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是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最大难点简论口

  汉字是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最大难点简论

  金 枚

  (赤峰学院 文学院□☆☆□□,内蒙古 赤峰 024000)

  摘口 要:汉字口口口笔画繁多□☆□☆,形体复杂☆☆☆☆,数量庞大☆□☆☆□,信息量大☆☆□☆,使很多外国人口望而生畏□☆□☆,汉字障碍成为外国学生进一步学习下去的颈瓶☆☆□□。汉语词汇积累首先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汉字□☆☆□☆。汉字口无口法见形知口音☆□□,是导致拼口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学习汉字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口写汉字意味着思维方式由一维的线性排列结构的认知改变到二维的方块结构符号的认知☆☆☆☆□。拼音文口字为母语的学生对汉字“以形别义”的区别方口式本来就不敏感☆□□,更何况汉字的表义度也很低□□☆□,很多汉字很难从字面上找到理解词义的阶梯□☆☆☆。对外汉语教学界普遍有重听说□☆□☆、轻读写的倾向□☆□,且欧美学生听说能力优于读写能力□☆□□。这些都导致汉字成为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最大难口点□☆☆□☆。

  教育期刊网口口 http://ww口w.jyqkw.com关键词:汉字;最大难点;表音;表义;轻读写 口

  口中图分口类号:H195.3 口文献标口识口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5)02-0177-02

  汉字笔画繁多□☆□☆□、形体复杂□☆□、信息量大□☆☆,使很多外国人望而生畏☆□□□,浅尝辄止☆□☆☆,中途放弃☆☆☆。在国外大学的汉语口学习口者中☆☆□□☆,“经过十年寒口窗生口活口以后☆□☆,只剩下极少数的学生攀登硕士或博士的高峰”□□☆。这些硕□□☆☆、博士的毕业论文通常是用自己的母语撰写的□□☆☆☆,而不口是汉语□□□□□。口☆口口☆口口他们的汉语口语能很流利☆☆☆☆□,但在阅读☆□☆、特别在书写方面口口仍有许多障碍□☆☆□,“最明口显的原因是汉字的难口关”[1]□☆☆。在国内的对外口汉语教学中☆☆☆,外国口人学汉口语人数增长迅猛☆☆□□,但中途流失严重□□☆。大多数留学生浅尝辄止口于初级水平□☆□,难跨中级☆☆□□,进入高级阶段者寥寥口无几☆□☆□。阅读能力口较差□□☆☆、书写更加困口难是留学生普遍性的现象☆☆□☆☆,原因是汉字识读难□□☆☆,书写更难☆□□。张志公口指出:“汉字不是拼音文口口字□□☆□☆。学习汉语汉文□□☆,不能像欧美儿口童那样☆□□,学会了二□☆□□□、三十个字母以后☆□□,可以一边识字□☆☆,一边很快就能成句地乃至成段地阅读☆☆☆。学汉字☆☆□☆□,必须一个口口一口个地认□□☆☆□,一个一个地记;在认识一定数量的汉字之前☆☆□☆,是无法整句□☆□、整段口地阅读口口的☆□□☆☆。”[2]汉字障碍成为留学生进一步口学习下去的颈瓶☆☆□。

  论文字数目☆☆☆☆,《现代汉语词典》共收了13000字以上☆☆□□, 《新华字典》收了8000多□□□☆☆,《现代口汉语通用字表》7000个☆☆☆□,《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个;而日文假名只有46个□□☆,俄文字口母33个□☆☆,英文字母仅26个□□☆□,汉字显然比表音文字有更多的书写符号□□☆☆☆。原因在于表意文字与表音口文字这两种根本不同的文字体系记录语言的理据不同:表意文字是依据意义构形的文字体系☆☆□☆,字形与语音没有直接的联系;而表音文字是根据语音构形的口文字体系□□□,字形与语义没有直接的联系□☆☆。任何一种语言使用的语音都是有限的☆☆□☆☆,依据语音构造文字之“形”也必有限;而任何一种口语言表达的“义”是无限的☆□☆☆□,依据语口口言的意义构造文字之“形”也必无限☆☆☆☆□。所以□□☆□,表音文字的书写符号数量很少而不必口花大力气学习;但汉字数量庞大□☆□,加上笔画口繁多☆☆□□☆、形体复杂☆□□,必须专口门地花大口力气学习□☆□□☆。文字书口写对于拼音文字为母语者来说就是二☆☆□□、三十个字母□☆□,这在儿童的幼儿园阶段就能书写成形;而汉字书写就算是中国孩子的母语学习☆☆☆☆,很多孩子也要到小学毕业才能写成型□☆□,学够量□☆☆☆。

  马口庆株认口为☆□□☆,对外汉语教学大纲规定的2905个汉字和8822个词汇大约需要3000学时□□☆□,而同样单位的拼音文字的汉字与词汇□□☆,大概750学时就够了□☆☆,这主要是由于汉字难学的缘故□□☆☆。而且□☆☆,词汇口量口被认为是口语言学习的决定因素☆□□,汉语词汇积累首先遇到的最大障碍就是汉字——难口认□☆□☆、难记☆☆□□☆、难写☆□□,汉字的识读和词汇的积累是同步的口[3]□□☆□。

  另外☆□□,国内外汉口语教学界有一口个普遍的重听说□□☆、轻读写的倾口口向☆□□☆。美国的汉语教学非常重视听说交流☆□☆,而不重视汉字教学;菲律宾曾口出版拼音课本☆□☆☆,让学生成为不学汉字的文盲;丹麦某大型企业在北京语言大学的汉语培训项目曾明确要求:不开汉字课;北京语言大学曾做先口听说☆□☆、后读写的教学实验□□☆☆☆,遭到口留学生的强烈抗议□☆□□,甚至都不学汉语了……这些事实造成一种现象:外国学生汉语的听说能力与读写能力差别之大□☆☆□□,在世界二语学习中极为少见□□☆☆□。这和中国的英语教学恰好相反☆□☆,绝大多数的中国学生英语笔试总好于口试☆☆☆,读写能力口强于听说能力☆□□□☆,“哑巴英语”在中国大口有人在□□□。中国人碰到口语表达不清楚的时候常常把汉字写出来□□☆,以避免同音口字的误解□□□☆,或可依据字形推断字义☆□□。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现象定然跟两种文字体系的认知模式差异有关□☆□☆。口☆口口☆口神经语言学研究发现□☆□□,人脑的语言功能区主要有口两个:一个是前口口口脑的“布洛卡区”□□□☆,汉字的阅口读主要在这个口口区域☆□□,布洛卡区的记忆主要靠口视觉图形;另一个是后脑的“威尼克区”□□☆,拼音文字的口阅口读主口要在口口这个口区域☆□□□☆,威尼克区的记忆口主要靠听觉听说□□☆。威尼克区的认知惯性在学习汉字过程中也表口现出来☆☆□☆□,这是欧美学生听说能力优于读写能口力的原因[4]□☆☆。

  从思维方式上看□□☆,拼音文字的理据口是语音与字形的联系□□☆,这是一种抽象思维;汉字的理据是语口义与字形的联系□□☆□,这是一种具象思维□☆□☆。拼音文字口线口性排列☆☆☆□,右向延伸☆□□,单向口线性排列的视读单位;汉字以方块平面组合的图形来表达意义☆☆☆☆,是音意结合的平面图形☆☆□□☆,初学汉字的外国人眼口中的汉字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抽象符号或图画☆☆□。心理学认为大脑处理两种文字的脑机制有差异:左脑负责抽象思维☆□☆,右脑负责感口性思维☆□☆。音形联系的拼音文字由左脑加工处理;而义形联系的汉字具有极强的口图形性☆□☆☆□,主要由右脑加工处理□☆□☆☆,形声字也包含语音信息□☆☆□, 是左右口脑并用处理□☆☆。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写汉字意味着思维方式由一维的线性排列结构的认知改变到二维的方块结构符号的认知☆☆□。思维方式的转变是艰难的□□□。

  难点的关键就在于口此:拼音文字是形声合一□□□□,汉字是形声脱节☆□☆。总体上□□□☆☆,汉字的字形与语音形式之间口不存在类推的对应关系☆☆□☆□,仅形声字的声符口有一定的表音作口用☆☆☆□□。《现代汉语通用口字表》7000个汉字中☆☆□,声旁具有完全表音功能□☆□□,本身又是使用频率高(组字口数量在3个以上)的汉字仅18个□☆☆,共构成96个形声字[5]□☆□□□。在表音方面汉字无法跟拼音文字相比□☆☆□。刘艳妮口做了“非汉字圈学口生学汉字初期遇到的困难”的调查□□☆,其困难口主要表现在“见字口不见口口音”“一字多音”上☆☆□☆,读音口方面口的困难甚于书写☆☆□□□。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习惯于把语音作为口联系文字的纽带☆□☆,而汉字的表口音实在令人头痛□□☆,无法口口见形知音□□☆,这是导致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学习汉字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6]☆□□□□。徐子亮研究发现☆□□☆□,“非汉口字文化口圈”学生认读一个汉字往往要经历3步:音义结合——形义结合——音形口结合□☆□□。儿童母口语是懂得音义的条件下只需记忆字形□☆□☆☆,留学生形音义都要记忆[7]□□☆。

  汉字选择意义为构形的基口本手段☆☆□□,字形只反映造字之初的语义□□☆。隶变后汉字脱离图画意味☆□☆☆,成为更为抽象化的文字符号□□□□,是必然的□☆☆□、合理的☆□☆□。语义和语音会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口化而发口口生变化☆☆□☆☆,字形却不随之发生变化☆☆☆□。这种“不同步”的历史演变冲口淡甚至破口坏了汉字的构形理据□□□,使汉字的表义度随历史演变呈现越口来越降低的趋势□☆☆。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生对汉字“以形别义”的区别口方式口本来就不敏感☆☆☆□□,更何况汉字的口表义度也很低□□☆,很多汉字很口难从字面上找到理解词义的阶梯□☆☆☆☆。

  汉字的表音度口口与表义度口都很低□☆□□□,难怪吕叔湘认为汉口口字有五难——难认☆☆□☆、难写□☆□☆☆、字数多□□☆、字的口形口音义之间很口多交叉关系复杂☆□□☆□、难查[8]□□□□☆。汉字难认读表现在形声脱节☆☆☆□□,4声变化口差别细微□□☆☆☆,同/近音字太多及多音多口义字过多□☆□☆。汉字难写表现在笔画笔顺种类繁多☆□□,合体字结构复杂□□☆□□,构字规律不严整(例如形声字声符和形口符的位置并不固定)□☆☆☆,形近字诸如“己已巳”“戊戍戎口成戌”等形体差别太细微而容易导致错口别字的产生□□□,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学口生对汉字“以形别义”的区口口别方式本来就不敏口感□□☆☆。难查口表现在汉字不见字知音影响口查字典□□☆☆□。张惠芬指出:“汉字构口造复杂□□□,符号繁多□☆□,每个汉字具有多层次的分析性和高度的综合性☆☆□☆□,信息量口很大□□☆☆。一个汉字的信息口口量包括:1.语音信息☆☆□□□。2.语义信息□☆☆。3.图形口整体口特征口信口息☆□☆。4.部件种类口信口口息☆☆□☆□。5.部件口组合结构信息□☆□☆□。6.笔画种类信口口息☆□☆。7.数量(笔画数量口多少)限制口信口息☆☆☆□。8.度量(笔口画长短)限制信息☆☆□☆□。9.笔顺限制信息□☆□☆。10.部首口选择信息□☆☆。11.其他相关口口口信息□□☆☆。”[9]

  口汉语口难学☆□☆□,汉字更难学☆□☆。赵元任口认口为□□☆☆,汉语语法的难度在世界的语言当中算是中等□☆□☆☆,但汉字在世界的文字当中比起来就相当难了[10]☆□☆。汉语作为第二语言的学习难点列举起来有很多□☆☆☆,难度排在第一位的□□☆□,非汉口字莫属☆☆☆。汉字是留学口生尤其是使用拼音文字体系的留学生学习汉语口的最口大问题☆☆☆□。如何让外国学生消除畏难情绪☆☆☆☆,更快□□☆□、更多口口地口口学会汉字□☆□, 培养“字感”☆☆□,突破口口口汉字颈瓶□☆☆☆,以便更进一步地口提高汉语水平☆☆□,是对外汉语教学重要却又艰难的课题☆☆□。

  教育期刊网 http://口w口ww.jyqkw.com参考口文献:

  〔1〕柯彼德.汉字文化和汉字教学口[A].第五届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论文选[C].北京:北京大学口口出版社□☆☆,1997.

  〔口2〕张志口公.传统口语文口教口育初口探[M].上海:上海教育口出口版社□☆□,1962.33.

  〔3〕马庆口株.关于对外汉语教口口学的若干意见.世界汉语教学□☆□□,2003□☆☆□□,(3).

  〔口4〕张必隐.阅读心理学[M].北京:北京师范口口大学出版口社□☆□☆☆,1992.

  〔5〕李口燕☆□□,等.现代汉口口语口口形口声字声符研究[A].现代汉语用字信息分口析[C].上海教口育出版社☆□□□□,1993.

  〔口6〕刘艳妮.对外汉字教学研究[D].河南师范口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7〕徐子亮.汉语作为外语教学的认知理论研究[口M].北京:华语教口学出口版社☆□☆☆,2000.135.

  〔8〕吕叔口口湘.《“注音识字□□□,提前读写”实验口报告》序[口A口].吕叔湘论语文教育[C].河南教育出版社☆☆□☆☆,1995.

  〔口9〕口张口惠芬.汉字口教学及教口材编写[A].对外汉语教学探讨集口[C].北京:北京大学出口口版社□☆□□,1998.

  〔10〕赵元任.语言口问题[口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221.

  (责口口任编辑口 王文口江)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字是汉语作为第二语言学习的最大难点简论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