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哲学的哲学思考的论文口☆口口☆口

  对中国哲学的哲学思考的论文靠个人的道德学问提升☆□☆,求得口一口个个人的"孔颜乐处"或者可能;但是光靠着个人的道德学间的口提高☆□☆□,把一切社会政治问题都寄托在"修身"上□☆□☆,是不可能口使社会政治成为合口理的客观有效的口理想社会口政治的□□□☆□。 把中国传统哲口学作为口对象进行哲学思考☆☆□,是我十多年研究的课题☆☆☆,有关论文除了少数口几篇□□☆□,大多收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释》(中国和平出版社1988年版)□☆□□、《儒道释与内在超越问题》(《口江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口和即将编成的《转型时期的中国文化发展》之中□□☆。我所以对这口个问题有兴趣□□□,是由于1949年以来在中国大陆往往把中国哲学的研究作为政治斗争工具☆□□☆☆,或者放在一种意识形态的框架中来考察☆☆☆□☆。有鉴于此□□☆□,十多年来我在批评了这种口教条式的研究的同时□□□□,尝试着对中国传统哲学作哲学口的思考☆□□,希望对它进行哲学的分析□□☆,以便使之在现代社会中有所发展☆□□,而能成为一种有现代意义的活的哲学□☆☆☆。在这里我想对十多年来的研究作一总结□□□,把我思考的司题系统化☆□□,以便我自己今后再进一步研究和得到问行们的批评与口指正□□☆。 对中国传统哲学作哲学口的思考□☆□,首先我口们就会遇到一个口问题:什么是中国传统哲口学□□☆□☆?这是一个很难回口答的问题□☆□☆。我想口至少有两个难题:一是在中国哲学发展的历史中有许口多不同派的哲学□☆□□☆,儒家从孔孟到程口朱陆王当然属于中国传统哲学☆☆□□□,道家从老庄到嵇康☆☆□□、阮籍自然也包括在中国传统哲口学之内☆□□,还有道教哲学;中国化的佛教如禅宗等口都应是中国传统哲学的一部分☆☆□。要在这样多的不同口哲学派别之中找到他口们的共口盯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wWW.11665.Co口M第二个口难口题是□☆☆□,我们对中国传统哲学给出一种说法□□☆,一定会有各种不同意见□☆☆□□,这本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很难口有一口致口口的看口口法□□□☆☆。那么口是不是说这个问题根本无法进行研究呢□☆☆?我想口也不是的□□☆□。我们可以提口出对中国传统哲学不同的哲学思考□☆☆,正是这样才能使中国口传统哲学作为一个大体系来作哲学的思考☆☆☆,请大家口讨口口论□☆☆□□。 关于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念 一个哲学体系必然由一套概念(范畴)☆□☆□□、判断(命题)和口由口一系列推理组成的体系□□□□。也就是说□□□,在一个哲学体系总是有其一口套口概念☆□☆,井由概念口与概念之间口的联系构成若干基本命题□☆□,经过推理的作用而有一套理论□□☆□☆。从西方哲学史的观点看□☆□,中国传统哲学似乎没有完整的概念体系☆☆□□□。这个看法是有一定根据的☆☆□。中国古代哲学家没有像亚里士多德那样有他的《范畴口篇》□□☆,也没有像康德那样提出与人的认识有关的原则或者说构成经验条件的十二范畴☆☆☆☆。但我们却口也不能说中国传口统哲学没有一套特殊的概念和范畴(按:范畴是指一哲学体系的基本概念)□□☆。先秦口口各家哲学都有它们的特殊概念☆☆☆□□。而且后来还有一些专门分析概念的书□☆□,如汉朝的《白虎通义》□□☆、宋朝口陈淳的《北溪字义》☆☆□、清朝戴震的《孟子字义疏正》等等□☆□☆□,其实在对先秦经典的注疏中也包含对哲学概念的分析☆☆☆□。佛教和道教也都有其解释口他们专用哲学概念的著作☆□☆□☆,如《翻口译名义记》☆☆☆□☆、《道口教义枢》等等☆□□。不过我们口也可以看到□☆□□☆,在中国传统哲学中确实没有像西方哲学家那样有他们比较严密的概念体系□☆☆。这是什口么原因造成的呢☆□□?我认为☆□□,这或者由于中国古代哲学家没有自觉到应该建立一套自己的口概念体系□☆☆☆,因为中国古代哲学家并不重视对自己的思想作分析;同时中国口古代哲学家也井不认为有建立概念体系的必要□☆☆□☆。中国传统口哲学的主题是追求一种人生境界☆☆□□□,而不是追求知识的体口系化☆☆☆□☆。现在我们要对中国传统哲学作一总体上的哲学思考☆☆☆,就有必要根据中国传统哲学中固有的概念来为它建构一个概念体系□☆☆□☆,于是我在1981年写了《论中国传统哲学范畴体系的诸问题》一文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1981年第五期□☆□☆☆,后又在《郭象与魏晋玄学》一书中对此文作了若干补充☆☆☆□□。当时我写此文的直接目的是为了破除1949年来中国哲学史界受苏联哲学教科书把古今中外的哲口学家统统都纳入唯心与唯物对垒的教条□☆□☆☆,而企图从人类认识史的角度来考察中国哲学的发展☆☆☆□。今天看来这篇文章有许多不足之处□☆□□,但在当时对中国大陆中国哲学史的研究起了一定的作用☆☆□☆。长期以来□☆☆□□,在中国大陆对口中国口古口代哲学家的研究大都停留在唯心与唯物☆☆□□□,反动与进步等等问题上争论不休☆☆□□,较少讨论哲学本身的问题□☆☆。在那篇口文口章中☆☆□☆,我明确地口口提出:"哲学史的研口究最终要解决的问题应该是揭示历史上哲学思想口发展的口逻辑必然性☆☆☆□□。"因此□☆□☆,研究中国哲学必须研究口口口中国哲学的概念☆□□。 那么如何着手研究中国哲学的概口念呢□☆□?我在上述那篇文章中提出可以由以口下口几方面着手:(1)分析概念的涵义□☆☆☆□。一对或一个概念的提出☆□☆,反映着人们对事物认识的水平☆☆☆□,但这个概念或这对概念的涵义是什么则要我们去分析□☆□☆☆。中国古代哲学家提出一个新的口概念往往并无明确定义☆☆☆,或者含糊不清□□☆□,如先秦儒家关于"天"的概念口的涵口义□☆□,孟子和口荀子就很不相同;道家老子和庄子给与"道"这一概念的涵义也多少有点不同□□☆□☆,不弄清古代这些哲学家所使用的概口念的涵义□☆□☆,我们就不可能对他们的哲学作哲学口的考察☆□☆。(2)分析概口念的发展☆☆□。不仅不同哲学家使用的哲学概念的涵义往往不同☆☆☆□,而且各个时代所使用的概念的涵义也不相同□☆☆☆,如"气"这个概念□☆☆□□,从春秋医口口口口口和论"六气"到《管子》和《庄口子》书中讲的"气"☆□☆,经汉口朝口哲学口口家讲的"气"☆□□,一直到口口口张载☆☆□、王夫之讲的"气"等等☆□☆□□,就其口口涵义说口是在发展着的□□□☆。因此☆☆☆☆□,不弄清概念口涵义在历史中的发展□□☆□,我们也不可能认识哲学思想发展的内在逻辑□□□□☆。(3)分析哲学家(或哲学派别)的概念范畴体口系□☆☆。从中国传统哲学看☆□□☆☆,一些比较重要的哲学家在建立他们的哲学体系时□☆□,都要用一系列的口概念范畴□☆□□,因此研究这位哲学家(或这一哲学派别)所使用的概念范畴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对其哲学体系作哲学思考非常重要口的工作□☆☆☆。中国古代哲学家大都没有具体说明他们使用的概念之间的关系☆□□☆☆,这就需要我们来分析他们使用的口概念之间的关系□☆☆□,以便了解其哲学的体系和特点☆☆☆□□。例如王弼哲学中口使用了"有"和"无"□□☆□☆、"一"和"多"□□□☆、"本"和"末"☆□☆☆□、"体"和"用"☆□☆□、"言"和"意"□☆□、"动"和"静"□☆☆、"变"和"常"□□☆、"反本"和"居成"等等口口口口口口一口口口口口系口列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概念☆□☆☆,如果我们不口口弄清它们之间的关系☆□□,那么王口弼哲学就成为一笔糊涂帐☆□☆,看不出他的哲学意义和他对中国哲学的贡献□☆☆。(4)分析不间口哲学概念的种类□☆☆□□。哲学概念有不同的种类☆□□□☆,在中国古代哲学家那里井没有作具体区分□☆☆□☆,而有些概念往往是多义的□□□☆,它可以是实体性概念☆☆☆□□,也可口以是质和量的概念☆□☆□,只有我们把口一个概念口的性质搞清□☆□□☆,才好对口它作出分析☆□☆。我认为☆□□□□,概念至少可分口实体性的□☆☆,或本口体性的☆☆□□,如"天"和"人"☆□□☆、"道"和"器"□☆□、"心"☆☆□□、和"物"☆☆□、"神"和"形"等等;有关口系口口口口性口口口口的□☆□,如"体"和"用"□□□、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本"和"末"□☆☆□、"因"和"果"☆☆□□、"虚"和"实"等等;有属于口口性口质方口口面的☆□☆☆,如"性"和"情"☆□☆□、"阳"和"阴"□□☆☆□、"乾"和"坤"□☆□☆□、"善"和"恶"等等;有些是说口口口口口口口明状口口口态口的☆□□☆□,如"动"和"静"□□☆☆、"消"和"自"☆☆☆☆□、"翕"和"辟"等等;有些口口口是属口口口口于口口质口量口的□□☆,如"一"和"多"☆☆□、"众"和"害"等☆☆☆☆☆。由于口不口问的哲学家口使口用的概念的涵口义不同☆□☆□,同一概念往往属于不同种类☆☆□□,例如王口弼的"无"和郭象的"无"就不口是口属于问口一类□☆☆☆。对中国古代哲学家使用的概口念作出科学的分析☆□☆,它同样对我们对中国哲学作哲学的思考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5)比较中西哲学概念口的不同☆□☆☆。严格地说☆☆□□□,对中西哲学概念是很难作比较的□□□☆□,但要互相了解□☆□□,又不得不作比较□□☆,不得不通过翻口译□☆□,这就兔不了发生"误读"☆□□。例如王口口弼的"无"是不能了解为"non一being"□☆□☆,而它恰口口恰口是(bei口ng)□□☆,因为王口弼哲学讲"以无为本"□☆□□,所以把"无"译为(subst口口an口ce)或者口相近☆☆□□☆。 因此□□□□,我们不口应用西方哲学的概念去套中国哲学的概念□☆☆。我们只能在对中西哲学概念的涵义作出具体的比较分析中□□☆□,以揭示中国哲学不间于西方哲学的挎点□☆☆□,这样口我们才可以避免□☆□,"削足适履"☆□□□,而使口我口们可以对中国哲口学作较为合乎口实口际的哲口学思考☆□☆☆。 对中国传统哲学作上述各个方面的分析虽然也很难□□☆,但相对地说大体还可以做到□☆□,但如果我们要为中国哲学建构一概念体系那就困难得多了☆□□☆。因为我们从总体上为中国哲口学建构一概念体系☆□□☆,这个体系当然应是中国传统哲学所可能有的☆☆☆,这又是口一口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而且□☆□☆☆,我们确也可以口从各种角口度来为中国传统哲学建构口适当的口概口口念体系☆□□☆,如我在那篇《论中国传统哲学范畴体系口的诸问题》就是一种尝试□□☆☆☆。它是口从存在的本源□☆☆、存在的形口式☆☆□、人们对存在的认识三个方面来建构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念体系的□☆□,这样一种建构口的思考方式大体上仍反口映口了1949年以来口哲学教科书的某些影响□□□。现在我想☆☆□□,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口度来考虑中国传统哲学口的概念体系问题□☆☆□。如果口我们从"真"☆☆☆、"善"□☆☆☆、"美"这样一个角度口来考虑建构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口念体系或者更有意义☆☆☆☆。 照我看□☆☆□,在中口国传口口统哲口学中□☆□,"天"(天口口道)和"人"(人道)口口是一对最基本的口概念☆☆☆☆□,它是关于宇口宙人生的最基本的概念□☆☆,它属于"真"的问题;由"天"☆□☆□□、"人"这对口概念口口口可口以口推口演出"知"和"行"这对概口口口念口口来☆□□☆☆,它应属于"善"的问题;由"天"□□□☆☆、"人"这对口概口口念口还可口以口口推口演出"情"和"景"这对口概口念口口来☆□□,它应属于"美"的问题□☆□☆。同时□□☆☆☆,我们口还可以看口到口口属于"天"和"人"概念系口列的口有"自然"与"名教"□□□☆☆、"天理"与"人欲"☆☆□□、"理"和"事"等等☆☆☆□□,而说口口明这对口概念关系和状口口态的概口念口口口可以有"无"与"有"□□☆□、"体"和"用"☆□☆、"一"和"多""动"和"静"□☆☆□□、"本"和"末"等等☆□□☆□。属于"知"和"行"概念口口口口系口列口口的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有"能"和"所"□□☆☆☆、"良知"和"良能"□☆☆、"已发"和"未发"□☆□□、"性"和"情"等等□☆☆□。属于"情"和"景"概念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系列口口口口口口的口有"虚"和"实"☆□☆☆□、"言"和"意"☆☆□□、"隐"和"秀"☆□☆□、"神韵"和"风骨"☆☆☆、"言志"和"缘情"等等☆□□□。当然☆☆□,在这口口口口三套概念口口口口系口列口口之口口中也存口口口口口在口着口口口口口交叉☆□☆□,例如□□☆□,"虚"和"实"也可以列口口人☆□☆□☆、"天"和"人"这对口系口口列之口中□☆□☆。而说明概念的关系和状态的概念往往又都和这三个不同概念系列有口关☆□☆□。如果口我们把"天"和"人"这对概念看口作是中国传统哲学最基本的概念□□☆,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天人关系是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问题□□□☆□,从而就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摆脱长期以来把"思维对存口在"的二分相对立关系作为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问题的教条☆□□☆,而能根据中国哲学的实际来考察中国传统哲学了☆☆□。这里我并不认为□☆□,我这样建构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念体系是唯一合理的□□□,不过它总是不失为一种口较为合理的和较为有意义的一种尝试☆□☆☆☆。

   关于中国传统哲学的命题 如果我们认为上述对中国传统哲学概念体系的建构是一种合理的有意义的建构□☆□,那么我们就可以由上述三对基本概念构成三个基本命题:这就是"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口个口基本命题口正是口中国传口口口口统口哲学口对"真"☆☆□□□、"善"☆□☆□□、"美"的表述□□□☆☆。 1983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口尔召口开的第十七口届口世界口哲学大会□□☆,这次会口议口特设了"中国哲学圆桌口会口议"☆□□☆□,我在这个圆桌会议上有个发口言☆☆☆□□,题为《儒家哲学第三期发展可能性的探讨》□□□。我把先秦儒学看作是儒学的第一期;在外来印度佛教冲击后建立的宋明理学(即新儒学)为儒学发展的第二期;儒学的第三期发口展是指在口西方思想冲击下的现代新儒学□☆☆□,它是由口熊十力□□☆、梁漱溟创立☆□□☆,经唐君毅□☆□、牟宗三口等人口发展的现代新儒学☆□□☆。1983年☆☆☆☆,我在美国哈佛口口大学作研口究□☆□☆,刚刚开始了解一点现代新儒学□□☆,当时我总觉得牟宗三等先生夸大了儒学的现代意义☆□□☆☆,又有意无意地用西方哲学的框架来套中国哲学□☆☆□☆。由于从五四运动以来□☆☆☆,"民主与科学"已成为人口们所追口求的目标☆□☆□,因此现代新儒学的代表们把很大口力量花在论证"内圣"之学可以开出适合现代民主政治要求的"外王"之道来☆□☆,以维护中国传口统口哲学中的"内圣外王之口道"的格局□□☆☆,同时口又在论证"心性"之学经过"良知口的缺陷"可以开出口科学的认知系统□☆□☆☆,以便使中国哲学也有一个可以与西方哲学并立的知识论体系☆□☆☆。可是我认为□□☆□,我们似乎不必由这条路子来考口虑中国哲学的价值和意义□☆□。因此我想□☆☆☆☆,也许口可以找另外的路子来考虑中国哲学的价值和意义☆☆□☆。于是我在圆桌口会议上提出☆□☆☆☆,儒家第三期发展可以从"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上来探讨□□☆☆□,在刘口述先兄《蒙特利尔世界哲学会议口口口纪行》有一段记述我当时发言的情形说:"会议的最高潮是由北大口汤一介教授用中文发言☆☆□☆□,探讨当前第三期儒学发展的可能性□□☆□☆,由杜维明教口授担任翻译□☆□。汤一口介认为儒口学的心理念如天人合口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在现代口都没有失去口意义□□☆,口☆口口☆口理应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的可能性☆□☆□□。这一番发言虽口然因为通过翻译的缘故而占的时间特长☆□☆□,但出乎意料的清新立论通过实感的方式表达出来□☆□☆☆,紧紧地扣住了观众的口心弦□☆☆☆☆,讲完之后全口场掌声雷口动□☆☆□,历久不息☆☆□。"1984年我把上述发言加以补充□☆☆□□,以题《论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真善口美口问题》发表于这年《中国社会科学》第四期上☆□□,后来又加以补充□☆☆,以题为《从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命题看中国传统哲学的特点》收入《儒道释与内在超越》一书中☆☆☆□☆。 在我的论文中☆☆☆□☆,不仅认为"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是儒口口口家口哲口口学的口基本命题□☆□☆,而且也是道家甚至中国化的佛教(如禅宗)思想的基本命题□□☆□。所谓"天人合一"□□☆□,它的口意义口在口口于口解决"人"和整个宇宙的关口系问题☆□☆□,也就是探求世界的统一性的问口题☆□□□☆。在中国传统哲学中重要的哲学家都讨论了这个问题□☆☆,而且许多古代哲学家口都明确地说:哲学口就是讨口论天人关系的学问☆☆□□☆。"知行合一"是要求解决口人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应口如何认识自己☆□☆☆□、要求自己□☆□☆,以及应口如何口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之口间的关系的问题☆☆□☆□,这就是关乎人类社会的道口德标准和认识原则的问题□□☆。"情景合一"是要口求解决在文学艺术创口作口中"人"和其创作口物之间的关系问题□☆□☆,它涉及口文学艺术的创作口和欣赏等各个方面☆□☆☆。但是☆☆☆,"天人合一"是中国口哲学的最口口根本的命题☆☆□,它最能表现中国哲学的持点□□☆□□,它是以人为主体的宇宙口总体统口一的发展观□☆☆☆,因此"知行合一"和"情景合一"是由"天人合一"这个口根本口命题口派生出来口口的☆☆□☆□。这是因为☆☆☆□□,"知行合一"无非是口要使人们既要口知"天(道)"和"人(道)"以及"天"与"人"之合一□□☆,又要口在口生活口中口实口践"天(道)"和"人(道)"以及追求"天人合一"之境界□□☆。"人(道)"本于"天(道)"□☆☆□,所以知"天(道)"和行"天(道)"也就口必口口然能口尽"人(道)"□☆□☆。人要口知口和行"天(道)"☆□□,这就不仅口是个认识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个道德实践问口题□☆☆。人要口知和行"天(道)"☆□□□□,就必须和"天(道)"认同□☆☆,"同于天"□□□☆□,这就是说口口口必须口口口口承认"人"和"天"是相通的☆☆□,因此"知行合一"要以"天人合一"为前提☆□☆。"情景合一"无非口口是口口要使口口口人们以其思想感情再口现天地造化之功□□☆☆□,正如庄子说:"圣人者☆☆□,原天地口之美而达万口物之理"□☆□,这就是说"情景合一"也要以"天人合一"为根据☆□☆□。 "天"与"人"是中国传口统口哲口学中口最基本的概念□□☆☆,"天人合一"是中国传统哲口学的最基本口的命口题☆☆□☆,在中国历史上许多哲学家都以讨论"天"☆☆□□、"人"关系口口为己任☆□☆□。汉朝的司马迁说他的《史记》是一部"究天口人口口之际"的书;儒家口的口董仲舒答汉武帝策问时说☆□☆□,他讲的是"天人相与之口际"的学问;扬雄也说:"圣人口存口口神口索至☆☆☆☆□,成天下之大顺□☆☆,至天下之大利□□☆,和同天人之际□□☆☆☆,使之无间也□□☆。"以道家老庄思想为骨架的口魏晋玄学□☆☆□,其创始人之一何晏说另一创始者王弼是"始可与言天人之口际"的哲学家□□☆☆□。中国道教茅山宗的真正创始者陶弘景说只有另外一位道教大师顾欢了解他心里所得是"天人之际"的问题□☆□☆□。佛教口传人中国后也口口不得不受此思想口之影响☆☆☆□□。西晋时口著名僧人竺法护译《口正法华经·受决品》中有一句:"天见人☆□□,人见天□☆□□□。"后鸠摩罗口什口再释此经□☆□,译到口此处时说:"此语与西口语语口同□□☆□☆,而在口口言过口质☆☆☆。"僧取说:"将非天口口口口人交接☆□□☆,两得相见☆□☆。"什喜日:"实然"□☆☆□。唐朝的口刘禹锡批评柳宗元的《天说》中的"自然之说"□☆□、"文信美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盖有口激而云□□☆□☆,非所以尽天人之际"☆☆□☆☆。宋朝的哲学家邵雍说得更明白:"学不口口际口天人☆□□,不足以谓之口口学□☆☆□,"王夫之说:"自汉以后☆☆☆,皆涉口口猎故迹□□☆,而不口知圣学口为人道之本□☆☆□,然濂溪周子首为《太极图说》以究天人合一之源☆□□☆□。"可见天人关系问题口始终被中国口哲学家视为最口重要的哲学问题□□☆☆☆,而由它派生的口知行关系和情景关系问题也就成为中国传统哲学中的重要问题了□☆☆。那么中口国传统口哲学关于"真"☆□□、"善"☆☆☆☆□、"美"的问题口为什么口口口迫口求这三口个"合一"呢□☆☆☆☆?我认为☆☆☆□□,中国口传统哲学或者与口西方哲学不同☆☆□☆□,它并不偏重于对外在世界认知的追求□□□,而是偏重于人自身价值的探求☆☆☆□☆。由于"人"和"天"是统口口一口的口整体☆☆□☆□,而在宇宙中只有人才能体现"天道"□☆☆、"人"是天口地的核口口心□☆□,所以"人"的内在价值就是超越性"天道"的价值□☆☆。因此□☆☆,我们口可以说中国传统哲口学口的基本口精神就是教人如何"做人"□☆□□。"做人"对自己应有个口要口口口求□□□□,要有一个理想的"真"□□☆☆、""善"□□☆、"美"的境界☆□□☆☆,达到了"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的真☆☆□☆☆、善□□☆□☆、美境口口口口界的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人就口是口圣口口人☆☆□□□。中国传统哲学如果说有其独特的价值也就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做人"的道理□☆☆□☆。它把"人"(一个特定关系中口的口口人)作为自然和社会的核心☆☆□☆□,因此加口重了人的责任感□☆☆□。在中国古代的圣贤们看口来□□□☆☆,"做人"是最不容易的☆□□□,做到与自然☆□□☆、社会□☆□、他入以及自我身心口内外的和谐就更加困难☆☆☆□□。这种"做人"的学问就口口是孔子所提倡的"为己之学"☆□□□,也就口口是张载所追求的"为天地口口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人生境界☆☆□。这种"做人"的道理表现在口道家的口思想中就口是"顺应自然"☆□□☆、"自然无为"☆☆□□☆,正如老子引古口圣人口口的话口所口说"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也像口庄子所口向往口口口口口的"至人无己□☆☆□☆,圣人无名□☆☆,神入无功"那样□☆☆□。中因化的口佛教禅宗要求口人们"无念"□☆□□、"无住"☆□☆、"无相"□□□☆,以达到"识心见性"☆☆□□□、"见性成佛"的境界□☆☆☆。 这口口就口口口口是口说□□☆□□,中国传统哲学的儒□□☆☆、道□☆☆☆□、释都是为了口教人如何"做人"☆☆□、提高人的精口口神口境界的学问□☆□。如果我们给中国传统哲学一个现代意义的定位☆☆□☆,了解它的真价值所在□□☆,我认为它正在于此☆☆☆☆。因此□□□☆☆,我在另一篇文章《再论中国传统哲学的真善美口问题口》(刊于《中国社会科学》1990年第3期和台湾《哲学与文化》1989年10月号口)把孔子□☆□☆□、老子□□□、庄子和德口国康德□☆☆□、谢林□□☆□□、黑格尔三口大哲口学家加以对比□□☆☆,提出了孔口口口子□□☆□☆、老子☆□☆☆、庄子虽然在价值上对"真"□□□☆、"善"□☆☆、"美"的看法口口口口不同□□☆□□,但他们对"真"☆□☆☆、"善"☆□□☆☆、"美"的追求都口口是口口口为了提高人的口精口口神境界;而德国三大口哲学家口讨论"真"☆□☆☆、"善"□□☆☆□、"美"则属口口于知识口系口口统方面口口口口的问题□☆□□。我在口上述那篇文章中说:"孔子的哲学和康德的哲学从价值论上看确有相似之处□☆□□□,但是他们建构哲学体系的目标则是不相同的☆☆☆□□。孔子无非是以此建构他的一套人生哲学的形态□□□☆,而康德则是要求建立一完满的知识理论体系☆☆☆□。这也许可以视为中西哲学的一点不同吧"□□☆☆,"中国传统哲学所注重的是口追求一种真□□☆☆、善□☆☆☆☆、美的境界☆□☆□,而西方哲学则注重在建立一种口论口证口口真☆□☆□、善☆☆□、美的价值的思想体口口系□□☆☆☆。前者口可以口说口是追求一种☆□□□☆,觉悟"而后者则是对知识的探讨□☆☆☆□。" 在口中口国传统哲学口中"天人含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是和其"体用一源"的思口口维口模口口式有密口切口关口口系□□☆□。我们知道在中口国传统哲口学中"体"和"用"是一对口非常口重要的概念□□□☆□,不过它不是一口对实口口体性概念□☆□☆,而是有关关系性的概念☆□□☆□。"体"是指超越口性的"本体"或内在性口的精神本口质☆☆☆,"用"是指"体"的功用☆☆□。"体"和"用"是统一的☆□☆☆,程颢说"体用一源☆☆□,显微无间"□☆□☆□,就是口口口口最口明口确地表口达口口了"体"和"用"之间口的关口系□□□。从思维模式口上看☆□□☆□,"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正是"体用一源"这样思维口口口口口模口式的口体口口口口现□☆☆☆☆。所以"合一"的思想是口中国口传统哲学的特色□□☆。 从以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由"天人合一"及其口派口口口生的"知行合一"□☆□☆☆、"情景合一"☆☆☆□,以及由口口这些基口本命题所口表现的口口思维模式"体用一源"☆☆☆□□,可以引发口出中口国传统哲学的三套相互联系的基本口理论来☆□□☆,这就是"普遍和口口口谐观念"☆☆□☆□、"内在超越口口精口口神"□☆☆□、"内圣外王之口道"☆□□☆☆。这三套理论是从三个方面来表现中口国传统哲学的理论:"普遍和谐口观口念"是中国哲学的宇宙人生论;"内在超越精神"是中国哲学的境口界修养论;"内圣口外口王之道"是中国哲学的政治教化论□□☆。这三套理论就构成了中国传统哲学的理论口体系□□□☆☆。从这三口套理论□☆☆□□,我们不仅可以看出中国传统哲学的价值□□☆□,同样也可以认识到中国传统哲学的问题所在☆□☆☆。 关于中国传统哲口学的理论体系 我之所以要为中国传统哲学口建构一理论体系☆☆□☆,目的就是要揭示它不同于西方哲学的恃殊哲学意义☆☆☆。我们知道□☆☆☆,自第二次世界大口战结束以后□☆☆□,由于殖民体系的瓦解☆☆□□,因而也使得文化上的"西方口中心论"开始动摇了☆□☆,世界文化的发展从总体上口看☆☆☆☆□,呈现出在全球意识口下多元化口发展的总趋势□☆□□。这就是说□□☆□☆,各个不同民族的文化都是在面对现时代存在的共间问题的形势下□□□□☆,吸收其他民族的文化来发展自己本民族的文化□☆□☆。如果我们离开了世界文化口发展的总趋势来口探讨我们自己文化的发展问题☆☆□,那么势必游离口于世界文化发展的大潮之外☆☆□☆□,而不口能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作出积极口的贡献□□☆☆□。当然☆☆□□,如果我们不能在面对现今世界文化发展的总趋势中发挥我们本民族文化的特长□□□☆☆,而去完全模仿其他民族的文化☆☆□□□,那么我们的文化只能是他邦文口化口的赝品□□☆□,同样不能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因此□□☆□,在全球意识下充分发展我们民族文化的特长是十分重要的□☆□。哲学是文化的核心□☆□□,对中国传统哲口学作哲学的思考□☆□☆☆,分析其理口论体系□☆□☆,以便我们对自身文化如何发展有个清醒的认识□□□,这是中华民族继往开口来所要求的□☆□。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中国哲学的哲学思考的论文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