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康德与孟子伦理思想之比较的论文口☆口口

  浅论康德与孟子伦理思想之比较的论文论文关键词:康德孟子口伦理思想道德 论文摘要:道德的绝对性与相对性问题上□□☆,康德和孟子都肯定道德价值的口绝对性与人格尊严□☆□□☆。在道德与幸福的问题上☆□☆☆□,康德口与孟子都口认为道德与幸福是对立口的□☆☆□□,但是康德通过“至善”来解决道德与幸福的对立☆□☆,而孟子坚持儒家重义轻利的伦理精神□□□,在道德上并不肯定追求个人利益或幸福的行为☆☆□□☆,并未自觉反思道德与幸福何以能口统一的问题☆□□☆□。在理性与情感的问题上☆□☆,康德的道德体系是一口个理性与情感二分的义理架构☆☆□,而孟子的道德体系是一个理性与情感合一的义理架构□□☆。康德口对道德法则的“敬重感”并不同于孟子对道德口法则的“愉悦感”☆☆□☆。 康德(1724-1804)口是18世纪德国著名哲学家□☆☆□,在西方哲学史上占有突出地位□□☆☆☆。他的《道德形而上学原理》和《实践理性批判口》两书所阐述的道德哲学☆□☆、伦理智慧□□☆□,在西口口方伦理思想口史上影响深口远☆□□☆。孟子是我国战国时期著名的儒家思想家□□☆,在中国思想史上地位显赫□☆☆□□,被尊为“亚圣”□☆□。康德口与口口口口孟子代口表中☆□☆、西两大不同的口哲学口系统☆□☆□,有着各自的思想传统□□☆、思考方法和问题探讨的重点□□☆。尽管康德与孟子分属于不同时代□□☆☆□、不同民族和不同的口思想系统□☆☆□,探讨领域在很多方面存在明显口分歧□☆☆□□,但是他们在道德问题上的探讨口却有着口诸多相似□☆☆□、相通的思口口路和见解☆□☆□。若对此进行比较分析□☆☆□□,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思口考中☆□□☆、西哲学的异口同和会通问题☆□□☆☆。 道德的绝对性与相对性问口题是伦理口学□□☆□☆,尤其是康德伦理学的一个基本问题□□□☆□。Www.11665.COM口康德认为在一切价值口中☆□□☆,惟有道德价值是最高的☆☆☆、最尊贵的□☆□☆□,非其他任何口价值口如智口慧☆□☆□、勇敢□☆□☆、健康☆☆□□☆、财富☆☆□☆□、荣誉口口口等口口所口能比拟☆□☆。康德说:“在世界之中☆☆☆☆,一般的☆☆□,甚至在世口界之外☆□□□☆,除了善良意志□☆□☆,不可能设想口口一个无条件口善的东西☆□□。理解☆□☆□、明智□☆□☆□、判断力等□□☆,或者口口说口那口些口口精神上的才能☆☆☆、勇敢□☆☆、果断☆□□☆、忍耐等☆☆□☆☆,或者说那些性格上的素质□□☆,毫无疑问☆☆☆,从很多方面看是善的并且令人称羡☆□□□☆。口☆口口口☆口然而☆□☆□,他们也可能是极大的恶☆☆□,非常有害□□□☆,如若那使用这些自然察赋□□☆☆□,其固有属口性称为品质的意志不是善良的话☆☆□☆□。”善良口意志即道口德口价值☆☆□□☆,是一种超越一切条件的无条件的善☆□□☆□、绝对的善□☆☆□☆,它之口所以口善□□☆□,是因为善本口身□□□。康德说:“善良意志☆□☆□,并不因它所促成的事物而口善□□☆,并不因它期望的事物而善☆□□,也不因它善于达到预定的目标口而善□☆□,而仅是由于意愿而善☆☆☆□,它是自在的善☆□☆□。并且□□☆,就它自身来看□☆☆□☆,它自为地就是无比口高口贵□□□□。任何为了满足一种爱好而产生的口东西□□☆□☆,甚至所有爱好的总口和□□□,都不能望其口项背☆□☆。”善良口意志口具有绝对的价值☆□□,而不口只是相对的价值☆□☆☆☆。道德价值的口绝对性□□☆,在逻辑命题上表现口为一种定言命令而不是假言命令□☆□☆□。道德价值的绝对口性□☆☆□☆,决定了道德价值的主体(人格)必然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即人格尊严□☆☆□。人格尊严是建立在无条件基础上的一种绝对价值☆□□☆□,“超越于一口切价值之上□□☆□,没有等口口价物可以代替它”□☆☆☆,它与建立在人的爱好□☆☆、需要基础上的市场价值以及满足人的审美趣味的欣赏价值不一样☆☆□☆□。康德说:“和人们的口口普遍爱好以及需要有关的口口东西☆□☆□□,具有口市场价值;不以需要为前口提☆☆□☆☆,而与某种情趣相适应☆□□□,满足我们趣味的无目的活动的东西□□□,具有欣口赏价口口值□☆□□,只有那种构成事物作为自在目的而存在的条件的口东西□☆☆□,不但具有相对价值☆□☆☆□,而且具有尊严☆☆☆。”作为有理性口存在的人☆□□□□,只是目的而口口不是口手段☆☆□□☆,而“道德就是一个有理性东西能够口作为自在目的而存在的唯一条件□☆□☆☆,因为只口有通过道口口德□□□□☆,他才能成为目的王国的一个立法成员☆□☆□。于是□☆□,只有道德以及与道德相适应的人性□□□,才是具有尊严的东西☆□□。 孟子在伦理学上与康德一样同属于理性主义伦理口学□☆☆☆☆,肯定口道德口价值的绝对性☆☆□。孟子认为所有人皆有“不忍人之口心”(恻隐之心)☆☆☆,这种心的存在和发出是无条件的☆☆□□。“人皆有不口忍人之心□☆□□☆。……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人于井□□☆☆,皆有休惕侧隐之心☆□☆,非所以口内交口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口其口声而口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在孟子口看来□☆□□☆,人的不忍人之心或恻隐之心的发动☆□☆,完全是因为不忍人之心或侧隐之心口自身的绝对命令□☆☆□□,并不是由于外在的原口口因□□☆□□。恻隐之心本身是口绝对目的☆☆□,并不是获取其他相对目的的手段□☆☆□。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口口口之口心是道德的口主体□☆☆,先天地内在于人心之中□□☆☆□。 孟子对“天爵”和“人爵”的区别☆☆□,更是口凸显了人的道德价口口值□☆□、人格口尊严口的绝对意口义和口无比崇高□☆☆□□。孟子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古之口人修口其口口口口口天爵□☆□☆☆,而人爵从之☆☆□□☆。今之口口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而弃其口口天爵□☆□□,则惑之甚者也☆□☆,终亦必亡而已矣☆☆☆☆。”又说:“欲贵者☆□□,人之口同心口口口口口也□□☆。人人有贵于己者☆☆□☆,弗思耳!人之所口贵者□□☆□☆,非良贵也□☆□☆。赵孟之所贵☆☆☆☆□,赵孟能口贱口口之☆□☆☆□。”人爵指口社会口政治地位☆☆□,人有此地位☆☆☆□☆,愈显尊贵☆□□□☆。但是政治上的爵位是由居口上位口者所赐予□☆☆,其价值口由赐予者所决定☆☆□,故是口口相对的☆☆☆□。人爵所显示的价值并非是绝对口价值(良贵)☆□☆□□,因为其价值由他人所决定并不是由自己所决定□☆☆□。绝对价值口只能由自己创造□☆☆□、自己决定☆□□□,而这口只能是通过道德实践(仁义忠口信□□☆☆☆,乐善不倦)加诸自己的道德尊严☆☆□,此即“天爵”□□☆□☆。孟子口继承了口口口孔口口子“君子义以为上”的道口德口绝对主义传统□□□☆,把仁义道德看做是人最高尚的价值和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本☆□□。如孟子口所说□□☆☆☆,“夫仁□□☆,天之口尊爵也☆□□□☆,人之安宅也□☆☆□。” 道德与幸福的关系不口仅是伦理学的一个普遍问题☆□☆□□,也是康德伦理学非常重视探讨的一个重要问题☆☆☆□□。康德认为道德与幸福是对立的□□☆☆☆,道德属于纯粹口的口形式法则□☆□☆□,而幸福属于质料的“经验原则”□☆□。康德说:“那些口口经验口原则☆□☆□□,不论在哪口口口里☆☆□,都不适于作道德规律的基础□☆□☆。道德口法则是绝对的□□☆□□、无条件的□☆□□,是普遍的□☆☆☆、必然的☆□□□,而作为幸口福基础口口的“经验原则”却是相口对口的□☆☆、有条件的☆☆☆□,是特殊的□□☆☆、或然的□□□□,我们不能“完全抹杀了两口者的特别口区别”□☆□☆□。由于道德法则是纯粹口口形式的☆□☆□、普遍口必然的☆□☆☆☆,它必口然排除一切感性原口则或幸福原则☆□□☆。幸福原则是建立在口个人的感性经验上☆□☆☆□,而个人的感性经验是极其变化口不定的☆☆☆□□,无法保证道德法则的普遍性和必然性□☆☆□。幸福只能是个人口的主观的道口德准则□☆☆,却未必能成为普遍口立法的道德法则□□☆。 在康德看来□☆☆□□,道德与幸福的二元对立源于人是感性和理性的双重存在☆☆□。“作为知性世界的一个口成员□☆□,我的行动和纯粹意志的自律原则完全一致☆☆☆□□,而作为感觉世界的一个部口分□☆□☆☆,我又必须认为自己的行动是和欲望☆☆□☆☆、爱好等自然规律口完全符合的☆□□,是和自然的他律性口相符合的□☆☆。我作为知性世界成员的活动☆□☆,以道德的最口高原则为基础□☆☆☆□,我作为感觉世界成口员的活动则以幸福原则为口依据☆☆□☆。”人作为感性的存在口者□□□☆,自然会追求包括荣誉☆□□□、权力☆□☆□、财富☆□□☆、健康口在内口口的幸福□☆□☆☆,服从欲望和爱好的自然规律□☆□□,受因果必然性支配□☆☆,是不口自由的☆□□☆□。同时□☆□,人作为理性口的存在者☆☆□,以服从绝对命令口为口原则☆□□☆□,超越自身的感性存在□☆☆,不受自然和经验的影响☆□□,因而是自由的☆☆□。康德虽然突出了道口德与幸福的“特别区别”及其对立☆☆□□,但是同时也强调“获得幸福必然是每个有理性但却有限的存在者的要求☆☆□□□,因而也是他的欲求能力的一个不可避免的规定根据”☆□□☆☆。康德肯定了口幸福存在的必然价值□☆☆□□,人们对幸福的追求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是任何人口都否定口不了的自然事实☆□□。 在道德与幸福的关系口上☆☆☆□,孟子与康德口有相口似之处☆☆□。上面我们谈到口了□☆□,孟子严格区别了天爵与人爵的关系☆☆□□,天爵相当于康德的道德原则□☆☆□,人爵相当于康德的幸福原则□□☆。在孟口子那里☆□☆,道德原则与幸福口原则是对立的□☆□☆,因为它们分属于人的口不口同层面☆□☆。孟子说:“口之口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口口臭也☆☆□,四肢口之于安佚也□☆□□☆,性也☆□☆□□。有命焉☆☆☆□□,君子口不口谓口口性也□□□☆。仁之于父子也□☆☆,义之于君臣口也□□☆☆□,礼之于宾主也☆□□,智之于贤口者也☆☆□,圣人之于天道也☆☆□□,命也☆☆□☆。有性焉☆☆☆,君子口不口口谓命也☆☆□☆。从人的口感性存在来看☆□☆☆☆,口□□□、目☆□□、耳□☆☆、鼻□☆□☆、四肢之欲☆☆☆□,是人类自然生命口口口之口必有☆☆☆☆□,属于感性世界☆□☆□,服从口的是自然规律;但是从人的理性存在来看☆□□,人的感性欲口求虽然是自然的“性也”□□☆,但是“君子口口口不口谓口性”☆□□☆□。“君子”代表的口是口口人的理性存在□□□,所服从的口是超越感性口的口仁□☆□☆☆、义□□□☆、礼□□□☆☆、智之类口的口道德原口则☆□□☆,而道德原则口是道德主体的一种自觉□☆□☆□、自我口主宰的必然性□□□,即自律□☆□☆、自由☆□□☆,而不是外在口于主体□☆☆□☆、无法把握的盲目的必然性(“命”)☆□□□☆,即他律□☆□☆、口☆口口口口☆口必然□□☆☆。道德口原则是道德主体自我立法☆□☆□、自我遵守□□☆,当然不口能称之口为“命”☆☆□☆,所以“君子不谓命口口也”☆☆□。虽然口□□☆☆□、目☆☆☆☆、耳☆☆☆、鼻□□☆☆、四肢之欲是人口类感口性口生命所必须☆□☆,但是它不能彰显口人之生命的本质口和尊贵□☆☆。就幸福原则而口言□□□□☆,人和动物口并无根本区别□☆□,都属于同口口一层次的自口然存在□☆☆,服从的是自然因果律□☆☆,毫无口自由可言☆□□☆。但是就道德原则而言☆☆☆☆,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非常明显☆□☆□□,动物无法超越自己的感性存在☆□☆,而人却有理性能口力去超越自己的感性制约□□☆□,从因果必口然性走向道德自由□□☆。 在康德口那里☆□□,道德与幸福是对立的□□□☆,并构成了实践理性的二律背反□□☆。但是康德通过“至善”来解决道德与幸福的对立☆□☆□□,实现口善的完满性☆□☆□☆。康德口通过深刻的分析论口证☆□□□□,认为口要实口现“至善”□☆☆□☆,必须悬口设自口口由口口意志□☆☆、灵魂不朽和上帝存在□□☆☆☆。孟子虽然也象康口德一样□□□☆,强调道德与幸福的对立☆☆□□,但是孟子没有提出“至善”的概口念去实现道德与幸福的口统一□□☆□☆。在孟子伦理学中□□□☆,孟子并未自觉反思道德与幸福何口以能统一的口问题□☆☆□☆。孟子在义(道德)☆☆□、利(幸福)之间却极口力主张“何必曰利?亦有仁口义而已矣”☆☆☆□。孟子口续承孔子“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之重义口轻利的儒家伦理精口神□☆□,在道德上并不肯定追求个人利益或幸福的行为□☆☆☆,把追求个人幸福的人贬斥为“小人”☆□☆☆。这为口康德伦理口学所口反对□□□☆,因为“幸福原则与德性原则的这一区别并不因此就立刻是口双方的对立☆☆□□,纯粹实践理性并不要求人们应当放弃对幸福的权利……照顾自己的幸福甚至也可以是义务”□□□☆。

  道德法则与情感(爱好)关系是康德伦理学中一个基口本问题□☆□。康德口认口为道德法则是纯粹形式的☆□□,排除任何质料□□□☆。道德法则只能由主体来提供☆□☆☆,而不能由客观对象口口来决口定☆□□。康德说:“道德律是口纯口粹意志的惟一的口口规定根据☆☆☆。但由于这一法则只是形式上的(也就是只要求准则的形式是普遍立法的)□☆☆,所以它作为规口定根据就抽掉了一切质料□☆☆,因而抽掉了一切意志口客体□□□。”在康德看口来□□□,道德律或道德法则的根据是纯粹的自由意志或实践理性本身☆☆□□,而不是自由意志的全部对象□☆□☆,口☆口口☆口哪怕是“至善”也不能成为道德口律的客观根据☆☆□□。 由于道德法则是理性法则□☆☆□☆、形式原则□□□☆,这不仅要排口除幸福原则□☆□,而且也口要排除情感原则□□☆。康德不仅要口排除对“物”的爱好☆□□□、情感□☆☆☆,甚至连口对道德口口法则口的爱口好☆□☆☆☆、情感也口必须排除□☆☆□,以维护道德法则的纯粹口性和绝口对必然性□☆□□,因为一切情感都是感性的□□☆☆□、质料的□☆□☆,而道德法则是理性的☆☆□、形式的□☆☆☆☆。在康口口口德看来□□☆,“爱好是口口口变易的”☆□□☆☆,“爱好是盲目的和奴性的□☆☆☆,不论它是否口具有口好口的性口口质☆☆□☆,而理性当事情取决于德性时不仅必须扮演爱好的监护人☆□☆☆,而且必须不考虑爱好而作为纯粹实践理性完全只操心它自己的利益☆☆□。甚至口同情的情感和贴心的关怀的情感□☆☆□,如果先口行于考虑什么是义务而成为口规口定根据的话☆☆☆☆,对于善于思维的人来说本身也是累赘”☆□☆□☆。在康德那口口里□□□☆☆,形式与质口口料□□☆、理性与情感是二元对立的☆□☆,理性是情感的“监护人”☆□☆,情感是口口理性的“累赘”□□☆☆☆。道德法则对口人来说☆□☆□☆,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义务☆☆□,是一种“强迫”☆□☆□☆,而不是喜欢不喜欢的情感问题□☆☆□□。康德说:“对于人口和一切口被创造的口理口性存在者口口来说☆□☆,道德的必口然性都是强迫☆☆□,即责任☆☆☆□☆,而任口何建立于其上的行动都必须被表现为义务□□☆□☆,而不是被表现为已被我们自己所喜爱或可能被我们自己所喜爱的做法☆□□☆。但是像康德这样□□☆,“排除掉道德的一切感情因素之后□☆□□□,也就无力再将道德融人实践当中(以使道德可在实践中展现其必然性)☆□☆。 在康口德那里□□☆□,道德主体是自由意志☆☆☆☆,即纯粹实践理性本身☆□□。一切情感(包括道德情感□□□□☆、爱□□☆☆□、同情等)均被排除在道口德口主体之外☆□□☆。康德的道德主体性之架构是一个理性与情感二分的义理架构□□□,是义务与爱好口二分的架构☆☆☆。人既是一个理性口的存口在☆□☆,同时也是个口感性的存在□☆□,而一切情口口口感□□□☆、爱好都属于感性的口存在□☆□□□。既然感性自口我与理性自我永远处于一种对立紧张状态□□□☆,则道德的动机只能是对道口德法则的敬畏☆□□□□,而并不口是口对“义务的爱好”☆☆☆☆。康德认为□□□□☆,惟有以无限存在口者的意志才能超越感性口与理性的紧张关系□☆□□☆,这种口意口志就是“神圣意志”或上帝口的意志□☆□☆,而神圣意志是人类永远无法达到的理想☆□□☆□,因为人始终口是有限的存在□□☆。 与口康口德相反☆□□□□,孟子主张道德情感与实践理性的合一□□☆□。孟子说:“侧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又云:“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朱熹口口口口口对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此口解口释口说:“恻隐□☆☆□、羞恶☆□☆□、辞让□☆☆、是非☆☆☆□,情也☆□☆☆。仁☆☆□、义□□☆□☆、礼☆□□☆□、智☆☆□☆,性也□☆□☆。”可以说□□☆□,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四心”是一口口口种口道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德情感☆☆☆□□,仁□☆☆□、义☆□□□□、礼□☆☆□□、智可口以理口解口为一种道德口法则(“性”)□☆☆。在孟子那口里☆☆□,道德法则与道德情感实际上是一回事☆☆□□□,心性合一□□☆,“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孟子口所说的口道德口情感不同于康口口口德所批评的“病态情感”☆☆□□,我们不能简口单地把它看作纯感性意义上口的情感□☆☆□☆。正如法国学者于连所说□☆☆□☆,“羞恶或怜悯等反应都是作为人的一种口自然口趋向而被体验口的□☆☆□□,但我们并不能因此而将它们简单化地看成是感性意识的爱憎(不能列之为康德所谓的‘病态’现象□☆☆☆□,视之在口本质上与道德口毫不相干□□☆,甚至会对道口德口构成威胁☆☆☆□,因为它听命于快感而不是以道德律令来控制个人意口志)☆☆☆□□。这些反应是口超越于传统的‘理性’与‘情感’的二元对口立之口口口上口的☆□□☆。 孟子说“理☆□☆□、义之悦我心□□□☆□,犹当豢之口悦我口口”□☆☆□☆,这继承口了孔子“好德如好口色”的思想☆☆□□□,即赞同对口道德法则口的“爱好”☆□□,这完全是康德所反口对口的☆□☆□☆。“理□□☆□☆、义之悦我心”中的“悦”□☆□,是对道德法则产生口的一种愉快的口情感□□□。康德显然排除了口这种对道德法则的好恶情感□☆☆□,道德法则是建立在纯粹的实践理性基础之上☆□☆,是自口由意志的自我立法□□☆。道德法则是绝对命令□☆☆☆□,命令就意味着克服欲望的“自我强制”☆□□□☆,不但不是快乐的☆☆□☆,反而伴随着痛苦的情感☆□☆□,因为“道德口律作为意志的规定根据□□□☆☆,由于它损害口着我们的一切爱好☆☆□□,而必口然会导致一种可以被称之为痛苦的情感”□☆☆□□。人是感性与理性的有口限存在者☆☆□□,由于感性的自然规律的必然制约☆☆□☆□,人不可能在履行道德义务时有一种完全愉悦的道德情感□☆□。在康德看口来☆☆☆☆,能悦理义之心的只口能是无限者的神圣意志☆□☆□☆,而不是人的自由意志☆☆☆□。“人类口根本不可口能享用所口谓的口智的直觉;对康德来说☆☆□,只有上帝的无法(为吾人)理解的认知方式这一观念可以被描述为智的直觉□□□。对于作为被造物的人来说□□☆,由于不具有神圣意志或智的直觉☆□☆,因而永远无法完全乐意地去执行一切道德律则☆□☆。人类若自以口为口具有“神圣意志”或“智的直觉”(智性口直观)的话□☆☆,那将“迷失在狂热的□☆□、与自我认识完全相矛盾的神智学的梦吃之中”☆☆□☆□。康德否口认人有智的直觉☆□☆□,而孟子认为人有智的直觉☆□☆□□。如牟宗三先生所言☆☆□,“儒者承口认人可有智的直觉☆□□,这即展开了儒者之所以异于康口德处□□□☆。” 在康德那口里☆□☆□,道德的根口口基或道德的动因是自由意志☆☆□□,而不是爱好□☆☆□☆、情感或其他效果□□☆☆。当然□☆□,康德在考口虑道德口行为的动机时☆☆□□☆,却保留了对道口德律则的“敬重感”☆☆☆☆,表现出口试图口沟通理口性口与口口口情感的倾向☆☆☆□□,这是康德道德哲学二元论口之调和的一种表现□□☆。但是“敬重感”这种道德口情感是排除一切情感☆□□□、爱好的“情感”☆☆□☆,“仅仅是由理性口引起的☆□□☆。它并不口用口来评判行动☆☆□□□,也根本不用来建立口起客观的德性法口则本身☆□☆☆,而只是用作动机□☆☆,以便使德性法则自身成为准则☆□□。这种敬重感属于感性的道德动机□☆□☆☆,是道德行为发生的主观依据或主观准则□□□☆,而不是道德行为的客观依口口据或客观法则☆☆☆□□。孟子说“仁□□☆□、义□□□☆☆、礼□☆☆、智根于心”☆□☆☆☆,道德的基础或口动因口口口是“本心”☆☆□□,把道口口德口本心“用来建立起客观的德性法则本身”☆☆□☆□,即把道德情口口感口作为仁□□☆、义□☆□、礼□□☆☆□、智之道德法则口的客观依口口据☆☆□☆,这是因为孟子的伦理思路是道德理性与道德情感是一体的□☆□、道德形式与道德口质料是合一的□□☆☆□。很明显☆☆□,孟子与康德在道德思路上或伦理思想体口系上存在明显的歧异☆☆□☆。在表现口形口式上□☆☆,虽然康德在一定意义上肯定了道德情感□☆☆□,但是康德对道德法则的“敬重感”决不口同口于口孟子“理□☆□☆、义之悦我心”的道德“愉悦感”☆□□□☆,因为敬重口口感“这种情口感作为对法则的服口从☆□□,即作为命令(它对于受到感性刺激的主体宣告了强制)□□☆□,并不包含任何愉快□☆☆☆,而是在这方面毋宁说于自身中包含了对行动的不偷快□□□。

本文由稚雅论文网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论康德与孟子伦理思想之比较的论文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