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散文中比喻得体性研究的论文口☆口口☆

  毕淑敏散文中比喻得体性研究的论文

  【摘要】文章从语境的角度出发□☆☆□,对毕淑敏散文中比喻的得体性进行探讨☆☆☆□☆,认为其比喻的运用符合语言语境☆☆□□、文化语境□□☆□、背景语境和主观语口境口等的要求☆□☆□,符合口得体性原则□□□☆□。

  【关键口词】毕淑敏口散文;比喻;文化语境;得体性口

   陈望道先生的《修辞学发凡》在口继承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口上□□□,第一个运用马克口思主义口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修辞□□☆,提出修辞必须适应题旨情口境□□□□,据此进口一步提出修辞手法的两大分野□☆☆☆□,建立了一个崭新的修辞学理论体系□☆☆,使得《修辞学发凡》成为口中国修辞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著□□☆。张弓先生认为:“把握口口口交际对口象;保持自口我口本色;同语言环境相一致;明确前提;视点适当☆☆☆□。”[1]口王口希杰先生在继承中口不断创新☆□□,进一步提出了得体性原则☆☆☆,大胆陈说□☆☆□,小心求证☆☆□□,并以此为基口础口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修辞学口理论体系□☆☆☆。他认为:“得体性是修辞学口中最重要的一个口概念□☆☆☆。”[2] “得体口性是口评价话语口好坏口的最重要口的标口准☆☆□□□,也是决定话语表达效果的最重口要的因素☆□□☆□。”[2]“现在我们口口口认为☆□☆,修辞的口最高原则只有一条□☆□□☆,那就是:得体口性口口口原则□□☆。一切其他的原则都从口属于这个原则□☆☆,都是这个最高口原口则的派生口物☆□□☆☆。这个最高原则制约口着和控制着一切其他原则□☆□。”[2]它口口是“修辞立其口诚”的现代诊释□☆□,是对中国古典修辞学传统的回归□☆☆☆。同时☆□□□,他还指出“得体性就是话语对语言环境的适应程度□□☆。脱离了特定的口语言环境□□☆,就没有得体不得体的问题□☆□。”[2]语境是口人口们在语言现象中理解口和运用语言所依赖的各种表现为言辞的上下文或不表现为言辞的主客观环境因素□☆□□。wWW.11665.COm[3]它可分口口为语口言性语境口和非语言口性语境□□☆□☆。语言性语境通常指的是语言现象中某一话语结构表达某种特定意义口时所依赖的各种表现为言辞的上下文,它既包括书面口语中的上下文,也包括口口语中的前后语;非语言性语境指的是语言现象中某一话语结构表达某种特定意义时所依赖的各种主观因素,包括时间☆□□□、地点☆□□、话题☆☆☆□☆、心理背景☆□☆□□、文化背景☆☆☆、内容所涉及的对口象以及与口各种话口语结构同时出口口口口现的口非语词符口号等☆□☆☆。王希杰先生在《修辞学新口论》中把语言环境分为三类:(1)小语境(context),包括话题□☆☆☆、前提和口上口下文;(2)中语境(s口ituati口on口)□□□☆,包括说写者口和口听读口者之间的关系☆□☆,时间□☆☆□□,空间□☆□,事件;(3)大语境(backgroud)包括社会口文化背口景和民族传统☆□□。[4]语言环境的多层次性决定了得体性的多层次性☆☆☆□□。得体性可以分为小语境得体性和大语境得体性☆☆☆□。小语境得体性是微观得体性□☆☆□□,静态得体性指的是语言或话语本口身□□☆□☆,这是传统口口修辞学口最重视的;大语境得体性是宏观得体性☆☆☆,动态得体性☆□☆,指的是话语同大语境的关系□☆☆☆□,也就是对大口语境的适应口度☆□□☆。下面我将口从适应语境的角度对口毕淑敏散文中比喻的得体性进行探讨□☆☆。一□☆☆☆□、语言语境语言语境是指口上下文语境☆□☆□,即一个口句子在更大的语言段落中口所处的位置☆☆□,这是对语境的最狭义的理解□□☆□。“微观口口得体性☆☆□,就是在小语境中☆□□,在特定口上下文中☆☆☆□□,一个词语□☆☆☆、一个口句子同其他相关词语和句子的搭配要得当□☆☆□,同整个话语协调一致□□☆□,和谐统一☆□□☆,形成口有机组合☆□□□。”[2]因口此☆□☆□☆,我们应该在上下文中去理口解某一个词语☆☆□□、某一句话☆☆□□☆,口☆口口口☆口口去口分析它的口得口体性□□☆☆□。例(1) 更讲究的花砖像是一部有头有尾的小说呢☆□☆□☆。……(《腰线》)“花砖”和“小说”是两个不存在任何相似口口口点的不同事物☆□☆☆□,表面上不存在任何相似点☆□☆☆☆,如果单看这个比喻□☆□,会让人觉得无法理解□□□。但是如口果看完下文□☆□,“一款叫做‘爱情鸟’的瓷砖□□☆□□,花砖口就有几种口口口格局☆□□。一块是来年感只水鸟相依为命□□☆☆,耳鬓厮磨的☆□☆。这好理解☆□□,新婚燕口口口尔啊☆□□。再一口块就是口三只鸟左顾右盼口呼朋引类的☆☆□。这多出来的鸟☆☆☆□☆,可不是口什么非法闯入者□☆☆☆,而是大鸟们辛辛苦苦孵出的小鸟”☆□□☆☆,就会口恍然大悟:花砖在装饰家庭的同时还显露了主人的文化内涵☆☆□□☆。 例(口2) 幸福是个口哑巴□□☆☆☆。(《哑口幸福》)“幸福”是人们的自我口感受☆□□,而“哑巴”却是有生理缺口陷的个体□□☆,两者毫无相似点□☆☆☆。如果单从口口这句话来看☆☆☆□,无法理解作者的口写作意图☆☆□。而如果联系它的上一口段“幸福很口矜持□☆☆。遭逢的时候☆☆□,它不会夸张地和我们提前打招呼☆☆□□。离开的时候☆□☆,也不会为自己说明和口申辩□□☆☆。”并认真看口了全文就会明口白:一个人的幸福要靠自己追求和把握☆☆☆□。例(3) 我口才明白☆☆☆□☆,节日就像口口一个国口度□□□☆☆,是有特口定的领海和口口领空的☆☆□。(《三月□☆□□,是我们的节日》)乍看之口下☆☆□,“节日”和“国度”之间口毫无联口口系□□☆☆,但是通过口后面的说明☆□☆,“特定的领海和领空”☆□□☆☆,联系作口者正在谈论口的话题“三八妇女节”这一女性专有的节日□□□☆☆,就很好明白这一口比喻了□☆☆。二□□☆□、文化口语口境文化口语境指的是交际活动的大背景□□☆☆☆,包括社会生口活□□☆□、民俗习惯☆☆□、民族心理☆□☆□☆、民族口口历史口等☆□□☆□。文化贯穿于语言的始终☆☆☆,因此□□☆☆□,文化语口境不仅口对语言活动起到整体制约作用☆□☆☆,对语义也有不可替代的解释和说明功能☆☆□□☆。例如:例(4)上口午口口口借□□☆☆,下午还☆☆□□□。临到考试□□☆□☆,便连书口口也口口口借不到了☆□□。我有时顿感口滑稽☆□☆☆□,觉得自己有点像高玉宝□☆☆☆。(《口口铁马冰口河入梦来》);例(5)婚后的男人□□□,太累太累□□□。好像追赶太阳口口的夸父□☆□□,一头担着事业□□☆,一头担着家庭□☆☆□。(《口关于口女人和男人的吉光片羽》);例(6)电话像七仙口女下口凡时的难香☆☆□,点燃起来□☆☆□,七八个数码口口拨完□☆☆,女友口的声音☆□□□,就像口施了魔法的精灵□☆☆,飘然来到□□☆□。(《口午夜的声音》);例(7)处方像口一条阿拉伯口魔口毯☆□☆□。它雪口片似的飞口着□□□,覆盖住病痛的荒野☆☆☆☆□,托举来康复的远景□□☆☆☆。(《口医生口提笔》);例(8)处方像口观音菩萨的净瓶□□☆☆☆,撒出甘露☆□☆☆,收伏病魔☆□□☆☆。有句口口俗话口口口口叫“病来口口如山倒☆☆☆☆,病去如抽口丝”☆□□,处方就是剥茧抽丝的口能手☆□□☆,把病渐渐地融化了□□□☆□。(《医生提笔》);例(9)我把许多真实的故事砸烂□☆□☆,像捣药的口兔子一口样☆☆□☆,操作不停□□□☆。我最口后制出一颗药丸□☆□☆□,它和所有的草药茎叶都不同□□☆,但毫无疑义☆☆☆□,它是它们的儿子☆□□☆☆。(《炼蜜为丸》) 在这几个比喻句中□□☆,喻体口分别是“高玉宝”□□☆、“追赶太阳的夸父”☆□□☆、“七仙女口口下凡时燃起的难香”□☆□、“阿拉口伯魔毯”☆□□☆、“观音菩萨的口净瓶”☆☆□☆□、“捣药口的口兔子”□□☆☆☆,它们有口的来自神话传说□□□☆,有的来自口文学作品☆☆□,如果没有这些文化素养作基础☆☆□□□,是无法理解这些精彩比喻的内涵的☆☆☆□。

  三☆□□、背景语境背口景语境指背景知识☆☆☆☆☆、社会常识□☆□□、专业知识等构成口的语境□□□,它不像文化语境那样一定与民族性相关☆☆□☆,但它构成了理解语言的一种重要语境□☆□□。比喻口是用一种概口念表达另一种概念☆□☆□,这两种概口念之间是相互关联的☆☆☆□,或者说语言使用者在这两种概念之间建立起了一种关联☆□☆☆□。对于语言接受者来口说□□☆☆□,他要寻找这种关联□☆☆,要通过喻体来口理口解本体□☆☆,在很口多情况下□□☆□□,对于整口个比喻的把握依赖于喻体部分涉及到的背口景知识或社会常识□□□☆。例如:例(10)教养必须要有酵母☆□☆□,在潜移默化和条件反射口之共同烘烤下☆□☆,假以口足够时日☆□□□□,都能自口然而然地散发出口香气□☆□。教养是衡量一口个民族整体素质的一张x片子☆☆☆☆。(《教养的证据》)作者认为教养的形成如同做成香喷喷的面包☆□☆□□,要有“酵母”发酵过程☆□☆□、适当的“烘烤”过程口等口才能口口散发出口诱人的“香气”☆□☆□☆,揭示了教口养是通过教育口而养成的口口优良品质和口习口惯这一道理;同时教养口是一张x片□☆☆□,通过口它看口到的不是皮肤口而是骨骼□☆☆☆,因此教养不是外表☆□☆,靠化装可繁花似锦□☆☆□,它是内在素口质的口表现☆☆☆□。例(口11)真诚是爱口的风向标□☆□,当一对相爱的人□☆□,不再坦诚相向直抒胸臆☆☆□☆□,爱的口台风就亮起来了☆☆□。(《爱最怕什口么》)“风向标”是用来观口察口风向□□☆□☆、预测口天气的□☆☆,在这里□□☆,用来形容“爱”□□☆□□,形容“真诚”□☆□☆,如果口相口口爱口的人“不再坦口诚相向直抒胸口臆”□□☆,那么“真诚”这一“风向标”就发口挥口它的作用□☆☆,口☆口口口口☆口口“台风”(这里比口口口喻矛盾□□☆☆☆、隔阂)即将来临☆□☆。四☆☆□□、主观语境在口很多情口况下□☆□☆,一些比喻的确切意义与语言使用者的意图直接相关☆☆□☆,这种口主观意图就属于主观语境□□☆□□。对语言口接口受者来说☆□□□□,比喻的准确理解必须符合语言使用者的主观意图☆☆□☆。当然☆☆□☆,主观语境不仅仅包括语言使用者的主观意图□□□,还包括语言使用者的信仰☆☆□☆☆、感情状况☆□☆、当时的心口境等□☆□。信仰☆☆□□、主观目的□□☆、甚至口当口时的口口口情感状况不同□☆□,同一个事物在语口言使用者的心目中口会有不同的意义□□☆☆☆。例如同是口海洋☆☆□☆□,可以是“咆哮的口大口海”☆□□□、“狂怒的大口口口海”☆□☆☆、“跳跃的大口海”☆☆☆、“傲慢口口的大口口海”☆□☆、“荒凉口口口口的大口海”等等□□☆☆□。仍是口口口那个口大海☆□☆☆,但因主观因素口口的影响□□□□☆,大海的比喻意义却发生口了较大变化☆□□☆☆。因此☆☆☆□,如果对主观语口境不能口很口好地把握☆□□□,就难以准确理解一些相关的比喻☆□☆□。例如: 例(12) 草口原在午后阳光口灼热的呼吸☆□☆,波光粼粼□□☆☆□,犹如晃动着的九天而下的玄紫色纱幕☆□☆☆□。脚旁的小草□□☆,像无数神奇的口吸口管□☆☆,把苍黄大口地的水分☆☆☆,变成了绿色油漆☆☆□,不慌不忙口地涂抹在自己向阳的叶面上☆□□。野花英勇地高举着花茎□☆□☆□,把小小的花盘☆□☆□,骄傲地迸裂到近乎水平口的角度□☆□□,竭力把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示出来□□□☆。好似一个细胳膊的小伙子☆□☆□☆,一往情深地仰着脸☆☆☆,向蓝天求爱□☆☆□□。(《大雁落脚的地方》)这段话语□☆□□,作者不口仅向读者展现了午后草原的美丽景色□☆☆□□,而且通过“晃动着口的九天而下的玄口口紫色口纱幕” □□☆☆□、“无数神奇的口吸管”☆☆□□□、“绿色油漆”☆☆□☆☆、“细胳口膊的口小口口口伙口子”这些比喻□□☆□□,表达了作口者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对草原的深切感情☆□□□。 例(13) 她口(母亲)是低垂的五谷□□□☆☆,她是无口尽的蚕口口口丝☆□□,她是冬天的羽毛和夏口天的流萤□☆□☆。她是河岸的绿柳依依☆□☆□,她是麦田口的白雪皑皑☆□□☆☆。她是永不口熄灭口口的炉火□□☆,她是不肯降下毫厘的期望标杆☆☆□。她是成口绩单上的一枚签名☆□☆□□,她是风雨中代口人受过的口老墙☆□□☆☆。她是记忆中永恒年轻的剪影□□□☆,她是口飓风中无可撼动水波不兴的风眼□□☆□□。(《当我们想家的时候口》)作者连用十多个比喻☆☆☆,通过“低垂的口五谷”☆☆□☆、“无尽的口蚕丝”☆☆□☆☆、“冬天的羽毛口和口夏天口的口口流萤”☆☆□☆、“麦田的白口口雪口口皑皑”☆□☆、“永不熄灭的炉口火”☆☆□☆□、“不肯降下口毫厘的期望标杆”☆☆☆□、“成绩单口上口口的口一枚签口名”□□☆☆□、“风雨口口中代人受过的老口口口墙”□□☆☆□、“记忆中永口恒年轻口的口口剪影”☆□☆、“飓风中口无可撼动水波不兴的口口风眼”这些和我们生活相关的口喻体☆□□,生动地刻画了一个高大的母亲形象☆□☆□。例(14) 疼痛撕下面口具□☆□,暴躁起来□☆☆□,如长口鞭驱赶口大批毒口蛇□□□☆,从我体内的某一处出发□☆□☆,在腔内翻口转腾挪□☆☆☆□。疼痛好似优口异的体操运动员☆□☆☆,精彩地练着它们的口托马斯全旋□☆☆☆。无数火红的口信舌狂舔腑脏□□□☆□,烙铁口般的疼痛如霞口蔚蒸腾而起☆☆☆□☆。(《无胆之人》)在这里☆☆□☆□,作者用“长鞭驱口赶口大批口口毒蛇”□☆☆、“ 优异口的体口操运动口员”☆□☆□、“无数火口口红的口信口舌狂舔腑口脏”和“霞蔚”形容自己胆囊发炎时疼口痛的感口觉□☆□☆☆,让读者宛如有口了切身的体会□□☆。

  参考口文献 [口1]张口弓.汉语修辞学[m].河北:河北教口育出版社□□□☆,1993. [2]王希杰.修辞学通论口[m].南京:南京大学口口出版社☆☆□□,1996. [3]口m.black. models and metaphors[m].corn口ell university press□☆□□☆,1962. [4]王希杰.修辞学新论[口m].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口口社□□☆☆,1993.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艺术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毕淑敏散文中比喻得体性研究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