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耶阿本德的科学哲学的论文口☆口口☆口

  费耶阿本德的科学哲学的论文

  摘要:本文从费耶阿本德的师承谈起□☆□☆□,简略地介绍了口他对科学哲学中基本问题口的看法□☆☆□,他对口经验传统和理性传统的历史分析□☆☆□,以及他批判口那种超越时代的理性主义方法论☆□☆□,主张一种具体内容口不断变化的历史传统的主旨☆□☆。关键词:历史传口统口经验传统理论传统

  象口t.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1962)一样☆□□,费耶阿本德的《口反对方法:无政府主义认识论纲要》(1970)已成为当代科学哲学的权口威性著作☆□□。它在当时的口传统或主流口哲学中投下一颗炸弹☆□□☆,引起了广泛口的强烈反响:或则批评☆☆□☆□、谴责☆□☆☆,或则同情□☆□☆、支持□☆□□。影响所及□☆□☆☆,转移口口口口了当口代科学哲学的方向:实用主义☆☆□☆、历史主义的新潮流取代逻辑经验主义和批判理性主义的旧传统☆□☆☆。当今关于真理与意义□☆□☆□、工具主义☆□☆□、实在论和口相对主义的争论被赫西(marry hesse)称为库恩口之后和费耶阿本德之后的(post-kuhnand post-feyera口bend)大辩论☆☆□。[1]我在拙著《口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一书第六章中对费耶阿本德的这本权威性著作已经作出详细的阐述□☆□☆,现在趁这本名著的中文译本即将出版的机会□□□☆□,把当今受人注口目的☆□☆□、被一些人谴责和嘲笑□□☆☆,却被另一些人拥护和同情的这位反传统哲学家的基本观点描画一个大体的□□□、全面的轮廓☆□□□☆,使读者对这本名著能够有口更深刻的理口解□□☆☆。费耶阿本德年青时口研究戏剧☆□□□,接着在维也纳大学的奥地利历史研究所研究历史☆□□☆,辅助科学□□□□☆,还有物理学和天文学□□□□□。他当时和一些同口学组织了以口维也纳学派哲学家克拉夫特(victor kraft)教授为主席的哲学俱乐部☆□☆□,定名为“克拉口夫口特小组”☆☆□☆。其成口员大部分是学生□□☆□☆。wwW.11665.coM冯口·赖特(口vonwright)□☆□☆、安丝康(anscombe)和维特根口斯坦等著名哲学家曾经参加小组的会议和讨论☆☆□。小组讨论断断续续□☆☆,从1949年开始直到1952年或1953年结束□☆☆☆。费耶阿本德的博士论文就是在小组会议上宣读和讨论的□□□。1951年他获得维也纳大学哲学博士学位☆□☆□☆。维特根斯坦当口时口准备接受他在剑桥大学研究哲学☆☆☆□□,但在他抵达英国之前☆☆□□□,这位哲学家已不幸口去世□☆□。于是□☆☆□□,他到了口口口口伦敦☆□☆□,在波普门下研究哲学☆□□□☆。1953年□☆□☆,波普口邀请口他担口任助手□☆□☆,他未接受☆☆☆□☆。两年后经波普口口和薛口定谔的推口荐□☆☆,担任布里斯托大口学讲师☆☆□□。1958年到美口国☆□□□,任加利福利亚大学(伯克利)口副教授□☆□,1967年升口任教授□□☆☆☆。以后曾在英国□☆□☆☆、德国和美国其他大学口任教□☆□,后来口又回到伯克口利☆□☆☆。同时兼任瑞士苏黎世口联邦技术学院科学哲学教授□☆□☆☆。主要著作有《反对方法》(1970,1975)☆☆☆□、《自由社口会中口的科学》(1978)☆☆☆□,哲学论文集第一卷《口实在论☆☆□□、理性主义和口科学方法》口(1981)□□□□、第二卷《经验主义问题》(1981)☆□☆□□、《告别理性》(1987)□□☆□。在哲学思想上☆☆□☆,费耶阿本德最初受逻辑实证主义者克拉夫特影响□□□☆☆,后来又受维特根斯坦和波普影响☆□□。但在形成口口自己独口特的观点时☆☆□,他既反对逻辑实证主口义□□☆,也反口对波普☆□☆,却受益口口于另一位逻辑实证主义者弗兰克(philipp frank)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1960年起他同库恩的广泛讨论对他的思想的成熟产生了更深刻的影响□□☆☆。他认为基本问题是理性和实践的关系问题□☆☆。传统口科学哲学家的口错误在口于强调理性□☆☆,满足于公式和简单口规则的讨论□☆☆,而忘记科学实口践□☆☆□。维特根斯坦口的功绩就在于批评这个方法☆□□,揭露它所含的错误☆☆☆☆☆,强调科学不仅包括公式及其应用规则□☆☆,而且包括整个传口统□□☆☆。库恩进一步把这种批评展开☆□☆☆,使之更加具体☆☆□☆□。他指出□□☆,库恩的范式就是一口个传统□□□☆,它既含口有容易识别的特点☆□☆,也含有以隐口蔽的方式指导研究的倾向和方法□□☆☆,这些是不为口人所知口的☆☆□□☆,只当和其他传统相对比时才口会被发现□□☆☆。库恩用这个可以称为“行动中的口理口论”(a theory in action)的复杂和精巧得多的概念□□□☆□,来代替向来支配科学哲学中讨论的没精打彩的“理论”概念□□□☆,这是很大的口口进口步☆☆☆。按照费耶阿本口德的看法☆□☆,一切传统都是历史传口统☆□□□□,这一口点维特根斯坦已经弄得很明确☆□□☆☆。但我们能够把经验的传统(empirical traditions)和理论传统(theoretical traditions)加以区别□☆□☆□。理论传统企图用带有抽象概念和概念之间的抽象关系的抽象模型来代替它们的成员所使用的口似直觉的和仅仅部分地标准化的方法☆☆☆。人们相信人心的发明最终将取代我们一切已知和未知的☆□☆☆、明显和隐藏的适应能力□☆☆,包括情绪和常识□☆☆,所以整个的创造工作能够仅仅在人类理性基础上重新建立☆☆□。较有批判眼光的理性之友则承认这样一种全部取代是决不可能的;他们认识到理性顶多能够改造我们的自然环境和社会口环境的一小部分☆☆□,而且这样一种改造将仅仅部分地符合它的要求☆☆□。但他们仍然敦促我们在任何可口能情况下应用抽象思口维□□□☆☆。经验传统的维护者则否认这样一种方法的普遍适用☆☆□,他们断定为了道德的及经验的理由有些领域能够但不应当引进理论传统□□☆。在这些领域口中☆□☆,理性顶多能够作为生活的工具起作用☆□□☆☆,不能用它来决定人生的基本轮廓☆□☆☆,赞成理论传统的理性主义者和经验传统维护者之间的争论贯串着自古口至今的整个思想史□□☆☆。费耶阿本德还指出关于历史口传统的以下简单的基本事实☆☆□。(1)经验传统和理论传统两者都有自己的规律☆□□、对象☆□□、研究方法和口有口关的哲学☆□□□☆,本身都是一口个传统□☆☆。理性主义者并非在混乱和无知口的地方引进秩序□□☆,却是引进了和历史传统的秩序和方法不同的一种由特殊方法来确立的特殊秩序☆☆□☆□。(2)理论传统的方法在天文学和数学这样的领域中很有成口果☆□☆☆。希腊天文学家遵从柏拉图关于构造抽象模型的建议获得超乎意料的成功☆☆□。但成功是不能够预见的☆□□□☆,而且它并不立即导致较之建立于不同的和更富经验性的原则上的巴比伦天文学家的观测更准确的预测数值□☆□☆。口☆口口☆口(3)理论方法在其自身内部以及在其克服象医学这样的经验传统时都遇到严重的困难□☆□☆☆。内在的困难是众口所周知的:巴曼尼德和芝诺的悖论☆☆□☆、无理口口数的发现□□☆□、语义悖论□□☆、口☆口口☆口感性口-理性问题□☆☆☆□、心-身问口口口题口等等☆☆□。因此有些哲学家和数学家建议甚至在数学的中心部分也回到较富经验性的传统(布劳威[b口rower]☆□☆、维特根斯口口坦□☆□☆、波利亚[polya]等)☆□□☆□。(4)理论方法的外部困口难表现在:科学医学和象美洲印第安人医学□□☆☆、草药学☆□□☆□、针灸等等之间口口口的争论并未解决□□☆□☆。在这些传统之间作不出口令人满意的口口评价☆☆□□□。我们知道科学医学在特殊领域内取得的治疗效果是其他系统所不易达到的□□☆☆☆。但是☆☆☆□,怎么样进行全面估口量是不清楚的□☆□□☆。例如☆□☆☆☆,并没有证据表明传统医口学的非科学方法的使用不能够结束科学的癌症研究的停滞不前☆□☆。(5)科学史给我们提供一个明显的悖论□☆□。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和数学是口理口论学科□□□☆。它们是当希腊理论传统取代巴比伦人和埃及人的经验传统时兴起的☆☆□。但有趣的口是:在起初的口抽象步骤之后□☆☆☆,这些学科成为经验的(历史的)传统□□☆。尽管使用抽象概念和方法□□☆,却是以常常和它们的抽象定义相冲突的直觉方式来使用的☆☆□□。这是最近在给予科口学变化以“合理的”说明的一切努力都归于失败之后才认识到的☆□□。只有把学科中所包含的抽象概念转变为不是由规则(除局部地以外)而是由一个历史传统授予其实践者的机智和直觉来指导的概念☆□□☆,这些学口科才能变成复杂的和成功的:“严格地说☆☆□,一切口科学都是精神科学(geisteswi口ssenschaften)□□□☆☆。”[2]

  费口耶阿本德以其广博的知识☆□□、从思想口史的整个发展轮廓来论证科学并不优于非科口学☆☆□□,理论传统并不优于经验传统□□☆。特别是在科学哲学和研究的哲学口(philosophy of research)中☆☆□□☆,他把理论传统及其相应的方法和经验传统加以比口较□□☆☆□,试图口表明在这个领域内经验传统之转变为理论传统标志着“科学哲学的衰败”☆□☆□☆。费耶阿本德指口出☆□□☆☆,14世纪兴起了新的历史传统:手艺人□□☆☆□、美术家和水手的经验传统□☆□□,航海家的地理发现和手艺人的各种发明及其后果导致人们对知识的新口看法☆□☆,相信可以不依靠传统的知识保护人和不口理会学校的标准而获得真理☆☆☆。一个手艺人说:“我通过实践证明许多哲学家(甚至最古的和最著名的)的理论在许多点上都是错误的□☆☆☆。任何口人只要不怕麻烦到我们的作坊来看看☆□□☆☆,在两口小时内就能够证实这一点□☆□。”(〔2〕☆□□□,第16页)这些发现家和口发明家并没有明显地表述出口来的标准口方法□☆□,他们的观点部分地是直觉的☆☆☆,部分地口决定于他们的职业□☆□☆☆。他们并不排口斥权威□☆□☆□,更重视口经验□□☆☆□。所谓经验就口是内行应付环境的发展着的能力;它使用口航海口家☆□☆、手艺人□☆□□、美术家的受训练的眼睛和熟练的手☆□☆☆☆,并随他口的技巧的发展而发展□□□。他们口对权威□☆☆□、经验和知识之间的关系是以下述方式看待并受下列规则指导的☆□☆。(1)阅读别人关于这个问题所说的□☆☆,口☆口口☆口但不要太相信他们☆□☆。尊重前人□☆□☆,但不口口要做他们的奴隶□☆□。(2)适当口口重视你的行业的口经口验□☆☆☆,使用这口个行业所积累的知识和你掌握的技能口去解决问题☆☆□□□。但不要满足于这种知识和这些技能☆☆□□,要试图口口改进☆□☆□。(3)作出根据(1)和(2)似乎可靠的判断☆☆□,因为只有它们包含关于事物的知识☆□☆☆☆。注意这些规则的不严格的非形式的性质□☆□☆□。例如口规则(3)并不假定归纳逻辑或“知识”和“经验”之间的任口口何其他形式口口的或可口形式化的关口系□☆☆。它倒假定有已经学会掌握某一历史传统□□☆☆、知道怎样在具体情况下作出似乎可靠的假说的人们□□☆☆□,并劝告他们用这个能力去构造知识☆□□。这种规则口是正在兴起的新历史传统的反映□□☆☆。它们甚至也符合后代的更精致得多口的方法☆□☆。这种实用的和高度成功的科学研究的哲学不久便被修改而口几乎完全为理论传统及其相应的方法论所取代☆☆☆□。结果出口现了伴随科学直到今天的“科学方口口法的理论”或“科学合口理性的理口论”☆□☆☆,这些理论使口我们对口科学的理解产生混乱☆□□☆□,有时还干扰科学口本口口身的业口务☆☆☆。下列规则就是这些方法论观点的一个例子(还有不同的思想体系所主张的许多其他规则):(1)消除成见□☆□☆☆。(2)口注意经口验□□☆□☆,并且(3)使你口的口思想同经验一致☆□☆☆,或者由经验导出这些思想□□□☆。这些规则表面上口和上述实用规则类似□☆□□☆,实则大有差别☆□□☆。例如规口则(1)劝口告我们不口要太相信权威☆□☆☆,而规则(1)则要求把权口威去掉☆☆□□□。规则(2)利用一口个人所掌握的全部知识和技能☆☆☆☆,而规则(2)的“经验”则是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哲学幼想☆□☆□、消除口掉一切技能☆☆☆☆□、一切资料□□□☆☆、一切原口有知识而炮制的□☆☆□□。规则(3)劝告研究者使他的猜测适应于观念☆☆□、假设☆□□☆、甚至于无意口识的反应的整个背景□☆□,所要求口的那种适应决定于特定传统中口固有的“机智”所掌握的周围情况□□☆☆□,规则(3)则引进一些抽象的关系□☆☆□☆、“逻辑”□□☆☆,并且准备按照这些关系所规定口的方式仅仅接口受能够同规口则(2)的抽象证据相联系的那些思想□☆☆☆□。费耶阿本德指出□☆□,此后的口发展就是对规则(1)到(3)进行抽象的批评□□☆□。人们试图寻找不再面临休口谟的反对☆☆□☆☆、却符合于逻辑规律口的新规则和标准□□□☆,知识口论变成越来越脱离科学实践□☆□,但它的方法的不断增加的技术性和准科学的专门术语造成一种进步和精益求精的印象□□☆☆☆。费耶阿本德认为从口古典经验论的牛顿科学哲学开始直到逻辑经验主义口和波普学派就是这样一种发展过程☆□☆□。19世纪穆勒在他的《论自由》中引进理论增殖(这是牛顿所禁止的)□☆☆□☆,黑格尔发口展了概念变化的理论□□☆□☆,并且批评牛顿由事实“导出”引力定律的著口名口主张□□☆□。穆勒和黑格尔都使合理性标准和方法口论规则受研究的前口进过程所支配□☆☆,并且恢复了构成规则(1)到(3)的基本观口点☆□☆。另一方面科学家也努力使自己摆脱一种哲学方法的束缚☆☆□。麦克斯韦□☆☆□、赫尔口姆口霍兹□□☆、赫兹☆□☆□、玻尔兹曼☆□□☆☆、马赫和口口迪昂都赞成由过去研究的范例所指导的方法论多元口主义☆☆☆□,而反对超越研究的标准□☆□。费耶阿本德强调方法论多元主义同关于物理实在的思想的多元主义相符口合□□□☆。但当科学哲学在逻辑经验主义者手里终于变成有特殊的口口标准和它自己的形式逻辑的专门学科☆☆☆□,辉煌灿烂的思想增殖便告口结束了□☆□☆☆。波普同逻辑经验主义者同出一辙□☆☆□,根源在于波普的口这个观点:认识论必须提供使我们能够把经验科学陈述同形而上学陈述区分开的一个严格的普遍的标准☆☆□□。于是口理论传统和经验传统之间的旧争论再度出现:但现在科学是被曲解的经验口传统☆□☆□□,而科学哲学则是进行曲解的理论传统□□□。费耶阿本德认为正是普兰尼(polanyi)和库恩恢复了科学的本来面目☆□☆□,使科学哲学起死口回生□☆☆□。按照库恩的看法□□□,科学是一个历史传统(即上文说的经验传统)☆□☆□,它不屈服于外部的规则☆☆□□☆。指导科学的规则并不总是被人口明确知道口的☆☆☆□,并且口随时代而变化□□☆☆。理解一个时代的科学好比理解艺术风格不同的时代□☆☆□□,每一时代有明显的统一性☆□□☆□,但不能够用几口个简单的规则来概括□☆☆☆,指导它的规则必须通过口周密详细的历史研究去寻找☆□☆☆□。因此这种统口口一性或“范式”的一般观念是很贫乏的□☆☆,它只口提出一个问题而非提供口解答:以不断变化的具体历史内容来填充一个灵活的但不明确的构架☆☆□。这个概念也不是精确口的□☆□□,不象一个理论传统的口各部分有共同的某些基本口概念☆□□□□,历史传统的各部分却口只由口模糊的相似性联口系起来☆□☆□。所以关于范式不口可能有普遍的准确的陈述☆□☆□☆。普兰尼和库恩都作出这个惊人的断定:即使最抽象的科学也是这个意义上的历史传统□□☆,这是费耶阿本德完全口赞同的☆□☆。依他看☆☆□□,科学口决不服从□□☆、也决不能强使它服从固定的脱离口研究实践的标准□□□☆。科学标准受研口究过程的支配☆☆□,正如科学理论受其支配一样;它们并不从外面来指导这个研究过程☆□□。因此试图借助于超越研究的标准和方口法论来理解科学并使科学驯服的科学哲学家失败了:我们现时代最重要的和最有势力的制度之一☆☆☆□☆,即科学□□☆☆□,远远超出大多数当代理性主义者所解释的“理性”的狭隘口范围☆□☆☆☆,它并不受口这个“理性”的束缚和口限制□☆☆□。应当指出:费耶口阿本德所口反对的是理性主口义及其对理性的狭隘解释☆☆□□,却并不反对人的理口性本身☆□☆,正如他自己指出的那样:他所反对口口口的并不是科学□□☆☆,而是以科学的口名义来扼杀文化的意识形态☆☆□□☆。

  参考文献[1]mary hesse,"scienc口e and objectivity",in h口abermas:cri-tic口al debates,macnillan,1982,p.98[2]口费耶阿本德:哲学论文集第二卷□☆☆□,《经验主口义问题》□☆□☆,剑桥口大学出版社□☆□☆,1981☆☆□☆□,第12页☆□□□。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费耶阿本德的科学哲学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