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王充天体论 人性论和性命论中的伦理思想探

  浅析王充天体论 人性论和性命论中的伦理思想探析的论文论文关键词:王充;天体论;人性论;性命论;伦理思想 论文摘要:王充的伦理思想在其思想体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是王充评判一切社会问题的标准□☆☆□。王充伦理思想的使命和宗旨是“疾虚妄”☆□☆□,即对一口切不口符口合其“命”论思想标准的天人感应论□□☆、随命论等虚妄现象进行声讨和批判☆□□☆☆。王充通过对天体□□☆、天道与天地论的批判□□☆,对道德神化进口行了否口定□☆□☆☆,摧毁了“天人感应”论的理论口基口拙;通过对人性论的批判☆☆□□,提出了票气成性及人性有善有恶论□☆☆☆□,将人性归于所案之气☆☆□□☆,认为是气的差异性决定了人性的善恶之分;通过对“随命”论和“遭命论”思想批判☆☆☆☆☆,提出人生口的一切在口于初案所得口口的命☆☆□☆,否定了“随命以行”的可能性□☆☆。 王充口是先秦以后对中国古代哲学有突出贡献的思想家□☆☆☆□,著有《口讥俗》□☆☆☆、《政务》☆□□□、《论衡》☆□☆☆□、《养性》☆☆□☆,今仅存《口口论衡》☆☆☆。他的主要思想口倾向是“疾虚妄”□☆☆□□,即批判神学目口的论和各种“浮妄虚伪☆☆□,没夺正是”的“俗传”“伪书”□□□☆,因而他的理论重口心在于建立与神学目的论相对立的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王充作为东汉时期独树一帜的大思想家☆□□☆,他吸纳百家思想□□☆□,又加以融合改造☆☆□☆□,他的伦理思想□□□,在两汉神学伦理思想演变为魏晋玄学伦理思想的口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把春秋战国时期朴素的唯物主义学说向前推进了一步☆☆□,成为后世我国唯物主义思想进一步发展的基础☆☆□□。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试从王充的天体论☆☆□□☆、人性论□☆☆□□、性命论等方口面口来分析王充的伦理思想☆☆☆。 一□☆☆□☆、天体□☆☆☆、天道☆□☆□、天地论—对道德神化的否定 王充口认为天是“天体”与“天气”的统一体☆□☆,就“体”而言□☆☆,宜于地同□☆□,就“气”而言☆□☆,“气若云烟☆☆□□□,’(《治期口口口篇口》口口口)□□☆☆□。wWW.11665.coM气□□□,又称元气□☆☆□,乃“天地之口精微也”(《四讳篇》)□☆□☆☆,因此“天地□☆□,含气之自口口然也”(《谈天篇》)☆□□。因天“不生不死”☆☆□、“自然无为”☆□□☆、“无口目口口口口口之口欲”□□□☆、“于物无所求索”□□□,所以□☆☆,王充认为天是没有意志☆☆□、没有目的的口客观实在□□□。王充运用自然之说将神化的“意志之天”还原为“自然之天”□□☆□☆,他批判性地继承了道家关于“天道”的思想□☆☆☆,抛弃了道口家本口体之“道”的虚无性和形而上的口特点☆☆☆□□,吸收了道家将“道”作为法则☆□☆□、规律的思口想□□☆□,认为“黄老之家□☆□☆,论说天道□□□□,得其实也”(《自然篇》)□☆□☆,肯定了道家天道观的客观性和合理性□□□☆☆。 王充的“天道”是指自然口界口运行变化的规律☆☆□□☆,它是以“自然无为”为特征的□☆□☆。正因为整个天体的运行是口自然无为的口而非外力作用的结果☆☆□□,所以自然界中各种现象的发展同样是自口然的☆□☆☆、无意识和无目口的的□☆□□□,从而否定了“天”的意志性口和目的性□□□。王充提出了“天”是有形物质实体的观点☆☆□☆。“如谓口苍苍之口天□□□☆☆,天者☆□□□,体也□☆□□。”(《口雷虚篇》)他口将“天”具体描述为:“平正□□□,四方□☆☆,中央高下口口皆同☆☆□☆。”(《说日篇》)并用具体的实物来口说明天的物质性□□☆☆,“天乃玉石一类也”(《谈天篇》)☆□□,表明天地是一种可感的自然物☆□☆☆□,因此得出“天道无为”(《自然口篇》)的观点□☆☆☆。这样王充就从天的形态☆☆□、物质属性上否定了天的意志性☆□□☆,从而摧毁口了“天人感应”论的理论基础☆☆□□☆。王充认为天是没有意志的☆□□□□,也不会产生天意口和天命□☆□☆□,王充用天道自然论批判了神学目的论□☆☆□☆。 汉儒思想体系是董仲舒提出的唯心主义哲学思想☆□□,其核心是“天人感应”说☆☆☆,由此生发出对其口他一切事物的神秘主义的解释和看法☆□□□。“天人感应”的要旨就是“天帝”有意识地创造口了人☆☆□☆,口☆口口☆口并为人生了“五谷万物”☆☆☆,有意识口地生下帝王口来统治万民☆□□☆☆,并立下统治的“秩序”☆☆□。王充对“天地故生口口口人”进行了批判□□☆□☆,他说:“儒者论曰☆☆☆,天地口故生人□□☆□。此言妄也☆☆□□。夫天地口合气□☆□,人偶自生也☆□☆☆☆。犹夫妇合气□☆□,子则自生口也☆☆□☆□。”(《物势篇》)“人□☆☆□,物也☆□☆,而物之中有智慧者口也;其受命于天☆☆□□,秉气之元□□☆□☆,与物无异□□☆□□。”(《口辨祟篇口》)“人之生□□☆☆,其犹水也□□☆,水凝而为冰☆□☆,气积而为人;冰极一口冬而释□□☆,人竟百岁而死☆□□□☆。”(《道虚篇》)“然则人生于天地也□☆☆□☆,犹鱼之于渊☆□□,蛆虱之于人也☆□□,因气而生□□☆☆☆、种类相产□□☆□☆。”(《物势篇口》口) 口在道德产口生的根源问题上☆□□☆☆,王充认为□□□☆□,天地合气☆☆□□,万物自生□☆□,进一步口否定了道德来源于天意的神学观点☆☆□,口☆口口☆口王充认为:“夫天口地合气☆☆□□☆,人偶自生□☆☆☆□。”(《物势篇》)他的这一观点矛头直指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儒口者的观点☆☆□□,董仲口舒认为“天道之生万物也☆□□☆,以养人☆□□☆、天地故生口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口仁也”☆□□☆☆,认为天的仁爱无口处不在□□☆,最典型的就是通过春生☆☆□□☆、夏张☆☆□☆、秋成□□☆☆、冬藏来表现□☆☆。而王充认为这些都只是自然规律□□□☆□,“阳气自出□□□☆,物自生长□□☆☆,阴气自起□□☆□,物自成藏”(《自然篇口》)□□□,万物都是“因气而成”(《物势篇》口)☆□☆□☆,而不是天的“故生”□□□☆□,这些☆☆□☆,都体现了王充的唯物主义口的思想□☆☆,是其思想的闪光点□☆☆。 二□□□☆、人性论—察气成性及人性有善有恶论 在人性善恶的问题上☆□☆□□,王充对各家学派的观点作了深人的比较分析☆☆□□☆,唯独赞赏周人世硕和口公孙尼子的观点☆□□□,即“人性口口有口善有恶□☆□□☆,举人之善性□□☆,养而口致之善长;性恶□□□,养而致口之恶长”(《本性篇》)☆□☆,认为“颇得其正”☆□☆☆☆。王充认为“人性口口有善有口恶”□☆☆,如同“人才口有高有口下”□☆□。王充继承了董仲舒的“性三品”之说□☆□,董仲舒认口为人性可口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即“圣人之性☆☆☆□□,不待教化☆□☆□□,生来口就口是人道口口之口善”□☆□□☆,“下”即“斗宵之性”□☆☆□,不能教化□☆☆□□,生来就无“善质”□☆☆□,而“中民之性”□☆☆☆□,是含有“善质”的人性☆□□□,待教口口口口化口口口后口就口口口能为“善”☆□☆,但又指出口中民口可教化的“善质”与圣人已具备的“善”仍有差别☆☆☆。王充对性三品划分的依口据仍然是其元气论☆□☆,他以“实者□☆□□☆,人性有善有口口恶□□□☆☆,犹人才口有高有下也;高不可下☆☆□,下不可高□☆□。谓性无口善恶☆□□☆,是谓人才无高下也”(《率性篇》)为前提☆□□□,将人性分为三品□□□☆。他说:“余固以孟柯言人性善者□☆□□,中人以上者口也;孙卿言人性恶者☆□□,中人也口下者口也;扬雄言人性善恶混者□☆□,中人也□☆☆☆□。”(《本性篇》)王充在谈“中人之性”时也认为“善恶混”□□☆,但他重点强调口了后天教口化习养口的重口要性☆□□,认为后天的圣教习俗和自我修养☆□☆□,‘可以改变桌气口口而成口的善恶本性□□☆☆☆。 对于人性善恶的成因□☆☆,王充以为人的贤愚□☆☆☆、贫富☆□□□、贵贱□☆□、夭寿□☆☆☆、形体□☆☆、骨肉☆□☆、精神☆☆□,无不受气口口的影口响□□□☆☆,强调察气成性☆☆□☆☆。王充说:“俱察元气□☆□□,或独为人□□□☆,或独禽兽☆□□□☆,或贵或贱☆□□□☆,或贫或富☆□☆□☆。富或累金□☆□☆,贫或乞食□☆□☆,贵至封侯□□□☆,贱至奴隶□□☆☆☆,非天口口察口口口口施有左右也□☆□☆,人物口受性有厚口薄口也☆□□☆。”(《幸偶篇》)王充又说:“小人君子□□☆,奈性口口异类乎?譬诸五谷皆为口用☆□☆☆,实不异而效殊者□☆☆☆,奈气有口厚泊☆□□,故性有善恶也☆☆□☆。”(《率性篇》)王充将人性归于所桌之气☆☆☆,以气作为人性构成的基质☆□☆,强调“察气有厚泊(泊同薄)□☆☆☆☆,故性有善恶”□☆□□☆,认为是气的差异性决定了人性的善恶之分□☆☆□☆。“察气说”并非王充的口独口见☆☆□,在将人性追溯到察气而生的本初自然而论☆□□☆□,王充与告子“生之谓性”☆☆□、荀子“生子所口口以然者口谓之性”□☆□、董仲舒“如其生之自然之资为之性”等思想大致相同☆□□□。

  在王充的人性论中☆□□,他把理性批判的指导思想定为“虽违儒家之口说☆☆□□☆,合黄老之义也”闭(《谴告篇》)☆□☆□□,这等口口于说儒☆□☆□☆、道两家既相黝而又互补□□☆。由此而论☆□□□☆,王充口的思想口口是援儒口人道☆☆☆☆、儒道兼融☆□☆,他既没有完全扬弃儒学□☆□□□,又未全盘口照搬道家学说□☆☆,是一种批判性的学习和发展☆□□☆☆,这样兼容并蓄☆☆☆□□,博采众长的学风对于我们以后的学习应是很好的启迪☆□☆。 三☆☆☆☆、性命论—口人口生一切皆“命”中注定 在两汉正宗神学中□☆□□,命的“三科”是指寿命☆☆□☆、随命口和口遭命☆☆☆□。王充对此口也有描述:“正命□☆☆☆,谓本察之自得口吉也☆□□☆。性然骨善☆☆□□,故不假操行以口求福口而吉自至□☆☆,故曰正命☆☆□☆。随命者☆☆□☆,戮力操行口而吉福至□☆☆☆□,纵情施欲而凶祸到☆□☆□,故曰随命□□□☆☆。遭命者□□☆☆,行善得恶□☆☆,非所冀望☆□□☆,逢遭于外☆□□☆☆,而得凶祸☆□□□。故曰遭命☆☆☆☆□。”(《命义篇》口)三科说的具体依据是天人感口应□☆□。简单地说□☆☆□,就是人以口自己的道德行为感动上天□□☆,通过上天改变口自身的命运□☆☆□,这就是“随命”□☆□□☆,即“随命以行”□□☆。这样□□☆☆,人的道德行为的善口恶与其命运的祸福吉凶之间被认口为有必口然的因果关系□☆☆☆☆,富贵福禄是由于天地鬼神报其德善□☆□,贫贱凶祸是由于天地鬼神惩其过恶□□□□☆。王充不接受这套天人感应的“随命”论和“遭命论”思想□☆□。他说:“夫天道☆☆☆□,自然也☆□☆,无为□□☆☆。”(《口口遣告篇》)口认为天口是一种自然现象☆□□,没有能力与人相互感应□□☆,更没有能力根据人的行为改变其命运□□☆☆□。王充以其“命”论为理口口论依据☆□☆,对“随命”论进行口声口讨口和批判□☆□,对于“遭命”论所认口为口的口存在一种“行善”反而“得凶祸”的命□☆☆,王充认为个人的德性及其道德实践与人生吉凶祸福没有必然口联系□☆☆,行善可能得祸□□□,作恶可能致福□☆□☆□,一切在于初察口所得的命☆□□。 王充认为人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凡人受命□☆☆,在父口口母施气之口时☆☆□□,已得口吉凶口矣☆□☆。”(《命义篇》口)“凡人遇口偶及遭累害□□☆☆☆,皆有命也☆□☆,有死生寿夭之命☆□☆□,亦有贵贱口贫富之口命□☆☆☆□。自王公逮庶人☆☆☆□,圣贤及下愚☆☆☆□□,凡有首目之类☆□□☆,含血之属□☆☆□,莫不有命☆□☆。命当贫贱☆☆□,虽富贵之☆□□☆□,犹涉祸口口患矣□☆□☆☆。命当富贵□☆□,虽贫贱之☆□☆,犹逢口福善矣☆□□□。……故夫富贵若有神助□☆□☆☆,贫贱若有鬼祸☆☆□。”(《命禄篇》)这就是说□□☆□,人的命运在其出生时就已口确定☆☆☆,无论是王口公贵族□□□☆☆,还是黎民口百姓□☆☆□,只要口是个人□☆□,就有属于他自己的“命”☆☆□□。因此□☆□□,命当富贵则口必然口富贵☆□□☆□,命当贫贱则一定贫贱☆□□。他还认为“命”不仅是必然的☆□□□,而且还被深口深地刻在人的骨相中□□□☆☆,这就从根本上口否定了“随命以行”的可能性□☆□。王充认为:“人之封侯☆☆☆☆□,自有天命□□☆。天命之符□□☆☆,见于骨体□☆☆,……口封口侯口口口有命☆□☆,非人操行所能得也☆□☆☆。”(《祸虚篇》)如果依照王充的骨相口理论☆□□□☆,人是无法逃脱自身骨相的束缚与限制☆☆□□□,所以☆□☆,人生口口一切皆由“命”定□□☆☆,人的行为口毫无口价值☆☆☆□□。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口到王口充思想的局限性和无法避免的宿命论倾向☆☆□。 王充口认为行为对“命”没有任何影响☆☆□。“性善命凶☆☆☆□,求之不能得口也☆□□☆☆。行恶者祸口随而至□□□☆,而盗拓□□☆、庄跷横行天下☆☆□,聚党数千☆☆□□☆,攻夺人物□☆□□☆,断斩人身☆□☆,无道甚矣☆□☆☆,宜遇其祸□□□□☆,乃以寿终□□□。夫如是☆☆□□,随命之说☆□☆□,安所验乎?遭命者□☆☆☆□,行善于内☆☆□□☆,遭凶于口外也□□☆。若颜渊□☆☆☆☆、伯牛之徒☆□□☆□,如何遭凶?颜渊□☆☆☆、伯牛□☆□☆☆,行善者也☆□□,当得随命□□□☆☆,福佑随至□☆☆,何故遭凶☆☆☆。”(《命义口篇口》)这口就口是说☆☆☆□,象盗肠☆□□、庄跷这样作恶多端的人本应该遇祸□□☆☆,却得以寿口终正寝☆☆□☆□,颜渊☆□☆□、伯牛等口人行善好施☆□□□,本应口获得福佑☆□☆☆,却遭到凶口祸□□☆☆□,所以□□□,人的行为不会影响命运□□☆。 王充认为“命”与“性”完全独立☆□☆☆,各行其是□☆☆□□。“夫性口口与命口异☆☆□□,或性善而口命凶□☆□☆,或性恶而命吉□☆☆☆。操行善恶者□☆□☆☆,性也;祸福吉凶者☆☆□☆,命也☆□□□。或行善而得祸□☆☆,是性善而命凶;或行恶而得口福☆☆☆□□,是性恶而命吉也□□□。口☆口口☆口口性自有善恶☆☆☆□☆,命自有吉凶☆☆□□□。使命口吉口之人□☆☆□□,虽不行善□□□□,未必无福;凶命之人□☆☆☆,虽勉操行□□☆□,未必无祸☆□☆□☆。”(《口命义口口篇》)这里强调了“命”和“性”没有任何口关系□☆☆□☆,操行善恶是口行为道德问题□□☆☆,而富贵口口贫贱则口是“命”中注定☆☆☆□☆,二者各口行其是☆☆☆☆□,互不相干□☆□。为了进一步说口明“命”与“性”完全独立□☆□,王充举了很多众人皆知的事例☆□□□□,如伍子青伏剑☆□□☆☆,屈原自沉口等☆☆☆☆□,对这些现象☆□☆,王充用“偶会说”进行口了简单口解口口释□☆□□☆,认为这只是口两种口无任何内在联系的“命”的巧合□☆☆,这涉及口了口必然口口性和偶然性□□☆□,却未能很好地展开说明☆☆□□☆。 由于受当时时代的局限□□☆☆,王充无法正确认识人生命运产生的社会根源☆□□☆,所以□□☆,将人口生的一切归之于“命”☆□☆☆。在王口充看来□□☆□,人生的命运在出生时就已确定☆□□☆,面对这人生不可口抗拒的命运☆☆☆,个人的努力变得苍白无口力□□☆☆、毫无意义□□□☆☆,只能望“命”兴叹☆☆☆□,无可奈何口口而口又无所作口为□☆□。因此□☆□☆,王充认为☆□☆,汉儒们所宣扬的“天人感应”□☆□□、“随命以行”□□☆☆□、善有善报☆□□☆、恶有口恶报的随命口论说教☆□□☆,均是虚口妄之言□□□。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析王充天体论 人性论和性命论中的伦理思想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