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梁优秀军事思想探轶口☆口口☆口

  李成梁优秀军事思想探轶

  修文强

  (东北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吉林长口春130024)

  摘要:李成梁是明朝后期辽东口地区著名的军事将领□☆☆,镇守辽东30年期间□☆☆□□,先后十次口奏大捷□□☆,在当时有“南戚北李”之说☆☆☆□☆。在历史文献中☆☆☆☆,我们很少发现李成梁关于军事的相关著作和谈话□☆☆,但以《明史》为口主☆☆□☆□,综合其他口文献资料☆□☆,仍然可以探口轶李成梁的军事思想☆☆□☆。李成梁口军事思想中的优秀口部分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对于当下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教育期刊网 ht口tp://www.jyq口k口w.com口关键词:李成梁;军事思想;军事将领;主动防御口思想

  中图分类号:K248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口号:1671—1580(2014)05—0143—02

  收稿日期:2013—11—25

  作者简介:修文强(口1989— 口)☆☆□☆□,男□☆☆,辽宁朝阳口口人☆□□。东北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东北文献□☆☆☆□。

  李成梁□☆□□,字汝契☆☆☆□☆,号引城□☆☆□,辽东铁岭(今辽宁口口铁岭)口口口口口人☆☆□,生于明嘉靖五年(1526年)□☆□□□,卒于口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享年90岁☆☆□。

  李成梁初到辽东上任时□□□,局势危机四伏☆□☆□☆。前期主要威胁来自于与辽东接壤的蒙古诸部☆☆□☆,后期主要威胁来自建州女真部☆□☆。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蒙古和女真骑兵随时可能入内地劫掠口的情况下☆☆□☆□,在“十年间□☆☆□□,殷尚质☆□□、杨照☆□☆□、王治口道三大将皆口口战死”[1]的情况下□☆☆,李成梁口临危受命□☆☆☆□,采取一系列的措施□☆☆,稳定口住了辽东局势☆☆□□□。史书记载:蒙古与口女真本来对于“边军口口皆轻之”□□□,而“独惮李口氏口口耳”☆□□☆。

  一☆□□、以快☆□☆☆、精为主的思想

  经常进入口辽东内地口抢掠的蒙古□☆□☆、女真等少数口民族□☆□,因为游牧☆□□☆、渔猎口口口等原因□□□□,天生就是口口战士☆☆☆,精于骑射□☆□。蒙古诸口部拥口有大量的优质马口匹□□☆,每个士兵口有“从马”多达几匹☆□☆☆☆,因此□□□□☆,蒙古口骑兵口拥有超强口的机口动性和远程奔袭能力□□□□□。而以口口渔猎为主口的女真民族□☆□,马匹数口量没有蒙古部落多□☆☆□,因此☆□☆□,他们经常采取突击口的战术□□□。辽东地区这两个少数民族都口坚持“有利”的战口争思口想□☆□☆□,在战争中以获取财物□☆□□、生活用品和抢掠口人口为主□□□,以歼灭明朝主力部队的思想为辅☆□☆。在战争中口经口常是战胜则蜂拥而至☆☆☆□☆,失败则马口上口撤退☆☆□。“兵部亦言☆□□☆□,虏(土蛮)所口以为中国患者□□☆□☆,以其去口来倏忽□☆□,有如风雨耳”☆☆□□。[2]

  口李成梁上任口口之口初□□☆□,辽东口地区的卫口所制度已经腐朽不堪□☆☆☆。大量士兵逃亡☆□□☆,兵员不齐□☆□☆□,士兵的训练荒废□□☆☆,素质低下□☆☆☆,武器口装口备落后陈旧□☆☆□☆,守边将领腐化堕落☆☆□☆,指挥能力不足□□☆□☆。针对这口种情况□☆□☆,“成梁口乃大修戎备☆□□☆,甄拔将校☆□□,收召四方口健儿□☆☆,给以厚饩□☆☆☆,用为选锋☆☆□□。军声始振”☆☆□☆。[1]

  李口成梁口采用丰厚的军饷来招揽各个卫所里具有一定作战能力口的士兵作为“选锋”□☆□□☆。作为一名优秀口的口口军事将领□□☆,李成梁口学习少数民族军队的口作战方法□□☆☆□,把“快”作为自己部口口队的一个作战理念☆☆□□。在敌口人口入关之后☆□□☆,他经常率领精锐的骑兵部队以风驰电掣口般的速度远程奔袭☆□□□☆,一举摧毁敌人老巢☆□☆。

  二□□☆☆、积极口坚持主动防御的思想

  明口朝后口期☆□□□☆,在内阁首辅张居正口口的主持下□□☆□□,国防政策产生了一系列的口变化□☆□□☆。“西和东守”是当时的主导思口想□☆□□☆。在“东守”中☆□☆☆,李成口梁坚持口的是积极的防御政策□☆☆□☆,“以攻为守”□☆☆,多次击败进犯的蒙古☆□☆☆□、女真军队☆□□。作战时□☆☆☆□,往往采取正面战线迟滞口阻挡敌人□☆□☆,自己或部下则率领精骑从侧面远程奔袭□□□□,直捣敌方口老巢☆☆□☆□,这一战术在军事口斗争口中屡屡奏效□□□。

  “……成梁遇于卓山□☆□□,麾副将口赵口完等口夹击□□□,断其首尾☆□□。乘胜抵巢□☆☆□,馘部口长二口口口人□☆□☆,斩首口五百八口十余级”□☆☆☆。[1]建州女真王杲本来口是明朝任命的建州指挥使☆□☆□☆,他经常率领建州女真深入辽东地区抢掠□☆□☆,在抚顺马市更口是“诱杀备御裴承祖”☆□☆☆☆,[1]口准备大举进攻☆□□□。李成梁先口口发制人☆□☆□☆,“成梁檄副将杨腾☆□□☆□、游击王惟屏分屯要害□☆□□,而令参将曹簠挑战☆□□☆□。……口口会大口风口起☆□□☆,纵火焚之☆□☆□□,先后斩馘千口一百余级□☆☆□□,口☆口口☆口毁其口营垒而还”□☆□。[1]通过口主动口出击☆□☆□,以攻为守☆□□□☆,李成梁不仅破坏口了建州女真王杲部的进攻☆□☆□,而且口一举消口灭了王杲的势力□☆□☆☆。

  面对敌人的优势兵力进攻□☆□□,李成梁没有一味地固守□□☆,而是率领“选锋”☆☆☆,直接攻击敌方的薄口弱口口部位—口—敌人口的巢穴☆☆□□,抓住对方的口弱口点□☆☆☆,攻一点而口解全局□☆□□。

  三☆□☆☆、灵活口多变的战术思想

  (一)情报为先

  口情报在任何一场战争中的作用都是无法估量的□□□☆。苕上愚公(茅瑞征)在《东夷考略·东事口答问》中记载:“……以故边臣能口养死士☆□☆□☆,便为间谍☆□□,洞知敌情□☆□☆。及其入侵☆□☆☆,设伏掩击☆□☆☆,多致克捷□☆□。即近口岁李口宁口远亦口专用口口间☆□□☆,侦虏捣巢□□☆,往往获级☆☆□□。”[3]口重视口情报口成为李口口成梁“捣巢”获胜的原因之一☆☆□☆。

  从上面的文献中我们可以看出☆☆□□☆,家丁李得全的工口作是搜集军事情报□☆☆☆。《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军事情口报口往往口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作用☆□☆。但李成梁的情报工作只口限于军事领口域□□☆☆,口☆口口☆口并没有扩展到社会的各个口方面☆□□☆。后来的建州女真努尔哈赤☆☆☆☆、皇太极则发扬光大了李成梁的“情报为先”的思想☆☆☆□,不仅在口口军口事口领域☆☆□,还在社会的各个方面也口大口量使用口间谍☆□☆□□,取得口了巨大口的成果☆☆□□□。其中最成功口的一个案例是在萨尔浒之战前☆☆☆,就已经得到了明口军的进攻部署和行军时间☆☆□,从容应对□□☆□,一举扭转了辽东局口势☆□☆,为满族的兴起打下基础☆□☆□。

  (口二)坚壁清野☆☆□,犁庭扫穴

  应口对“来去如风”的游牧民族骑兵部队十分困难☆□□☆□,但游牧民族骑兵也有很大的口弱点☆□☆□☆,其后勤补给完全来自掠夺☆□☆。针对这一情况☆☆□☆☆,李成梁采取坚壁清野的防御战术□☆☆□☆,使敌人得不到充足的后勤补给☆☆☆□□。在削口弱敌人的锐气之后□☆☆☆,自己口口则率领“选锋”☆□□□,直捣敌方老巢☆□☆,打掉敌口方首领☆☆□□,从而扭转整个战局☆☆☆☆□。

  万历七年口(1579)☆☆☆☆,“七年十月复以四万骑自前屯锦川营口深入□□☆。成梁命诸将坚壁□☆☆□,自督口参将杨粟等遏其冲☆☆□□□。会戚继光也来援□☆□☆☆,敌遂退□□□☆。俄又与速巴口亥合口壁红土口口城□☆□,声言入海州☆☆□☆,而分兵入锦□☆□□□、义☆□☆□。成梁逾塞二百余里☆□□,直抵红土城☆☆☆,击败之□☆□☆☆,获首口功口四口百七十有口奇”☆□□☆。[4]

  (三口)口注重“斩首”

  万历十年(1582)□☆□,“速把亥率弟炒花□□☆、子卜言兔入犯义州☆☆□□☆。成梁御之镇口夷堡□☆☆☆□,设伏待之□☆☆☆□。速把亥入☆☆□□□,参将李平口口口胡口射中其胁□☆□☆,坠马☆☆□,苍头李有名口前斩之□☆☆。寇大奔□☆□☆,追馘百口余级☆□☆。炒花等口恸哭去□☆☆☆。速把亥为辽左口患二十年□□☆☆☆,至是死”□☆☆☆。[4]

  口口李口成梁口事先得到情报☆☆□□☆,在速把亥部要经过的路上设置伏兵☆□□,派手下的“狙击手”李平口胡口重点狙击速把亥☆☆□□,一战打掉敌方的部落首口领□☆□,取得口战斗胜利☆☆□☆☆。在许多远程奔袭敌方老巢的战斗中口也体现了这种战术思想☆□☆□。

  但是☆☆□□□,蒙古诸部在多次遭口受口李成梁部“犁庭扫穴”式的打击后吸取经验教训☆□☆☆,在出击抢掠的同时□□☆☆□,加强本方基地的口防御☆□☆☆☆,并以基地为诱饵☆□☆,伏击前来“扫穴”的李成梁口口部☆□☆,给李成梁部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十七口年口口三月□☆□☆☆,敌犯义州☆□☆□,复入太平堡□☆□,把总朱口永寿等一军尽没□□□☆。九月□☆☆☆,脑毛口口大合白洪大☆□☆□☆、长昂三万骑口复犯平虏堡☆☆□☆□,备御李有口口年☆☆□☆□、把总冯文升皆口战死□□☆☆☆,成梁选锋没者口数百人☆☆☆。……成梁潜遣兵出塞袭之☆□□□☆,遇伏☆☆□☆,死者千人”□□☆□☆。[1]

  李成梁口口的这种“斩首”思想也深刻口影响了他的长子口李如松□☆☆。但是☆☆□☆,李如松对于这种战法没有深刻领会☆☆□。万历二十六年四月□□□☆,“土蛮寇犯辽口东□□☆☆。如松率轻骑远出捣巢□□☆,中伏力战死”□□☆。[4]

  四□☆☆☆、总结

  口李口成梁担任辽东总兵近30年□☆□□□,在第一口次口镇辽期口间口使用精锐部队□☆□□☆,灵活运用战法☆□□,多次击败进犯的蒙古☆□□☆☆、女真等少数口民族军队☆☆□□□,在一定程度上保卫了辽东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其辉煌的功绩值口得赞赏□☆□☆。

  [口口教育口期口刊网 口h口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清)张廷玉.李成梁传[A口].明史(卷 238)[C].北京:中华书局☆□□,1974.

  [2]《明神宗实录》卷 37☆☆□□,万历口口口三年口(1575)四月丙戌.

  [3](明)瞿九思.速把亥传[A].万历武功录(卷 口12)[C].万历元年十一月条□☆□,《四库禁毁书丛刊》史部(第 36 册).北京:北京口出版口社□☆☆☆,2000.

  [4](清)张廷玉.李如口松传[A].明史(卷口 238)[C].北京:中华书局☆□□☆□,1974.

  [5]同利口军.中国口古代北方少数民族军事思想研究[M].北京:中共中央党口校出版社□□☆,2003.

  [6]肖口瑶.李成梁与晚口明辽东政局研口究[D].东北口师范大学☆☆☆□□,2006.

  [7]口肖瑶.李成梁与戚继光[J].史学月刊☆☆☆□☆,2006(11).

  [8]《口中国军事史》编写口口口组.中国历代军口口事思想[M].北京:解放军出版口社☆☆☆,2006.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成梁优秀军事思想探轶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