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恩《歌与短歌集》:形式与情感的高度统口☆

  邓恩《歌与短歌集》:形式与情感的高度统

  任帅

  (河北师范大学口外国语学院☆□☆☆□, 河北石家庄050024)

  摘要:约翰·邓恩的《歌与短歌集》是形式与情感的高度统一□☆☆☆☆。他的诗歌内容丰富□□□☆,形式独特□☆□□☆,情感细腻而深刻□☆□。诗行的形状☆☆☆□□、节奏的快慢等诗歌的基本要素都真切而准确地表达了诗口人的情感□□□。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邓恩;《歌口口与短歌口集》;诗形;节奏

  DOI:10.16083/j.cnki.22-1296/口g4.2015.06.064

  中图分口类号:I561文献口标识码: A口 文章编号:1671—1580(2015)06—0138—02

  收稿日期:2015—01—20

  作者简介:任帅(1990— 口)☆□☆,女☆□□☆☆,河北衡口水人□□□。河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硕士研口究生☆□☆☆□,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约翰·邓恩 (John Done) 是17世纪口英国玄学诗派的鼻祖☆☆☆□☆。《歌与短歌集》的创作方式打破了伊丽莎白口时期传统的爱情诗歌形式☆☆□□□,他用充满智慧的奇思妙喻尽显奇特的文学风采☆☆☆□,用新奇的比喻表达着他对爱情的看法和思考□□☆□□。他的诗口口歌内容口丰口富□☆☆□,思想深刻□□☆☆,体现着他感知和看待世界的独口特方式□☆□□□。在《歌与短歌集》里□☆□☆□,有绵绵无绝期的金叶之情□□☆□☆,也有终于起点的圆规之爱;有相聚的欢口声笑语□☆□□,也有离别的无语凝噎;有山无陵天地合的誓言☆□□☆☆,也有痛苦无口奈的背叛□☆□☆☆。无论是口悲是喜☆☆☆☆,是聚是散☆☆☆☆□,每一首诗都是形式与口情感口的口高度统一☆□☆☆,形式口承载着情感□☆☆,情感因为特殊而精心设计的形式得以完美体现□□☆☆。而这些看似随意但实际是精心设计的形式表现在标点的安放□□□、诗行的形状安排和节奏韵律的快慢上□☆□。

  一□□□☆、诗形

  口邓恩的创作方式打破了伊丽莎白时期盛行的传统形式□☆□□。他的诗口行长短不一☆☆□☆,标点符号口不合常理☆☆□□☆,这些看似不合常口理的诗行却是诗人精心编排的□□☆。在邓恩的诗里□□☆,口☆口口☆口象征爱情圆满的圆形意象并不少见☆☆□。小到泪珠☆☆☆☆□、钱币☆☆□□,大到宇宙☆☆□☆,这些东西无一不是以圆形呈现□□☆□,无一不体口口现着邓恩对口人生□☆☆、爱情☆□☆□☆、时空口的独口特口思考☆□☆。[1]

  口生命轮回☆□□□☆、昼夜交替□☆☆☆☆、四季口变换都是一个口个无终止的循环口口往复□☆□☆。如果说《赠别:禁止伤悲》(A Va口ledict口io口n: Forbidding Mourning)中的圆规式爱情是圆形意象的典型代表□□☆□☆,那么《女人的忠贞》的诗行结构则是半圆的代言人□☆☆☆□。这首诗的第三行至第八口行共有五个“O”出现□□☆☆,把这五个“O”用圆口润的曲线连起来就是一个半口圆□☆□□。整圆才是爱情圆满的象口征☆□☆☆☆,而半圆自然是口因为一口方的缺席而不完口整□□☆□。这首诗指责的就是爱情双方口的不忠贞☆☆☆□□。在《赠别:禁止口悲伤》中☆☆□☆,女主人公被喻为圆规的圆心脚□□☆□□,而男主人公则口是在外的圆周脚☆☆□☆,只有圆心脚的坚守和耐心□☆□,才能使远游的圆周脚回口到起点□☆□☆☆。“你的坚定使我的圆画得正确□☆□□,使我回到口起始之处口结束☆□☆□□。”[2]与口这首诗恰恰相反□□☆,《女人的忠贞》里却是少了一位主人公的半圆☆☆☆□□。因为情人的不忠贞□☆☆,爱情不会圆满☆☆☆。虽然诗口的标题是讲忠贞□☆☆☆,但实口际上讽刺的是情人的不忠贞☆☆□。半圆的意象则是一人坚守□□□、另一口人放荡的最好体现□☆☆□,与诗的内口容融为一体☆□☆□。

  二□☆☆□□、节奏和韵律

  韵律是诗歌的灵魂□☆☆□,是一首诗的精华所在□☆☆☆□,无韵不成口诗□☆□□☆。韵律给人以美感□☆☆☆□、一种愉悦的心情☆☆☆,它使得诗歌变得抑扬顿挫☆☆□□、清新灵动而富有韵味☆☆☆□☆。诗人口的情感口决定了诗的韵律和诗行的长短□☆☆。诗歌的韵律就像湖面上激起的涟漪□☆□☆□,灵动而又静谧☆□□□,不是跌宕起伏☆□☆□□,却也引人入胜□□☆☆。诗歌的韵律饱含着诗人的口情感□☆□□,诗人的情感因这韵律口的变换而得以宣泄□☆□☆。

  在《歌与短歌集》中□□☆☆,邓恩并没有按照传统的诗歌韵律进口行创口作☆□☆□,他的诗采用的形式多种多口样□□☆,每首诗都有自口己的特点□□☆□。邓恩大多数的诗行结构都很新颖□☆□,不是由固口定的规则而是由他的感情需要来决定☆□☆☆。[3] 诗行中的音步☆☆□□、韵脚☆☆□、节奏等都是邓恩强烈感情的表达☆□☆□。以《赠别:禁止口悲伤》为例☆☆☆□,艾萨克·沃尔顿在其《约翰·但恩博士的生平》(1640年)中口引用口了此诗□□□□,并称此诗是邓恩1611年随罗伯特·朱瑞爵士一家出访法国前写给妻子的数首诗之一□□□☆。[4] 全诗共口9节36行□□☆☆,韵式为abab□☆□□☆。这首诗以圆规式的爱情守候和绵绵无绝期的金叶之情而备受关注□☆□□☆,而这首诗的节奏和韵律更是为诗中诗人情感的表达做了最完美的诠释☆□☆□□。首先分析一下第一节的节奏☆□☆。('口 重读□☆☆□□,ˇ轻读☆□□□。)

  ˇAs '口 vir/ˇtuous ' men /' pass ' mild/ˇly ˇa/' way□☆☆□,/

  ˇAnd ' whis/ˇper ˇto /ˇtheir ' souls/☆□□□☆, ˇto口 ' go☆□☆,/

  ˇWhilst ' some/ ˇof ˇtheir/' sad '口 friends/' do ' say☆□☆☆☆,/

  ˇThe ' breath /' goes ˇnow☆□☆,/ ˇand ' some/' say□☆☆,' no:/

  第一节里除了第一行是五音步外☆☆□☆☆,其他都是四音口口口步□☆□□☆。每个诗行里面的节口奏也不相同□☆☆□□。第一行以抑扬格开始□☆☆☆□,感情低沉而平稳;第三个音口口步为口扬扬格□☆□☆,扬扬格的出现☆☆☆☆,尤其是双元音/ai/的存在☆□□☆☆,更是减慢了行文速度□☆□,增加了一种厚重口感☆□□□☆,也寄口托着诗人对待死口亡安然从容□□☆、口☆口口☆口不急不慌的态度;最后一个音步以双元音/ei/结尾□☆□,发音悠长而有韵味☆□☆,更显示出一种安然离世的从容与淡定□□□☆☆。第二行中第二个音步是抑抑格☆□☆,加快了行文速度;第三个音步是抑扬格☆☆☆□,这样两个音步紧凑而又连口贯☆□□☆,三个非重读音节一带而过☆□□□,轻描淡写地展示了德高之人离世的安详□☆☆□□。第三行中第三和第四个音步都是扬扬格□☆☆☆,减慢了口行口口文速度□☆☆□□,也和这些人悲伤低沉的心情相呼应□□☆□,扬扬格的使用增加了离世的哀伤☆□□□☆。第四行最后一个音节的扬扬格则增强了肯定的语气□☆☆,坚定了这部分人的信念□□□。面对分离□☆□□□,有人选择面对事实☆□☆□□,虽然悲伤☆☆☆□,但是也能接口受□□□,就像第一节中的第一类人;也有人不能接受☆□□,仍然沉浸于过去不能自拔□□☆☆,如诗节里的口第二类人☆□☆。但是诗人却选择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坦然接受□☆□□☆,不宣扬□☆☆,口☆口口口☆口口不悲口伤☆☆☆。第二节就是对诗人态度的口最好证明□☆☆☆☆。

  ˇSo口 ' let/ ˇus ' melt☆☆□☆,/ ˇand ' make /' no ' noise☆☆□□,/

  ' 口No ' tear/-' 口floods□□☆, ' nor/' sigh-' tem/ˇpest ' move☆□□,/

  ' Twere ˇpro/ˇfa ' na/ˇtion ˇof /ˇour ' joys/

  ˇTo ' tell/ ˇthe ' lai/ˇty ˇour/ ' love./

  这一节口讲述的是诗口人与众不同的爱情观☆☆□。诗中的说话者只愿他和情人安静地在一起☆□☆☆☆,不向世人显示他们的爱情□☆□☆,因为“若把我们的爱情向俗人宣讲/那就无异于亵渎我们的欢乐”□□☆☆。 [2]第一行中最后一个音步口是扬扬格□□☆,扬扬格的出现延长了阅读时间☆☆□□,也延展了安静的边沿□□☆□,创造了一口种静谧安然的氛围☆□□☆☆。第二行扬扬格的使用口则是说话者情绪的表达☆☆☆,既是对不宣扬态度的肯定□□☆☆☆,也是对世俗宣扬爱情的不屑☆□☆□☆。这一节最后一个音步由love一个单词组成□□☆,这种安排既显示了说话者坚信自己爱情高于世俗的信口念□☆☆☆,也体现了诗人与众不同的爱情观念☆□☆□。这样安口静而又美好的爱情自然要超脱于世俗的纷繁杂乱□☆☆□□。

  第八节口讲述了圆规式口的爱情守候☆□☆□,这样的守候在韵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ˇAnd ' though/ ˇit ˇin /ˇthe ' cen/ ˇtre ' sit☆☆□,/

  ' Yet ˇwhen 口/ˇthe ' o/ ˇther 口' far /doth ' roam□☆☆,/

  ˇIt ' lea口n口s□□□, ˇand '口 hear/ˇkens ' a/ ˇfter it□☆☆☆□,/

  ˇAnd ' grows /ˇe ' rect/☆□☆□, ˇas ' that/' comes ' home./

  第一行中轻读音节多于重读音节□☆☆□,看起来是对口圆心脚口漫不经心口的描述□□☆☆□,但是第二行第一个音步扬抑格的出现改变了口圆心脚的地位☆□□□☆,yet表示的转折改变了第一行中圆心脚事不关己的状态:虽然口它处在中心☆☆☆□,但是它并没口有对圆周脚置若罔闻□☆□☆☆,因为它始终倾听着圆周脚的声音☆□□☆。诗节最后一个音步为扬扬格□□□☆,拉长的阅读时间营造了一种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回应的氛围☆□□,这是一种等得爱人归的满心欢喜☆□□☆,是一种爱情回归口的如释重负□☆□☆,是一种等待终止的欣慰和踏实□□□☆。诗人在最后一节口中表达了自己的爱情希望:希望妻子会像圆心脚一样等待着自己的归来□☆□,即使自己远游在外☆☆□☆,“你的坚定使我的圆画得口正确/使我回到起始之处口结束”☆☆□□。[2]

  口三□☆☆、结语

  《歌与短歌集》是形式和情感的高度统一☆□☆□☆。每一首诗的口音节☆□☆☆、标点☆☆□、诗行长度☆☆□□☆、结构口口特口点及节奏口都口代口表着诗人的情口感☆□☆□☆,或是深情款款□□☆☆□,或是痛斥诅咒□□☆☆,或是直言批判□☆□□。而这些情口感时而强烈☆□□,时而缓慢☆☆☆□,强烈如打击口乐□□□,缓慢若湖面口微澜☆□□☆。虽然邓恩的诗歌里有许多不合传统的修辞和断句□☆□☆,但是正是这样的与众不同赋予了邓恩诗歌耐人寻味的特点☆□☆,而这样的口一代天才诗人需要人们真正地去了解☆□☆、去评价☆□□☆☆。

  [教育期刊网 http://ww口w.jyqkw.com参考文献]

  [口1]李正栓.邓恩诗中圆形意象母题研究[J].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7(2).

  [2]口傅浩译.英国玄学诗鼻祖约翰·但恩诗集[M].北京: 北京十月文艺口出版社□☆□□,2006.

  [3]口李口正栓.邓恩诗歌思想与艺术研究口[M].北京: 外口语教学与研究出版口社☆☆□□,2010.

  口口[4]A.J.Smith☆□□☆,John Don口ne.The Complete English Poems[M]. Lond口on:Penguin Books☆☆□□☆,1996.

  口[5]口王海明.约翰·邓恩哀歌中的反传统特质分析[D].河北师范口大学□□□☆☆,2013.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邓恩《歌与短歌集》:形式与情感的高度统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