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是一种忧患的哲学的论文口

  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是一种忧患的哲学的论文

  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是一种忧患的哲学

  痛苦是上天给予人生的最高馈赠※可以毫不夸大地说□□☆☆☆,叔本华□□☆、尼采的哲学代口表着西方哲学最重要的理口论转型和对人类哲学的更深刻的自觉□□☆。它把西方传统的我思故我在☆□□,一变为现当代的我欲故我在□□□□☆。它用如饥似渴的欲求取代了无动于衷的纯粹的观看□□☆,用更为切身口的人生甘苦的品尝取代了对外部世界知识真伪口的冥口思穷索;它在根本颠覆了西方文化的原罪学说口的同时□☆□,也彻口底宣判了一种完全无视口人类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的尼采所谓的太监哲学的死刑☆☆□。※饮食口男女□☆☆,人之大口欲存口焉☆□□。一如古口人所说□□☆□☆,我们人类与生口俱口来的有口两种欲望:一为食欲☆☆□,一为性欲□☆☆☆□。二者口虽然同样为人的生命口不口可或缺☆□☆☆,但其性质口和宗旨却不容不辨☆☆☆□□。就其性质而言□☆□,前者为我之欲他☆□□、我之食他☆□□,后者则为我□□□☆、他之互欲☆☆☆,我□☆□☆☆、他之互食□□☆,即古人所谓的对口口食是也□☆□☆□。就其宗旨而言□☆☆,前者旨在于个体的口当下的生存☆☆☆□□,后者则旨口在于整个族类的永在口的生存☆□☆。故按王国维的说法□□□□☆,一为有限的☆□□☆、形而口下的口口口口欲☆□□□,一为无限的□☆□□☆、形而上的口欲□□☆☆□。因此□☆☆☆,人间自古口口有口口情口痴☆□☆□□,此事不关风和月□□☆☆,较之饮口食之口口欲□□□,男女之欲以其无关乎自然存在物而关乎另一个口我□☆□□☆、以其根植于人类的生命的至深处而和绵绵无绝期的情相系相连□□□☆☆。WwW.11665.co口M故其不仅欲望之度尤倍蓰于饮食之欲☆□□□☆,而且万口恶淫为首地被禁欲主义者视为人之天敌和首恶☆□☆。但是☆☆☆☆□,满园口春色关不住□☆□☆☆,一枝红口杏出墙来☆□☆☆,有中世纪遍地林立的修道院就有薄伽丘的《十日谈》☆□□,一部《红楼梦》就足以使中国历史上汗牛充栋的列女传统统失传☆□☆。※无论是我食的食欲□☆☆□□,还是互食的性欲都依然不出于食☆□☆☆☆。人的高贵并不能掩口饰人对食的活动的根本依赖□□□□☆,不能掩饰尼采所谓的人是最佳的食肉之兽这一事实☆□□□。但是尼口采强调弱者肉☆☆□☆,强者食固然不错☆☆□,他却口并没有意识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生物世界实际上是一个环环相扣☆□☆、相生相克的食物链□☆□。当人食口掉植物□☆☆、动物□□□☆☆、水源☆□☆、矿产☆☆□,食掉大口口口口地口的口一切□□□☆,而羽翼丰满地成为丛林之口王之日□☆□□☆,也恰恰是他的血肉之躯行将腐朽☆☆□☆、化为腐土而为大地口所食之时☆□□。因此☆☆□☆,人之死与其说是食的活动的口终结□☆□☆,不如说是为口我们宣布了生物的食的活动的最高真理&m口dash;&m口dash;互食之道的最终胜口利☆☆□。明乎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口什么在日本电影《入殓师》里□☆☆□□,一位无数次直面人的死亡的年长入殓师□□☆□,每次为死者口入殓之后□□□☆☆,不是食旨不口甘☆□☆,而是大快口口朵颐☆□☆□☆、津津有味地不停地吃□☆☆☆□。他与其说是口在咀嚼食物之旨□☆☆☆,不如说是在口品尝口生命轮回的无穷的况味□□☆。※人之所以饮食是出自饥口饿☆□□□。同理☆□☆☆□,人之所以欲望着是出口自所欲者的缺失□☆☆☆,即出自痛苦□□☆□。既然我口欲故我在□□☆☆,既然人的生命与人的欲望口如影随形☆□□,那么☆☆☆,人一出生就与痛苦结下了口不解之缘□□☆,就用痛苦为自口己口的生命来命名☆□☆。大思口想家王国维口称☆☆☆□□,生活之口本质何□☆☆□☆?欲而已矣☆□☆。欲之为性无厌☆☆☆□□,而其原生于不足□☆□☆□。不足口之状态□☆☆,苦痛是也□□☆☆。故欲与口生活与苦痛□☆☆□☆,三者一口而已口矣☆☆☆□□。诚如王国维所说□☆□,人永远像一个口嗷嗷口待哺的孩子□□□☆☆,人不息追求的生命决定了他永远生活在痛苦之中☆☆□☆□,痛苦是上天赋予他的永远不口可抗拒的人生宿命☆☆☆☆□。生命之花是用痛苦浇灌的☆☆□☆□,恰如春天的小草萌发于冰封的冻土里□□□,恰如一年口中最有生机的季节并非盛夏□□☆☆,而为口乍暖还口寒的冬春相交口之季□☆□□。※当代口哲学最口大的口发口现□☆☆,与其说是使人自负地意识到人可以高高在上地为自然界立法的理性的圆满□□□,不如说使人谦卑地觉悟到自己人性本身的不足□□☆,即觉悟口到痛苦才是人口生真正的宿命☆□☆。在这方面☆☆□□,叔本华无疑是其中口第一位先知口先觉者□☆□□,他把黑格尔理念哲学口加以扬弃的苦恼口意口识视为人口类新哲学的理论之基□☆☆□。循着叔本华所辟的道路□□□☆☆,海德格尔在断言人是由烦这个神造出的玩意儿的同时□□□,为我们揭穿了所谓不破烦恼☆☆□☆,不入涅槃乃是彻头彻口尾的痴人呓语;萨特指出一种真正的人生并非是志得意满的自足的实有☆□☆,而犹口如无底洞般永远填不满的虚无;弗洛伊德告诉我们口对原欲的压抑是那样地和人类文明与生俱来□□□,以至于舍此就不口仅没有人类的梦想且不会有人类的一切宗教和艺术;福柯则描绘了这种压抑如口何借助于口现代科学技术而演变为一种极其精致的欲望阉割术□□☆,运用这种阉口割术□☆☆□,统治者在无口须亲自操刀的情况口下口就可以让被统治者自宫自己;最后☆☆□□□,在鲍德里亚那里☆□☆□☆,这种对被阉割的焦虑并没有随着所谓消费社会的到来得以缓解□□☆☆☆,而是与之相反地与日俱口增□□☆□☆,也就是说☆□☆□□,消费口社会的到来看似为人类迎来了一个欲望满足☆□☆、欲望解放口的新口的时口代□☆☆☆□,但实际情口况却是□□☆,由于人的一切消费欲望都被现代广告口技术所编码□☆☆☆□,由于消费口者更多消费的是虚拟符号而非实际生命所需☆☆□,在一种伪欲望伪消费的疲于奔命之中☆□☆□□,在一种由广告师所烹饪出的泡沫食品的饕餮大餐之中☆□□□,人类正在以一口种不无麻醉的安乐死的方式☆□□☆,为自口己的原欲敲响了丧钟☆☆□。※哲人与常人的根本区别与其说是能否对自我进行反思□☆□,不如说是能否对自我进行反身□☆□。通过这种口反身☆□☆☆,他发现一种真实的我口口与其说是一种思维着的我☆□☆☆□、一种自足的我□□☆☆☆,不如说是一种口欲望口着的我□☆☆、一种永远缺失的我☆□□、一种始终痛口苦的我☆☆☆□。他发现世间一切皆为虚妄不真☆☆□,皆为过眼烟口云☆☆☆□☆,唯有这种欲望着的我☆☆☆□☆、这种始终痛苦的我☆☆□□,才既为我的此在之在又为我口的在世之在提供了切切实实的生命确口证□☆☆。因此□☆☆□□,一个真正的哲学家乃是一个在生命新大陆冒险旅程中永不止步的浮士德☆☆□,无论是金钱□☆☆□、权势还是美色的一时满足都不足以撄其心志而使其裹足不前☆□☆☆□。一个真正的哲学家也甘当一个痛苦的苏格拉底☆☆☆□☆,宁可当一个痛苦的苏格口拉底☆□□,也比当一口头幸福的猪强□☆☆,一如口西口谚所说□□☆☆,苏格拉底之所以为苏口口格拉底☆☆□☆□,乃在于他知道人生的意义并非存在于今口日有酒今朝醉的猪的生存逻辑之中□□☆,而是存在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一对明日之梦的苦苦求索里☆☆☆□。※既然整个生物界最终乃为一个环环相扣的食物链☆□☆□☆,最终乃为口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欲口望共同体☆☆□,那么□□□□,这意味着一口旦我们反求诸己地回归到我自身的欲望口里□□□,同时也口就由己推人地与口口他人的欲望心有灵犀地惺惺相惜□□☆□,也就口己口欲不欲□☆□,勿施于人地实现了从我之口欲向互欲之情口的人生皈依☆□□。就此而言☆□☆☆,一种真实而又彻底的生口命欲望☆□☆,其既是一口种尼采式的弱肉强食的权力型欲望☆☆☆□□,又同时既遂己欲☆□□☆,又遂人欲地为我们口解构着这种权力□□☆□□。故解铃还须口系铃人☆□□,对人类贪欲的解救之途与其说求助于禁欲主义者所谓的不见可欲□☆☆☆☆,不如说是始口于每一个人对自身生命欲望的真正尊重口和顶礼□☆☆。古人所谓的口嗜欲莫非口天机□☆☆,所谓的制欲非体仁□□☆,斯之谓也□☆☆□。※当一个人不仅切身地体验到他自口己口的生命欲望的痛苦□☆□□,而且也由口己推人☆☆□☆□、感同身受地口体验到他人生命欲望的痛苦☆□□☆,并把这二者融为一体地既寻求自己痛苦的口解口脱又寻求他人痛苦的解脱之际□☆☆,他就成为一种真正的活脱脱的大写的类的存在物☆□□□,他就从中实现了由俗向圣的生命的华丽转身□☆☆☆□、生命的神圣皈依□☆□☆□,他就藉此而领悟到了人生乃至整个世界的哲学真口谛□□□☆☆。

  转贴于论文联盟 口http://

  ※人生最大的悲剧与口其说是一口己口之欲的缺失□□☆☆,不如说是人我之互欲的情的缺失☆□□□☆,故正口如人尤痴于男女之情一样☆☆□☆,该情的失落亦使人的生命跌至深不可探的口谷底☆☆☆□。因此☆□☆,失恋代表口着人的生命欲求的至口悲至口痛☆□□。在失恋中☆☆□□☆,我不仅感受到了口自己欲望被某一个异性口所拒绝☆☆□,而且从中也感受到了自己欲望被造端于男女并终成眷属的整个族类所抛弃☆☆□☆☆,感受到在大千世界中我是口那样的孑然一身☆☆□□□、孤独无依□□□☆。同时□☆☆□☆,也正是在这种倍感孤独之际□☆□☆☆,我蓦然发口现他人对我是那样的不可或缺☆☆☆□□,我对自己所口固有的类的口类属是那样的难以割舍□☆□☆☆。故少年维特本人生命之烦恼□☆□□,亦即普世人类生口命之烦恼□□□☆。换言之☆☆□☆,人只口口口有在失恋之中☆□□,才能真正体味出人我一体联类口无口穷的生命之薀□☆□。以至于可以说□☆☆☆,没有经历过失恋的人生就谈口不上是真口正的人生☆□☆。※生命的伟大与生命的欲望成正比☆☆☆□□。常人一饮一啄皆有定□☆□,而真正的伟口人□☆□☆☆,一如王口国维所说:九万里之地球与六千年之文化☆☆☆,举不足口以厌其无疆之口欲☆☆□□。同理☆☆☆□□,欲望口愈大痛苦亦愈钜☆☆□。生命的伟大亦与其痛苦成正比□□□☆。人生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口春水向东流☆□□☆☆。从中口一泻而出的何等无边无口际的人生的离愁别绪□☆☆,正是这种口连着故国不堪回首明月口中☆☆□□☆、连着亡国之痛之恨的人口生的离愁别绪☆☆☆,才使南唐后主成为壁立千仞的一代词宗□□☆☆☆,使后主的口词以其俨口然有释迦□□□、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的生命的厚重☆□☆□☆,不仅使同样作为亡国之君的宋徽宗的自道身世之戚的词相形见绌☆□□□☆,也使中国历史上一切伤怀之作统统成为无病呻吟☆☆☆、玩弄光景之作☆☆□!※古人谓□☆☆□,文章憎命达□□☆☆,尼采亦称□□☆☆☆,一切真口正口的文学乃血书者也□□☆☆☆。文学是如口此☆☆☆☆□,宗教更口不例外□□☆,但凡口人类的伟大宗教同样都是以血书就的☆☆☆□。以色列人举族迁徙流离的血泪史□☆□□□,为我书写出了背负着沉重十字架的基督的神圣□☆□。对人生口生老病口死□☆□□、四大皆空的人间地狱的苦谛的直面□□☆,则为我口们书写了佛陀的我不下口地口狱☆□☆□☆,谁下地狱的大雄精口神□□☆。没有人类生命的苦难□□□☆□,就没有基督教的救口口赎☆□☆,没有佛口教的解脱□□□☆,同时也就没有基督口教的博爱□☆☆□,没有佛教的慈口悲☆☆□☆。因此☆□☆,王国维说☆□□,餔餟口口的文学□☆☆☆,绝非口真口正之文口学也□☆☆,同理□☆☆□☆,餔餟的宗教□☆□☆☆,也绝非真正之宗教也☆□□。如果基督不口口罹患人世之苦而道成肉身☆☆□☆□,如果佛陀不走出锦衣玉食和重重幄幕的富丽王宫□□☆☆□,历史也不会留下为口万众仰望他们伟大的名字□☆□☆□。※传统的西方哲学从不关乎生命的欲望□☆☆,遑论口对这种欲望的切身的感受☆□□☆□,更遑论能够成为一种口尼采所谓的有痛痒□□☆☆、有血性□□☆☆□、有真情的哲口学□☆☆□。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这口一切☆☆□。当战火四起□☆□☆□、万民涂炭☆□☆,当集中口营林立□☆☆□、焚尸炉的烈口焰熊熊☆☆☆,当黑格尔的绝对理念战无不胜的说教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当尼口采的上帝之死已经从预言变为现实☆□☆□,一种洗心革面的且真正切入生命的新哲学就诞口生了□□☆。列维纳口口斯这位苦难塑口造的思想家☆☆☆☆,正是从面对面的生口命口的直面中□☆☆□☆,而非尽其曲折的思想的闪烁其词里为我们窥视到了哲学口的深不可测的存有和无比神秘的他者☆☆☆。萨特口这位集中营的哲学家□☆☆☆□,也正是由于身口陷囹圄的身不由己☆☆☆□,才使其得以欲望着铁窗外像鸟一样振翅高飞的生命的自由□□□□☆,使其脱颖而口出地成为西方自由主义哲学的第口一人□□☆。萨特说☆☆☆□,一个俘虏没有脱离监狱的自由□□☆□☆,如果他想往自口由□☆□☆☆,他就依然是自由的☆□☆。此话常被人们以其痴人说梦被讥为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殊不知☆☆☆□,它乃一饱尝铁窗之苦的哲人为自己参悟出的口有无相生的生命辩证法☆□☆。陶渊明诗云:羁鸟恋旧口林□☆□□,池鱼思故渊□□☆☆☆。羁鸟是如此□☆☆☆□,池鱼是如口此□☆☆,何况缧绁中之人□□□☆☆,何况虽身被囚禁却心雄万里☆□☆□□、其欲无疆之口人☆□☆!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是一种忧患的哲学※理学□□□☆☆,那种业已作口为政治意识形态大一统话语的理学□☆□,而非那种新儒家思潮中一家之说的理学☆☆☆□□,为我们民口族命运所带来的创痛之深是如口此地不容低估☆□□□,以至于口正是由于这种理学的全面统治☆☆☆□□,不仅以其所谓的斩断众流的万法归一的思想□□□□☆,为中国历史上空前酷烈的明清政治专制主义提供了坚实的理论铺垫和支持☆□☆□□,而且以其势如水火的理欲之口辨☆□☆☆,为我们民族口实施了近乎灭根的阉口割术□□☆☆□,使我们民族从一种充满血性极富激情的生民☆□☆,个个一变为不见可口欲和心如古井的在家的僧侣□□☆☆。有明一朝演绎到极致的中国的阉宦政治□□☆,以及明清之际节妇烈女数量的急剧攀升和对其旌扬的如火如荼的表彰运动☆☆□☆□,恰恰可视为这一历史的集中的缩影□☆☆。※对理学的反动和向大易的回归走着同口一条道路☆☆□。大易精神之所以备受后理学思想家所顶礼□□☆☆,在于《周易》记载着表达着喷薄着勃勃生命欲望的我们先民原生态的文明☆□□□☆。需于酒食☆☆□☆□,需卦记载着表达着口我们先民如何以饮食宴乐□☆☆□□。易之咸☆☆□,见夫妇☆□□□☆,咸卦记口载着口表达着我口们先民如何品尝口禁果而口口初试云雨情□☆□□。这里口虽然有君主高高在上的统治☆☆☆☆,但臣民可以不事王侯□□☆□,高尚其志(蟲卦上九)而始终不改其心之初衷□☆□☆。这里虽口然有口对上帝的口膜拜顶礼☆□☆□,但这种上帝以其口享用牺牲□☆☆☆□,不消说他也要吃东西□☆□☆□,而且口他最喜欢吃牛肉□☆☆□,故而他是一位贪吃的上帝□☆☆□☆。这里虽然也有思想和理论□☆□,但一切思想和理论都不仅出自于近取诸身□☆□,而且口服务于利用安身☆☆☆□,即用什么方法来安顿顺遂我们身体的生命之口欲☆□□,而非像后儒那样将其围追堵口截□□☆、斩尽口灭绝而最终置其于死地□□☆☆□。故无独有偶的是□☆□,正如尼采有人是最佳的食肉之兽的说法那样☆□□□,在《周易》中口我们亦看到有虎视眈眈☆☆☆□□,其欲口逐逐(颐卦六四)这一生动的比喻□□☆□☆。它是那样不加掩饰地表明口了☆□☆,我们先民对欲的追求是如此的率性自然□☆☆,是如此的专口口心致志□□☆□、矢志不渝☆☆☆□□,以至口于从中不仅形成我们民族可欲之谓善这一特有的文化传统□☆☆☆,而且也使一切所谓的原罪学说在其文化难以有其立足之地☆☆☆□□。※作易者□☆□□,其有忧口口口患口乎☆☆□?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文王拘□□☆□☆,演周易这一历史的传说告口诉我们☆□□,志在遂欲口的《周口易》源于古人对生命异乎寻常的口痛苦的体验☆☆☆□。正如明夷卦所描绘的那样□□☆,那是一个文王被口拘□☆☆☆、箕子口被囚的口时代□☆☆☆☆,即一个口连口无比光辉□□☆☆、无比壮丽的太阳都遍体鳞伤☆□☆☆□,最终从湛蓝的高高的天空殒落入黑暗的大地的时代□☆□□。正是置身于这个口时代☆□□□,才为我们诞生了内文明而口外柔顺□□□,以蒙口大口难口的口文王□□☆,诞生了内难而能正其志的箕子☆☆□,也诞生了教会人们如何变口害为利☆□□、转危为安□□☆□、化险为夷的伟大《周易》☆☆□□☆。同时□□□☆,也正是置身于这个时代□□□☆□,人们才蓦然发现☆☆□□☆,蹇以反身☆□☆☆□,困以遂志☆□☆,即使天上的太口阳业已墜入大地□□□,我们心中的太阳却可以像明夷卦所说的那样☆☆□□☆,明不可息口地口永不口殒落□☆□□☆。※对以老子为代表的中国古代道家口学说的最不可原谅的误读□□☆□□,在于完全地口将释☆☆□、道划等☆□□□,把其视为是一口种不见可口欲或口清心口寡欲的学说☆☆□☆□。其实□☆□☆☆,正如欲字由欠和谷两字口所组成的那样□□□☆,人的欲望在包含着所欲对象欠缺的同时☆□□□☆,又包含着对所欲对象虚怀若谷的纳受□☆□☆,而对后者的意识正是老子学说独具只眼之处☆□☆。因此□☆☆☆□,老子与其口说是尚无☆□□☆☆,不如口说是旨在崇有;老子与其口说是谦虚的□☆☆,不如说实际上是贪得无厌地不口懈于求;老子与其说是不敢为天下先□□☆☆,不如说是以一种以退为进的方式☆□☆,表明了口他最终是那样口的心雄万夫□□□☆、不甘为后□□☆☆□。凡此种种□☆□□□,使我们在这里如其说是看到了一个口阳奉口阴违和擅长所谓口阴口谋的老子□□☆☆,不如说是看到口了一个深谙生命欲望的有无相生辩证法☆□☆、生命欲望的阴阳口互根辩证法的老子□□☆□☆,并使一切视老子为禁欲主义者的观点可以休矣□□☆□!※欲望着的道家也是痛苦的道家□□☆。但是☆☆☆,痛苦的道家口是那样地不同于痛苦的叔本华□☆□☆□。虽然□☆☆,老子提出吾之大患☆□□□,在吾有身□☆☆☆,庄子提口出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苦☆□□,他们都和叔本华一口样地把我身体及其欲望的存在看作是痛苦的渊薮☆□□□☆,并把这种痛苦看口作口是人生口不易的口宿命□☆☆。但是□☆□☆,二者口不同的是□□☆,如果说叔本华口以痛苦中欲望的欠缺而对痛苦给予否定的话□□☆☆☆,那么☆☆□□,道家则从这种欲望的欠缺中看到了人生命本身的丰盈☆☆□☆□,看到口了这口种痛苦既是痛苦☆☆□,又以其苦口中有甘的性口质而痛并快乐着☆□□□☆。因此□☆□□□,道家在直面口人生悲剧时是那口样地像孩子一样无忧口无虑☆□☆☆☆、乐观向上☆☆□☆,以至于老子可以口在弱者的眼泪中口看到了其王者气象☆☆□☆☆,在女人的柔弱中看到了其无比坚韧刚强☆□☆□☆,以至于庄子即使口置身于披口枷带锁的人生□☆□,也从口未放弃其逍遥人生的梦想;即使身逢丧妻之口痛□☆☆□,也可以临尸口而歌而毫口无常人的悲苦戚戚之状☆□☆。转贴于论文联盟口 http://

  ※孔颜乐处既是口中国历史上的佳口话☆☆□□,又代表了口中国古人最高的生命理想□□☆☆。这种理想与其说是出于一种对无奈人生的精神自慰☆☆□□,不如口说是在直接切入生口命苦难后而迎来的对人生命运的彻底的皈依☆□□☆,即孔子所谓的知天命是也□☆□☆。当孟子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时口他实现了这种皈依☆□□☆□,当张载讲贫口贱忧戚□□□□☆,庸玉汝于成时他也实现了这种皈依☆☆☆☆。因此□☆□,口☆口口☆口口一口个真正的儒者☆□☆☆☆,他乃是《周易》的忧患哲学的忠实的信徒;一个真正的口儒者☆□□,他也是敢于直面惨淡人生和血淋淋现实口的真正的勇士□□☆。对于一个口真正的儒者来说□☆□☆☆,冯河口口暴虎勇口冠三军充其量是一种匹夫之勇;一个真正无畏的勇士乃在于他不仅敢于只身担荷苦难人生所带给他的口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并且还独具口只眼地把这种生命的重荷视为是天降大任口于斯人也□☆□☆□,视为是上天给予他人生的口口最口大的眷顾☆□□、最高口的馈口赠□□□☆。

  ※感而生弃口的口口故事告诉人们□□☆,历史总爱和中国古代的口伟人们开着辛辣的玩笑□□□☆。在中国历史上□□☆,大凡伟人们似乎总是生无福相☆□☆□☆,总和大富大贵的命运毫不沾边☆□□☆,他们要口么口生不逢时□☆☆☆,要么出生于缺损型家庭而被家人遗弃☆□□☆。以弃为名的周人先祖后稷是如口此☆☆□□,作为私口生子的孔子也不例外☆□☆。这似乎预示着他们一口出生就背负着无家口可口归的命运☆☆□□,一出生就为世所不容□☆☆□□。他们就像被上帝遗弃而流离失所的以色列人☆□□,就像德行并不许诺幸福的约伯□☆☆☆□,苦难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在他们的生命中如影随形☆□☆。然而□□□☆☆,和一口般人口不口口同的口是☆☆☆,如果说一般人因此而怨天口尤人地抱怨世道对他们不公的话□☆☆,那么□☆☆☆,他们却对这一切口不仅安之若口命□□□,而且恰恰从中看到了自己不可让渡的庄严使命☆☆□☆☆,看到口了自己口生命☆□☆□☆,自己人格的无口上尊贵☆☆□、无上殊荣☆☆☆□☆。因此□☆☆□,当孔子和其口弟子们去鲁□□□☆、斥于齐☆□☆☆、逐于宋卫□☆☆、困于陈蔡☆☆☆□,其一生像口疲奔于口口旷野山林中的野口兽那样口口四处流口浪☆□□□☆、为世不容之口时☆□□☆□,当孔子的一些弟子对这一命运感到深深不解之时☆☆□☆,孔子却告诉他口口们:如果凡仁者就口必然口得口志□☆□,就不会有饿口死在口首阳山口的伯夷☆□☆☆、叔齐;如果凡知者口就必然口口得志□☆□☆,就不口会有因谏而被剖心的王子比干☆☆☆□。或者换用孔子最心爱弟子颜回的话来说:不容何病□☆□□☆,不容口口然后见君子□☆☆☆!易言之☆☆□,孔子口之所以为孔子☆☆□,恰恰在于他为世所不容□□□,在于中国之大☆□☆,已放不下一个孔子☆☆□。※如果说对于西口人口来说☆□□☆,哲学始于惊奇的话☆□□□,那么☆☆□,对于中国古人口来说☆☆□,哲学则始口于忧口患□□☆☆☆。因为□☆☆,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乃是人自身生命的哲口学□□☆□□,而苦难正是口人生哲学得以呱呱坠地的助产婆☆☆□☆。苦难使人生命欲望遥不可及□□☆□、屡屡不逞□☆□□,同时☆□☆,苦难口又口使人生命欲望愈发如饥似口口渴;苦难为我们迎来了一个弱口肉强食的社会□☆□□,同时☆□☆,苦难又为通向一个口己所口不欲☆□□,勿施于人的理想王国叩开了大门☆□☆,使人类开始从一口己之欲走向人我之互欲□□☆,从一种对欲的顶礼走向了对口作为原欲的情的皈依☆□☆☆。这一切☆☆□,也正是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为我们民族所做的工作☆□□☆☆。而这一工作与其说得益于孔子的天资口聪慧□□☆,不如说得益于集孔子身上的与生俱来的生命残缺—&mdas口口h;那种单亲家庭的家的残口缺☆☆□☆□,那种血缘政治解体的国的残缺□☆□,那种诸侯割据征战所带来的满目疮痍的整个天下的残缺□☆□。正是在口这种血淋淋的生命残缺之中□□☆☆☆,才为口我们诞生口了重返家□□□☆、国☆□□☆、天下和吁求大爱无疆的伟大的儒学☆□□☆□。※儒家的伟大不仅在于对自己生命痛苦的敏感□□☆☆□,而且也在于对他人生命痛苦的敏感□□☆□。因此□☆☆,一个真正的儒口者□☆□,他是沉溺于《周易》所谓旁通之情的真正情痴□☆□☆,他把是否具口有恻隐之心视为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人性的唯一标志□☆☆□,他像口稷思天下有口口饥者☆☆□,由己口饥者也;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的古圣贤那样□□☆□□,是那样的视口人若己地与他人的病苦疾痛相感☆□□□、休戚相关□□□,以至于虽为口一己之身□☆☆□,却可以忧以天下☆□□☆☆,乐以天下地担荷起整口个天下的生命苦难☆☆□☆☆。儒家的伟大口不口仅在于矢志于自己生命痛苦的解口脱□☆☆☆□,而且也在于矢志口于他人生命痛苦的解脱□□□☆☆。因此☆□☆,一个口真正的口儒口者□□☆□☆,他是勇于对治人间重患□☆□☆☆、救死口扶伤的真正大医□☆☆□□,他把拯口民于口水火□□☆、解民于倒口悬视为永远不可让渡的自己生口命的至上天职☆□□□,无论天下多么的无道☆□☆☆,无论人性多么的黑暗都不能使他与时俯仰地向既定的现实妥协□☆□,他是那样地不甘为鲁迅口所谓的看口客□☆□☆□、禅宗所谓的自了汉☆☆☆□,以至于虽为一介文士☆□☆□□,却可以为万民口口口请命☆□☆☆,虽可以自口我解脱☆□☆□,却始终不改只要天下还有一个人不自由☆☆□□□,我就不得自由这一内心的弘愿☆□☆。※谁说口儒家没有自口己的上帝☆□□!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正如这一孔子的自画像表明的那样☆☆□,孔子心中是有上帝的□□☆□☆,是有一个可以使自己忘掉口饥苦☆□☆、忘掉忧患乃至忘掉生死的上帝的□☆☆☆☆。但是□☆□□☆,这个口上口帝却不口是那种从世界合理性的终极因中推导出的上帝□☆□☆,而是一个列维纳斯式口的上帝☆☆☆□□,一个在直面集中口营里他人的无助的面容时邂逅到口口的上帝☆□☆☆☆,一个用他人口的痛苦叩开了我自己封闭心扉的口上口帝□☆☆□□,从而也是一个使人走出自我的口狭小天地□□☆,趋向作口为真正大写的他者的上帝☆☆□。相反☆□☆,和孔子不同☆□☆☆☆,中国历史上有些人的确心中没有上口帝□☆☆□□。宣称自己就口是天命的殷口纣王没有上帝□☆□,自封为所谓帝的秦始皇也没有上帝☆□☆☆,因为愈是无限放大唯我的自己☆□□□,作为真正他者的上口帝就愈远口离自己□☆☆□。※流离文士口命☆☆□,慷慨逐臣口心□☆□□。苦难成就了孔子□☆□,也成就了写口下这一诗作的王阳明□☆□。如果不口生逢口一个君昏臣暗□☆☆、时事日非这一志士仁人仰天锥心而泣血的时代□☆□,如果不身遭陷口囹口圄☆☆□☆、伏刀锯☆☆☆□□、投荒万口里口这口一命系一口口线☆□☆□、百死千难的个人厄运□☆☆☆□,王阳口明就不能口成其为王阳明□☆□。同样□☆☆□☆,如果在苦口难的口人生中和《周易》失之交臂□☆□☆,而没有为我口们留口下用其全部心血写下的玩易窝记□☆☆,王阳明亦不能成其口为王阳明□□□。正是在对大易精口神的品味中□☆☆☆□,使王阳明与那些不事王侯□□□□,高尚其志的口古人☆□☆□☆,那些独立不惧□□□☆,遁世无闷的口古人□□☆□,那些内难而能口正其志口的古人不期而遇□☆□☆,使王阳明不无感激地蓦地发现☆☆□,个人的痛苦口与其口说是生口命的厄运☆☆□,不如说是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一上天的厚赠;同时□☆□□,使王阳明开始切口身体口会到☆☆☆☆,自己的痛苦连口着古今整个人类的痛苦☆☆□,自己的心息息相通着古今整个人类的心☆□□☆□,故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口理于口事物者误也□□☆□☆,从而使自己最终实现了从程口朱的穷天理的理学☆□□☆☆,向孟子的知恻隐的心学的伟大皈依☆□□□☆。由此口也可口以口得出口的是☆□□☆☆,宋明心学乃至整口个儒家所讲的心□☆☆□,与其更多地是一种知的心□☆☆,不如说更多地是一种情的心□☆☆□□,即所谓满腔子恻隐口之心的心□□☆。※中国哲学史上必口须为李贽留下重重的口一笔□□☆。如果说朱子是中国哲学的黑格尔的话□□☆□,那么李贽则是中国哲学中口的口尼采☆□□。像尼口采一样□☆□,他是一个彻底生活在自己生命的真实里的思想家□☆☆☆,尽管他生活在一个完全用谎言编织的社会里□☆□。他彻口底的不仅从不知道如何与时俯仰□☆□,而且也从不知道韬光口养晦☆□☆☆□、敛迹藏锋;他彻底的不仅从来都童心无忌□☆☆☆☆,而且也始终都童言无口忌□□☆□☆。在一口个人人都指鹿为马的口时代☆□□☆,他却一针见血地指出皇帝并没有穿着衣服的真相和事实;在无人不鹦鹉学舌地只习惯于用一种钦定的口声音说话之际□□☆□□,他却大声宣布执一便是害口道☆□□☆□,宣布唯一的话语绝非真理☆☆☆□☆。因此□□☆,李贽是中国历史口上反抗思想专制主义的最无畏口的勇士☆□☆□□。即使明口知口其书被禁□□□☆□,他依然口在不停地写口作;即使其明口知身被囚□☆□□□,他依然要放言地议论□□☆☆。这种对表达的口献身与其说是来自对个体思想自由的崇尚□□☆,不如说深深植根于我口与他人一体之仁的血肉相连□☆☆□□、疾痛相感☆□☆,深深植根于忧以天下□☆□□☆、乐以天下这口一士以天下为己任口的人生信念□☆☆□。这种信念使作为士的古代知识分子意识口到☆☆☆□,他在抒发自己生命真情实感的同时□□□☆,也一言九鼎地为沉默的普天下人代言□☆□☆☆。故对于他来说☆☆□☆□,从来就没有什么自艾自怨而可以自我隐忍的私人口语言☆☆☆☆☆,任何语言表达的都是我身上所载有的整个人类生口命意志的欲罢不能的体现☆☆□。

  转贴口于论文联盟 http://

  ※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口口口秋》;屈原放逐☆□□,乃赋《离口骚》;左丘失明□☆☆☆,口☆口口口☆口厥有《口国语》;孙子膑脚□☆☆□□,《兵法口口》修口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口口口口》;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口》三百口篇☆□□□☆,大底圣贤发愤口之所为作也☆☆□□☆。这段如泣口如诉☆□□☆、传颂千古的文口字□□□,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用血写下的最为壮美的文字☆☆☆☆☆。可以说□□□☆,这段文字出口自口并且只能口出自司马口迁之手□□☆,出自一位身遭最下腐刑并肠一日而九回的司马迁之手☆□□□☆,出自一位在切身的生命至痛中物伤其类地挥笔描绘下了其中国同胞的数千年苦难史的司马迁之手□□☆☆□。读到这口口段文字☆☆☆,你终于明口白了为什么中国文化中文史哲从来不分家;读到这口段文字□☆☆,你也会突然发现司马迁口既是一位极富历史感的伟大的史学家□□☆□,同时亦为一位激口情四溢的伟口大的文学家☆□☆□☆,乃至一位对人口类生命奥秘洞若观火的伟大的哲学家☆☆□☆☆。※伤时忧世☆□☆☆、悲天悯人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身上最伟大的情怀☆☆□☆。如果没口有这种口情怀□☆☆□,历史就不会有真正的司马迁☆☆□☆☆,我们口只能看到一个顾影自怜☆□□、自艾自怨口的司马迁□☆☆☆,而不是一个在其文字中浓缩着整个人间苦难□☆☆□、饱历着千年历史沧桑的司马迁☆□☆□。如果没有这种情怀□☆□□☆,历史就不会为我们留口有唐诗□☆☆☆□、宋词□☆□□,诗人口们只会把痛苦和欢乐深深埋藏在心底□□□☆☆,而不愿尽口口情地向口人倾吐□□□☆,以博得人类的一掬同情的泪水和其脸上会心的笑颜□☆☆。如果口没有口口口这种情怀☆☆☆□,历史也就不会有应运而生出中国古代的道家和儒家□☆□☆,老子就会口以其对人世的藐视而羽化成仙□☆□□□,而不会写下千叮咛万嘱咐的五千字的人生真言☆☆□☆☆,孔子就会以吾道不行而乘筏漂流于海□□☆☆,而不再诲人不倦地在他的口众弟子面前挥舞着教鞭☆☆☆。通向口中国哲学之路※当汉代统治者一旦拉开了独尊儒术的历史帷幕□□☆☆☆,就意味着口儒家业已被亵渎而口不复有尊☆☆☆☆□。当一生潦倒且始终低调的孔子开始以所谓万世师表被奉口为至圣之际□□□,也恰恰是这位口圣人的真口正不朽的生命寿终正寝之时□☆☆□。当一个儒者把孔子学说仅仅理解为一本镀金的文字之书☆□□□,而非血写的生命之书☆☆□,并且口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而不再听到他自己内心的灵魂口在不平的呐喊☆□☆、他身旁的同胞在痛苦的呻吟☆☆□□□,这时的他就不再是一个儒者☆☆☆,这时的他就口已经远离了儒家学说的真谛☆□☆□☆。※儒家的真正的教室不是口在欧洲贵妇人的高雅的哲学沙龙里☆□□,在现口代五星酒店的豪华会议室里□□☆□☆,而是在犯人居住的黑暗的口囚室中□☆☆,在流放者行口走的崎口岖不平的路上;儒家的真正的交谈不是在口学院口的教授与学生之间□□☆☆□,而是在医口院的医生与口患者之间☆☆☆□,在医院停尸间的生者与口死者之间;儒家的真正的合理性的证书不是由高高在上的社会最口高统治者颁布☆☆☆□,而是口取证于社会最底层的草根的民间☆□□☆,以及取证于这种民口间所深埋的生命苦难;儒家所发出的真正的声音也从来不是像扩音器般高分贝地震耳欲聋☆□☆,而是作为沉默的口羔羊的诉说☆☆☆□□,为我们诉说着人类弱者生命的缄默和无言□☆□。※操口场上整齐划一的响亮的口号声☆□☆□□、步伐声□☆☆☆☆,使我往往不由自主口口地联想口到了文革☆☆□☆☆。那是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时代☆□☆☆□,同时也口是一个没有任何声音的时代☆□□☆☆。把儒家学说理解为绝对的□☆□□☆、唯一的真理☆☆□☆,也就等于彻底枪毙了□□☆☆□、埋葬了儒学本身的真理☆□□。既然儒学口是一口种生命的哲学□☆☆☆□,既然口生物世界服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的原则□☆□☆☆,那么这也必然意味着儒学是一种真正坚持道并行而口不相悖的学说□□☆。故儒口口不可独尊□□□,恰如儒道口必口须互补☆☆□,恰如口口先秦诸子百家必须竞相争鸣□☆☆□☆,恰如儒家在历史的不同时口口期有各种不同的解读☆□□☆。因此☆□□☆□,当儒口家洗尽铅华地使自己彻底褪去作为所谓绝对的☆□☆□、唯一的真理这口一独尊的神圣光环之时☆□□☆□,也恰恰是儒家返朴口归真□□☆☆,回到自己的本有的真理性之日□☆☆。登高口自卑始□☆□□☆,正如口口古人口所说□□☆,尊贵和卑贱从来不口是泾渭分明☆□☆,也从来不是遥隔口万里☆□□,而始终是口你中口有我☆□☆、我中有你□□☆。※中国历史上似口乎存在着这样一种悖论☆□□,即:真正口尊儒的学者反而以反口儒者自居□□☆。如儒家忠实信徒的王充却写下了《问孔口》与《刺孟口》☆☆□☆,如二千年口口来☆□☆,直斥孔子□☆☆□□,实惟口先生的口口异端口之尤的李贽☆☆☆□,却提出了三教归口儒说而自诩为实儒☆□☆☆□。同时☆☆☆□☆,中国历史上似乎总存在着这口样一种走不出的怪圈☆□□□☆,即:把儒家捧得越高就使儒口家摔得口越重□□☆。如汉代对儒家的空前膜拜顶礼☆□□,随之而来的却是魏晋佛风玄雨对之的彻底荡涤☆□□,如明清把新儒学的理学口抬到官方哲学地位□□☆□☆,接踵而至的却是后口口理学思潮的狂飙骤起☆☆☆□,更有进者☆□□□☆,还有五四新文化运口口动所高高举起的打倒孔家店的大旗☆□☆□☆。因此☆☆□□☆,五四运动虽有矫枉过正之嫌☆☆☆,但它的出现却并非完全偶然□☆☆。※袁世凯对人讲:练兵之事□☆☆□☆,看起口来似乎很复杂□☆□□,其实很简单□□☆☆☆,主要是练成‘绝对口服从命令’□☆□☆。我们一手拿着钱和官☆☆☆□,一手拿口着刀☆□☆,服从命令就有官有钱□☆□□,不从就‘吃一刀口’☆☆□□☆。一语口道破了练口口兵的天机☆☆☆□□,也道出了军阀口袁世凯一身的匪气□☆□☆☆。不无滑稽的口是□☆☆,正是这位使斯文扫地的袁世凯☆☆□,这位深谙法家的霸道的口袁世凯□☆□☆,却对温文尔口雅的儒者文化顶礼有加☆☆□,在中国现代口史上文绉绉地演出了一场最大的尊孔的口闹剧☆□☆。尊孔乎□☆□□?亵孔乎□□□?司马口昭之心理应口路人皆知□☆□。我相信☆☆□□,如果九泉之口下的孔子有知的话☆□☆,他会以绑架罪诬陷罪起诉袁世凯□□☆□□,尽管袁世凯可以说是能够口吐天宪而无法无天的中国现代版的始皇帝□□□。※儒家崇尚讷于言并不意味着儒家口不去表达☆□☆□,而是意味着儒家坚持一种真正口的表达不是停留在口舌之上□☆□□,而是发自生命本身的深处□□☆☆,意味着儒家认为口真正的表达不是君主殿堂上的独道□☆□,而是我口与他之间的谦逊而又伟大的交道☆□□,恰如《周易》口中使万物得以发口生的男女阴阳两爻之相交□□☆。因此☆□☆□☆,对于儒口口口家口口口口来说☆□□☆,当我们不再同情弱者的眼泪□☆☆,而念念有词于皇上圣明☆☆□,臣罪当诛这口一味地对于强者恭维的时候☆☆☆□□,我们就背离了这种伟大的交道□□☆□。当我们不再为天地之大美□□☆、山川之口灵秀所深深打动☆□□☆□,而沉溺于人定胜天这一以对大自然的征服为能事的口时候□☆□□□,我们就背离了这种伟大的交道□☆□□☆。当我们不再相信天地始者☆□□,今日是也这一古今相通之道☆□□□☆,而是或者厚今而口薄古☆□☆☆,或者口厚古口而薄今☆☆□□□,以至于要么对于我们文化传统一棍子口打死☆□☆☆,要么对于我们文化传统不敢更置一喙□☆☆☆,而对外来的新思潮视若洪水猛兽☆☆□,我们也就同样地背离了这种伟口大的交道□☆□☆☆。※儒家崇尚尊德性并不意味着不重视口道问学□□☆□□,而是意味着儒家坚持真正的学问不是从书本口上学的☆□☆,而是来自我们切身的□☆☆☆、亲躬口口的人生□☆□☆,意味着儒家认为口唯有这种人生☆□□☆,才是使我们学富五车的口最好的课堂☆☆☆,此即王阳明所谓口的知行合一☆□□、所谓的事上磨炼是也□☆☆。故穷且益坚☆□☆,穷可以口使我们口口意志更坚;老当益壮☆□□□,老可以使我们口壮心不已;死而不亡☆□☆,死可口以使我们口意识到生命重于泰山;独立不惧□□☆,遁世不闷☆□☆□☆,被整个世界所遗弃的生命孤独☆□□,可以使我们恍若有悟到的不是一无所依的恐惧和郁口闷□☆☆☆□,而是自己自足生命的依自不依他的无比富有□☆□,和对永无止境的世口界大爱口的极度渴求☆☆□☆□,即王阳明所谓口的心在夷居何有陋□□☆☆,身虽吏隐未忘口忧□□□☆。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儒家依自不依他和自作主宰的信念来自于它对自己的自我反馈☆☆☆☆、自我调整☆☆□☆□、自我救治□☆☆□☆、自我口完善的生命的无比信口赖□☆□□。因此☆□□,对于儒口家口口来口口说□☆☆□,每一个人自口身就是自己生命的最伟大的医生□☆□☆☆。现代社会最口大口的悲剧□☆□☆□,不是口后现代主义者所口批评的取代哲学王口的科学为王☆□☆□□,而是医生为王□□□☆□,是医院中手开处方的医生实际上成为口开出我们幸福口的人类最高的统治者☆□☆☆。一些政府的高官☆□☆□□、一些企业的巨头尽管掌握着千万人的命运口之门的钥口匙☆□□,掌握着可以亿计数的物质口财富☆□☆☆□,却把自己生命的健康☆□□、安全□☆☆☆、生死毫无保留地口全盘交付给医口生□☆☆□☆,把肉身生命交付给内外科医生□☆☆,把精神的生命交付给心理医生☆☆□□☆,而对自己至为身内之物的生命可以说是不名口一文□☆□,成天介地生活在亚健康□☆☆□□、疾病乃至死亡的焦虑和口恐惧之中☆□☆□□。因此□□□□,他们虽然创立功业□☆□、创造财富而旨在青史留口名□□☆,他们口却由于生口不由己☆□☆□、身不由己而成为口真正匿名之人☆☆☆□☆,真正无名口之人□☆□☆。故正是在他们身上☆☆☆,我们读出了道家《鹖冠子天权》篇所谓还名一词的难解的深意☆□☆。※街上流口行红裙口口子☆☆□,我也去买一口条☆☆□☆☆。用现代人的话来说☆☆□☆,这叫作口口时髦☆□☆□□。以众之所好为己之所好☆□□☆,以众之所口恶为口己之所恶;用孔口子的话来说☆□□☆,这叫作乡愿☆□☆。无论是时髦也罢□□☆☆□,还是口乡愿口也罢□☆☆□□,都以其与时俯仰☆☆□□☆、嫣然媚于世而被儒家视为德之贼也□□☆☆。而儒家之所口以将其目为德之贼☆□□,是因为对于儒家来说□☆☆☆□,真正的道德乃是生命的道德□□☆☆,而一种生命的口道德不仅口具有自我治愈☆☆☆☆☆、自我完善口的功能☆□☆□□,而且具有自我选择而特立独行的品行☆□☆☆☆。当今天的人类已经进入到一个广告统治一切☆☆☆□□、时尚统治一切的时代☆□☆□☆,一个我口们需要什么都以别人的说词□☆☆、别人的眼光行事的时代之际☆□□,时代也口大声疾口呼着向口这种生命道德的回归☆□□☆。正如尼采宣称要相信胃的判断的那样☆□☆□□,正如禅宗宣称用肚子去想□☆□☆□、宣称口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口样☆☆□,这种生命的道口德会告口诉你什么是自己真正的生口命所需☆□☆,会让你从中真正地活出你最真实的自己□☆☆□。※男女的爱口情☆□☆,家人的亲情☆□☆☆,对同类的同口情☆□☆,所有这些都不脱一个情字□☆☆☆。情是人类最为生动也最为伟口大的语言;情至不能口已□☆☆,絪緼化作诗☆□□☆☆,把这种情的语言转化为诗的文字是人类最为生动也最为伟大的文字;把这种诗的文字写进口教科书里□☆□☆,用来对人们进行教育是人类最为生动也最为伟大的教育□☆□☆☆。儒家了不起口之处□□☆☆,不仅在于提出了乃若其情则可以为善☆□☆,把情和真正的人性联系在一起☆□□☆,不仅在于提出不学诗☆☆□□,无以言□☆☆,把诗视为人口口类口真正的语言□□☆☆□,更重要还在于☆□□☆,在一个诗意荡然口无存口的时代☆□☆□,在奉诗为经的同时☆☆☆,把诗念口给人们听☆□☆☆,用诗来口教育人□☆□,使人们在诗教中既发现了真实的自己□☆□☆,又发现了口真实的他人☆□☆,并最终在使人觉悟到☆□☆、回归到自己是完整的类的存在口之际□☆☆,也实现了对人的残缺不全并痛苦不堪的生命的妙手回春的救治☆□☆□。因此□□☆☆,如果说在叔本华那里□☆☆,诗仅仅只能使人生命的口痛苦得到暂时口的和虚幻的救赎和解脱的话☆□☆□☆,那么☆□□□☆,在儒家口那里□☆☆☆□,诗所带来的这种救赎和解脱则像生命的痛苦那样恒久和真切☆□□☆□。因为☆□☆□☆,对于儒口家口来口说☆☆□,就其本性口而言☆☆□,口☆口口☆口人是一种用诗来说话的动物□□□☆☆,从而每一个人都不失为真正的天生的诗人□☆□☆☆。※就文章憎命达忧患出诗人而言□□□☆,诗人是痛苦口口的□☆☆☆☆。就诗作为抒发自己郁结之情之欲的发愤之作而言□☆□☆,诗人又是口极口其快活的☆□□☆。因此☆□☆□,正如卑口口贱者最高贵一样□□☆,痛苦者口也最快乐□□□☆□。故作为诗人的中华民族既是一个不无忧患的民族□☆☆□□,又是一个极其口乐天的民族□☆□□□。故你既口可以在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诗里读出我们口民族是那样的愁肠百结□□□☆☆,又可以从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诗里读出我们民族脸上堆满口着口的笑容☆□☆□。在这里☆☆☆,我们口口与其说看到了我们民族性格中的一种自相矛盾的悖论□☆☆□,不如说看到了我们民族在直面真正人生时口的这样一种达观☆□☆,即:一种真正口的人生□□☆☆□,是一种口苦中有甘☆□☆□、甘中有苦的人生☆☆□☆□,是一种口以痛苦为炉□□□,以快乐为口炭☆□□□☆,以铸其生命之巨鼎的人生□□□☆□。论文联盟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种真正的中国哲学是一种忧患的哲学的论文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