像处理工具□☆□☆□,将原有图片进行调整□☆☆□□,或者把几张图片拼凑☆□☆□、粘贴□☆☆☆□,“换脸”就是“恶搞”图片的典型手法□☆☆□。例如☆□☆□,2012年3 月即杜甫诞辰1300 周年口之际☆□☆,一组名为“杜甫很忙”的“恶搞”图片口走红网口络☆□□☆□。杜甫“穿越”到现代☆□□□☆,或抱着口美女□□☆□☆,或弹着吉他□□☆□☆,此举在舆论界引起轩然大波☆□☆。

   (3)“恶搞”音频

   音频类口网口络“恶搞”是以声音为“恶搞”对象☆☆☆,改变原有歌词的内容或发音以口方言的形式□□☆☆□,重新录制后上传到互联网上的音频作品☆□□☆。例如☆□□□,2006 年世界杯上黄健翔的比赛解说的音频☆☆□☆,在两天之内被“恶搞”成多种版本:“邯郸方言激情版”☆□☆☆、“唠女温柔版的演说”□☆☆☆、“摇滚版”等□☆□。

   (4)“恶搞”视频

   互联口口网的普及以及网口民电脑技术的成熟☆☆□☆☆,使得视频“恶搞”成为网络“恶搞”最具口代表性口的形式☆□□□☆。它通常是利用熟悉或经典的影像文本作为母本□□☆□☆,进行“再创造”□□□□□。最早的“恶搞”视频——《口一个馒头引发口口的口血案》☆□☆□,就是对电影《无极》和《中国法治报道》节目进行“二次创作”的结果□□☆☆☆。

   二□□□☆☆、网络“恶搞”的亚口文化狂欢

  口 口1☆☆□□□、网络“恶搞”的亚文化属性

   文化按照价值体系和文化势力的差异可分为亚文化和主文化□□□。亚文化是由特定亚文化群体所奉行的一套生活方式□□□☆、价值追求□□☆☆,他们将自己从主流文化中抽离出来□☆☆☆□,反抗主流文化①☆☆☆。它属于某一区域或某个群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直接作用或影响人们生存的社会心理环境☆□□☆。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青年为主体的人们通过网络表达自我□□□□。网络“恶搞”采用拼贴□□☆☆、戏仿等手法解构权口威☆☆□、颠覆经典☆□☆,以娱乐搞笑为宗旨□☆☆□□,具有亚文化特征☆☆□□☆。“恶搞”体现了在网络时代青少年对话语权的追求☆□□☆,他们通过“无厘头”等方口式对精英霸权和主导文化进行颠覆和抵抗☆□□☆,以拓展话语空间☆□□☆。因此☆□□☆,网络“恶搞”具有青年亚文化的属口性☆□☆☆。

   2☆□☆□、“恶搞”文本的编码/解码分析

  口 研究网络“恶搞”亚文化的符号特征□□□,可以通过分析其修辞风格☆☆□□,体味能指与所指被口任意地重新组合后□□□,所反口映出的对意义的消解和对主流价值观的不满和抵抗□□☆☆☆。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经过胡戈的二次创作□☆☆☆□,展现的是一个与电影大相径庭的故事□□☆□☆。其风靡的原因在于胡戈以新颖☆☆□☆□、辛辣而又搞笑的方式□□□□,对中国电影形式华丽☆□☆□,内容无聊的现象进行了嘲口讽□☆☆□。

   根据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胡戈借用陈凯歌电影中的符号元素☆☆□□,以影片中的身份及意义为蓝本☆□☆☆□,然后对符号进行边缘化解读□□□,改变了电影中的符号意义☆□□,对原本具有严肃特性的新口闻节目进行任意改编☆☆□,体现出对主流话语权的解构口与颠覆☆☆□☆。

   3☆☆□□☆、网络“恶搞”——仪式下口的抵抗

   在网络的舞台上□□☆,狂欢的主角是青年□□□。他们渴望口突破☆□□,寻找自由□☆☆☆□,建构一个相对自由的精神家园□☆□。面对自上而下的“文化统治”□□□☆☆,当然有自下而上口的反抗☆☆□,但这种反抗并非直接的武力抗争☆□☆,而是对大众媒介产品以及其所传达的意识形态进行的抵制☆☆☆□□。这里的抵口制☆☆□,按照德赛图的口说法□□□☆☆,就是“着眼于大口众或者说‘弱者’在文化实践中□☆☆□,如何利用‘强者’或者利用强加给他们的限制□□□☆☆,给自己创造出一个行为和决断的自由空间”②□☆□☆☆。

   谈到日常生活中的权力斗口争☆☆□☆,德赛图指出大众文化就像一场游击战□☆☆☆□,大众是小规模武装的游击队□□☆☆。为了打破父辈对青年一代精神上的钳制□☆☆☆☆,他们选择了一种较为隐蔽的方式与之对抗☆□☆□☆,即以一种游击的方式□☆☆□,偷换和改编诸如图片☆□☆☆□、电影片段等文化口资口源□□□□,再把这些材料以搞笑的方式拼贴到一起☆□□。同时☆□☆☆☆,借用网络平台□☆☆,利用匿名身份和网络技术□□□☆,对主流价值观☆□☆、传统文化以及成人世界中的规则与秩序进行解构☆□□□☆。但这种抵抗只是仪式的□□☆□,并非暴力性的武力攻击□☆□☆□,只是将口主流的东西进行解构和重口组□☆□□☆,以达到去精英化☆□□☆,去中心化的目的□☆□☆☆。

   借助网络“恶搞”进行的抵抗对主流价值和传统文化有一定的冲击☆□□☆□,但这种抵抗口在本质上是外在的☆□□☆□、仪式的□□☆□。在《仪口式的抵抗:战后英国青年亚文化》一书中☆☆□☆☆,伯明翰学口派运用“葛兰西的霸权概念□□□□☆,将一系列的青年亚文化风格诠释为象征性的抵抗形式”☆□☆☆,在这里“仪式抵抗”有两层口含义:一是青年亚文化群体通口过特别的专属的风格☆□☆☆、符号□☆☆、行为等与主流文化相抗衡☆□☆,抵抗主流文化霸权;二是青年们的这种反抗行为并非口现实的反抗□□☆☆,只是象征性的一种仪式□☆☆。

   三☆□□☆、对网络“恶搞”的反思口与规口制

  口 1☆☆□☆、网络“恶搞”受到商业利益的侵口蚀在消费主义的影响口下☆□□,网络“恶搞”具有经口济价值☆□☆☆☆。但是☆☆□□,一些网口站为了吸引受众眼球□☆☆,违背了“恶搞”的初衷☆□☆☆□,其原有的口反叛和个口性消失□☆☆□☆,己经成为一种营销手段和生产方式☆□□□。

   口现实运作中☆☆□☆☆,“恶搞”者与口商业口网站联手☆□□☆☆,按照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生产“恶搞”文本□☆□☆。例如☆☆□□,2010 年“我爸是李刚”事件发生后□☆□□,某网站为了博取受众的眼口球□☆□☆,推出模仿“我爸是口李刚”的造句比赛□☆☆。可以看出☆□□,在消费主义盛行的背景下□□□☆☆,网络“恶搞”不可避免地成为商业化的“恶搞”经济☆☆□☆□。

   2□☆☆□、“恶搞”对主流价值的扭曲性颠覆为了迎合口年轻人口娱乐的需口求□☆□□☆,“恶搞”亚文口化对口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进行了扭曲性的颠覆☆□□☆,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种形式:

   (口1)知名作品被随意改写

   “恶搞”者们在进行创作时□☆□,往往采用口知名度高的中外著作□☆□☆☆,借助高知名度的母本作品进行颠口覆性改写□☆□☆□,以达到“一夜成名”的目的☆□□。例如□☆□☆☆,世界口名口画口常常被当作“恶搞”的母本□□□,蒙娜丽莎的脸可以被换成任意口一口张人脸以达到搞口笑的口目的☆☆☆□。

   (2)名人被戏弄调侃

   受众的目光常常口口集中在社会名人的身上☆□□,因而口把名人或明星当作“恶搞”的对象也口能获取较口高的口关注度□☆☆□。例如作家韩寒与郭敬明□☆☆□,曾被网友制作出同性恋意态的《上海绝恋》虚拟电影海报□☆☆□,这一度在微博上引来了数以万计的转发□□☆。

   (3)英雄人物与“红色经典”被粗口口俗化口在“恶搞”的作品中□□☆☆,英雄人物的崇高意义被口人们消口解□□☆□。例如□☆☆□,网络电影《雷锋的初恋女友》中□☆□☆□,给雷锋贴口上“姐弟恋”☆☆□□、“过劳死”的标签□☆☆☆□,而其助人为乐口口的精神则被口口消口解□☆□☆□。

   3□☆□、对网络“恶搞”的规制

   当网口络“恶搞”发展到无度的情况口下☆□☆☆□,就会僭越政治□□☆☆、经济和伦口理的红线☆□☆□,成为一种文化肿瘤☆☆☆,产生消口口极口的影响□□☆□☆。由于口网民是网络“恶搞”的参与者□☆□☆□,因此☆☆□,在政口府部门口口利用法律进行监管的同时☆□□□□,还需提高网民的自律能力☆☆☆□☆。

   (1)健全口相关法律法规☆☆□□☆,完善网络“恶搞”监管制度口法律☆□☆☆、口☆口口☆口法规是一种由国家权威保证实施的☆☆□,对网络“恶搞”最有力的规范口措施☆☆□☆☆。尽管目前有诸如《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的部门口规章□□□☆☆,但是□□□☆□,专门针对口网络“恶搞”的法律法规还不够完善☆□☆□☆。因此要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为“恶搞”监管提口供更全面的法律依据□☆☆□。

   网络的虚拟口性为大众提供了狂欢的舞台☆□☆,但受到“匿名性”的影响☆☆☆,“恶搞”行为常常超出了口应有口口的限度☆□☆□。因此□□☆□,网络“恶搞”应坚口持适度原则□□☆。同时☆☆☆□,要明确监管的主体☆□□☆,避免多头管理□□☆☆□。鉴于网民的身份具有虚拟性□☆□,如若出现违法现象在取证等方面操作较为困难□□☆□,因而笔者建议□□☆,在视频传播相关流程上可借鉴“微博口实名制”☆□□,这样不仅便于进行监管☆☆☆,也能对“恶搞”制作者产生警示口作用□☆☆。

   (2)强化网民与网站自律☆□□,加强主流文化引导

   网络“恶搞”的出现与发展☆☆☆,既是技术进步的结果□□□,也是社会文化语境向多口元价值理念发展的口结果□□□□。但我们应该认识到自由是口有限度的☆□□□,网络“恶搞”也应该有口底线☆☆☆□。因此☆□□☆,网络“恶搞”的参与者口要加强自律☆□□□☆,自觉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和道德素质□☆□,遵守法律□□□、法规☆☆□☆,改变被动接受的状况☆☆□□☆,主动对口所接触的内容进行辨别与批判☆□□□☆。网站不能以点击率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同时也要避免口受商业利益的驱使☆☆☆,应提高自身的格调☆☆☆□,避免为赚取利润而走向低俗□□☆☆□、恶俗□☆□。

   结语

   “恶搞”文化是互联网时代大众文化的重要组成口部分□☆☆。但是☆□☆☆□,由于没有把口握好“恶搞”的度☆□□☆,张扬个性□☆☆□、颠覆传统口口价值□□☆、解构红色经典等对主流价值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主流文化也应口当加强对“恶搞”文化的口引导□□□。主流文化可凭借自身的优势对“恶搞”文化口中的庸俗☆☆□☆、媚俗□□☆□☆、低俗进行引导;同时□☆□☆□,相关口部口门在引口导作为青年亚文化的网络“恶搞”时☆□□□,要注意迎合青少年网民心理□□☆☆,避免采用说教口的方式□☆□,而应做好把关人☆□□□☆,避免不良“恶搞”作品在网络口上的泛滥;此外☆□☆□,还需要加大对主流文化的弘扬□☆☆□☆,可以通过举办相口关讲口座☆☆☆□、进行专口业咨询来提高网民的媒介素养□□□☆,帮助青少年正确看待网络“恶搞”□☆☆□。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①波林·玛丽·罗斯诺:《后现代主义与社会科学》[M].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4

   ②口陆扬☆□□☆、王毅:《大众文化与传口媒》[M口].上海三联书店□☆☆,2000:124

   (作者:华中口师范大学新口闻传播学院研究生)

   责编:周蕾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恶搞”亚文化狂欢的反思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