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奴”到“女性”——论女性主义文学批评

  从“女奴”到“女性”——论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的内在逻辑的论文论文摘要:国内学界对于女性文学研究的理论有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和女权主义文学批评两种不同的称谓□☆☆,两者口之间无论口是概念的内涵还是外延□☆□☆□,都存在口着外在区别和内在联系☆□☆。从“女权”到“女性”□☆☆□,所反映的是历口史口口语境的变迁□☆☆□,社会文化思潮的转变□☆☆☆,以及女性理论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的口变化;从“女权”到“女性”☆□□□,概念的口变化意味着女性主义理口口论发展到今天已经口被口赋予了新的丰口富内涵□□□☆□。 论文关口键词:女权主义;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男女口平等 翻阅当前国口内几家权威教口材□☆☆,笔者发现☆□□□□,对于女性口主义文学批评理论的称呼基本分为两种:一种就口是女权主义文学批评☆☆□□□,如马新国主编的《西方口文论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版)□□□☆□、朱立元先生的《当代西方文艺理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等;另一种则是女性主义文学批口评□☆□,如朱刚编著的《二十世纪西方文论》(北京大学出口版社2006年版)☆☆☆☆□、朱志荣的《口西方文论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等☆□□☆☆。而翻阅口其他相关专著或论文☆☆☆,这两种称呼也是屡见不鲜☆□□,交相呼映☆□☆□☆。对同一种理论☆☆□□,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称呼?作为两个概念□□☆□☆,其内涵和外延是否完全一致?二者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内在联系呢? 要搞清楚口这一问口题□☆□,就需要追溯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的历史□□□,通过对其来龙去脉的把握□☆□☆,揭示概念差异和演变背后的社会历史口背景☆☆□□□、文化内涵口及变化规律□☆☆□□。 “女性主义”一词最早于1870年在法国出现(法语为口f口6minisem口)□☆☆,用来表述患上肺病并呈口现出口女口性特征的男性少年□☆□,但很快就口口成为“妇女解放”☆☆□、“女权主义”的同义词☆□☆。WwW.11665.Co口口m19世纪80年口口代□☆□,这个词首次在英口语中出现(英语为femi—nis口m)□□☆□,1910年后在美国流行□□☆☆,其内涵就是追求男女在法律口和政治权利上的平等☆□☆,但之后☆□□☆☆,它的口口意义就一直处于演变之中□□☆。口☆口口☆口20世纪口初□☆□,英文feminism一词开始在中国出现□☆□□☆,有的口口音译口为“飞米尼斯主义”的□☆☆,称其意是“女权主义或男女同权口主义”☆□□☆☆,有的译为“男女平等口口主口义”□□□☆☆、“争取男口女平等运动”□☆□☆☆、“妇女解口口口口放运口动”等等□☆□☆☆,但最具代表性的译法还口是“女权主义”□☆□□。从外文口词口口本身口来看☆□☆□,fem口inism原指女性☆☆□☆□,ism则口被译为“主义”□☆☆。张京媛主编《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1992年版口)序言中指口出□☆☆,汉译文“女权主义”中的“权”一字是根据口口口fem口ini口sm的口政治主张和要求而译出来的☆□□☆□,尤其是根据西方妇女争取选举权的运口动☆□☆☆□。汉语中“女权”的含义比口较明口确□☆☆,用朱刚先生的口话说是“指历史上女性口为口了获得自身‘权益’而进行的努力□□☆,其目标明确☆☆☆,颇有声势☆□□☆,涌现过不少知口名的女权活动家和积极分子”☆☆□。确切地说□□☆□,女权主义真正兴起于l口9世纪的欧美□□☆☆☆,也称“妇女解放口口运动”□☆□□,20世纪初随着女性权益的逐渐落实□□□,女权运动也基本完成了使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feminism”要求的已经不是传统的女性权益□☆☆□☆,其涵盖面更广□☆□,意义更深☆□□☆☆,影响也更口大□☆□☆。 美国女性主义批评家肖瓦尔特曾提出过妇女文学发展“三阶段论”☆☆□☆☆,把19世纪以来的口女性口创作分为“女子气的”(f口eminine)☆□□☆、“女权的”(fem口i口nist)□☆□□☆、“女性的”(female口)三个阶段☆□□。有鉴于此□☆☆□,学界一般也把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发展归结为三个阶段: 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为第一阶段☆□☆☆□。这一时期的大背景是法国和西欧的学生造反运动☆□□□,以及美国的抗议越战的和平运动□☆☆□、黑人的反种族歧视运动和公民权运动□□☆。欧美政治斗口争口的风起云涌□☆☆□,成为妇女解放运口动的直接导火线☆□□□,也直接带来了西方第二次女权运动的高涨☆□□☆□,从而口引发了女性口主义文学批评□☆☆。这一时期的主题是文学与社会口的性别迫害☆□☆,具有很强的政治口色彩☆☆☆□。女性主义者渴望在历史的线性时间中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要求在口象征秩序口(即男性话语)口中得到同男人平等的机会和权力□□☆☆□,并通过剖析男性文学中的女性形象和揭口示男性支配女性的方式□☆☆□,达到抨击父权制观念的目的☆□□。这一时期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尚口处于初级阶段□☆□□,它的主要任务在于打破长久以来的菲勒斯中心文化价值体系和父权统治的社会格局☆□☆☆,争取男女平等尤其是女性独立自主的权口益□☆☆☆□,其核心目标应该是“女权”□☆□,其基口本根本使命在于“解构”□☆☆,在于“破”□☆☆□。口☆口口口☆口可以说☆□□☆□,女权主义所标榜的是一种政治立场□□□☆,所以这个阶段在女性主义文学发展史上我们可以称口为“女权主义文学口批评”☆□□☆☆。

  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为第二阶段☆☆□☆。这一时期探讨的重点口不再限于男女平口等待遇等权益的论争□☆□☆,而是更倾心于对语言□□☆☆☆、文学的论述和批评☆☆□□☆。女性主义口者在这一时期实现了一个转向□☆☆□,一反初期注重争取男女平等等权益的策略☆□□□,转而强调性别差异与独特性□☆□☆,并以差异性口为名否定男性象征秩序☆□□。她们重新解读女性作家的口经典作品☆□☆□□,通过对各国和各历史期的妇女文学的大规模重新挖掘和重新解读☆☆□,来追溯和建构女性口文学传口统☆□☆。黑人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女同性恋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也在这一阶段逐步发口展壮大☆□☆,法国女性主义批评开始在口英美传播□☆☆☆□,开始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多元化时期☆☆☆□□。这一时期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史上是“建构”或“立”的时期□☆☆☆,女性口主义的概念和内涵在口此口真正确口立和明确□□☆,至此☆☆□☆□,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真正进入名副其实的阶段☆☆☆。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是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发展的第三阶段□☆□☆☆。这一时期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已经不再局限于文学本身☆□□,而是把性别区分和女性心口理置于意识形态的作用中深入探讨☆□□,发展成为一种跨口学科☆☆□□、跨性别的口女性主义文化批评和研究□□☆□。一方面把文学研口究与哲学□☆□☆□、经济学☆□□、社会学□□□、美学口口等相结口合□☆☆□,并引进人文科学的新思潮□☆□、新方法□□☆☆□,不断向口口纵深发展;另一方面口则把视野从经典作家☆□☆☆□、作品扩展到大众口作家和大众文化媒介☆☆□。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转向跨学科□□☆、全方位的文化批评☆☆☆,呈现出一个多元的开放口性体系☆□□□□。这一时期是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在超越前期女权口主义阶段的基础上的进一步发展和深化☆□☆☆□,更加注重当今社会现实问题的关注和思考☆□☆。 通过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和内在逻辑的口考察□☆☆,从总体上看来□□□,可以说☆□□☆,“女权主义”和“女性主义”☆□□☆,代表了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发展口口的不同阶段□□☆□,反映了口女性主义文口学批评理口论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奋斗目标和历史任务□□☆☆☆,从“女权主义”到“女性主义”□☆□□,所反口映的口是历史口口语境的变口迁☆☆□□☆,社会文化思潮的转变☆□□□,以及女口性口理论所肩负的责口任与使命的变口化☆☆□□□。从“女权”到“女性”□☆□☆,概念的口变化意味着女性主义理论发展到今天已经被赋予了新的丰口富内涵□☆☆□。由此□☆☆☆□,我认为国内理论界应口该明确口这两个概口念的口区分☆□□□,不应将其作为同一层次的概念加以混用□□☆☆☆,翻译界也应口该逐渐把“女权主口义批口口评”改译为“女性口主义批评”☆☆□□□,这样一来口避免了概念上的模糊口和混淆□☆□☆,同时也将有利于促进我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建构的不断深入发展和完善□☆☆□。 西方女性主义目前还处在不断发展□☆□☆□、演变之中☆☆☆☆□。它伴随着妇女解放的政治斗争而诞生□☆☆☆、发展☆□□,因此它具有强烈的社会政治色彩☆☆□。从总体口上看☆☆☆□□,女性主义批评顺应了西方社会妇女解放运动逐渐深化的趋势☆□☆☆,对父权制社会给予了全面☆□☆□□、深刻口的批判□☆☆,而且口口其批评□☆☆☆□、研究口成果也有许口多新的创造和拓展□□☆□☆,对西方文学史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发掘出许多新的资料□□☆☆☆,在理论口概括和阐述方法上也多有创意□□□,无论在文学理论☆☆☆、批评史☆□☆,还是口在思口想口口史上☆□□☆,都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应占有一席重要地位☆☆□□☆。但无论英美派或法国派☆□☆,还是黑人□☆☆、口☆口口☆口女同性口恋主义者□□☆,都有口各自的局口限□□☆,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她们都未把批判男权中心的触角深入到社会政治□□□、阶级斗争口的层面□□□☆,而且消解男权中心的策略大都停留在语言☆☆☆☆☆、文化层面☆□□□,因而带有相当程度的乌托邦色彩☆□☆,很难与现实的妇女解放斗争真正结合在一起□☆☆□□。 诚然□☆□□□,在当今口社会☆☆☆□,20世纪80年代西方社会那种妇女权益的大规模运动已经难以再现☆☆□□□,和其他批评理论一样□☆□□,关注女性问题的主角由社会活动家转到大学教口授□□☆,大学成了女口性主义得以施展的唯一领地□☆□□☆。在这里接受过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熏陶的一代大学生□☆☆□☆,尤其口是口女大学生□☆□,其女性觉悟口空前高涨□☆□□,进入社会后口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女性主义的实践者☆□☆,这必将推动西方社会女性意识的不断深入□☆□□。乔纳口森·卡口勒曾经说过□□☆,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比其他任何批评理论对文学标准的冲击都大☆☆□☆☆,它也许是现代批评理论中最富有革新精神的势力”□☆□☆□。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口口论在对文学的创作☆☆☆、传播□☆☆□□、接收□□□☆☆、发展等过程带来强有口口口口力的冲击和深刻的影响以外□□☆☆,其自身的理论建构口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完善和发展☆□☆。 正如朱刚先生口所言:“我们至多可以说尽管女性主义在艰难口的向前迈进☆☆□☆□,它的发展是一条螺旋形的口轨迹☆☆☆,充满迂回和曲折□□☆□□。但是毋庸口置口疑☆☆□□☆,随着时代的进步女性主义的发展更加平稳☆□☆□□、成熟☆□□。女性不再口会为一口时的胜利沾沾自喜□□☆,也不会为不断碰到的障碍垂头丧气”☆☆☆□。在当今口后理论时代☆□☆□,女性主义口文学批评理论口的存口在和发展尤为值得关注□□☆☆。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女奴”到“女性”——论女性主义文学批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